第二章:當年事

推薦閱讀: 天宇異界錄畫滿田園三國之刺客帝國三國之統帥天下致命游戲等您來戰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嬌妻我家總裁他有病仵作驚華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哥哥他沒有!弈哥沒有要傷害你,長樂殿下,如果你要恨就恨我吧!是我要為族人報仇,不關其他人的事情”紅夫人突然大喊大叫起來。(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璃長樂頓足,頭也不回,冷笑道:“紅兒,你還真有骨氣,為你的主子抗下一切。”

    陰風嘯嘯,死牢里濃烈的血腥和惡臭撲鼻而來,不少宮女太監紛紛蹙眉。

    璃長樂仰頭看天,悠悠地道:“朕在這里關了整整一年!”

    眾人垂首不語,從入宮開始,她們的耳朵和嘴巴便不能長在一塊,聽到的只能爛在心里,嘴巴只是用來回答主子的話。

    “皇上,微臣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青鈿突然湊到璃長樂的面前悄聲說道。

    璃長樂眉心一動,這個青鈿在后宮有十來年,當年的事情她是不是也會知道呢?是不是還有她不知道的內幕?

    “請皇上屏退左右,微臣有要事稟告。”青鈿接著道。

    璃長樂對身后的宮女太監道:“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青鈿扶著璃長樂的手臂站在花叢之中,附近只有緊貼在地面的花朵,白茫茫的一片花海,風一撩過泥土暴露了出來。她們在這里說話再好不過,連藏身的地方都沒有。

    “皇上,您似乎并不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

    “當年,是您下令處死璃氏族人,說是他們圖謀不軌。后來,就聽說您失心瘋帶著孩子自盡了,后宮都是這樣說的。”青鈿的話簡短精要,卻將事情完完整整的吐出。

    璃長樂面上雖然平靜,但心底已是驚濤駭浪,難怪許多老貴族對她頗有微詞,原來楚弈這樣陷害她!

    不過,因果循環,楚弈也是身敗名裂,這一切不正是他自食惡果嗎?

    “那當年失心瘋后,楚弈殺了璃氏族人后又做了什么?只要和璃氏有關的事情全都告訴朕。”

    “前朝的皇帝處置璃氏族人后,敵國來犯,占領數座城池,前朝皇帝御駕親征,整整走了一年半才回來。”青鈿娓娓道來,并不摻假。

    璃長樂將青鈿的話在心里想了又想,突然道:“不對,青鈿,你說楚弈走了一年半?那他回來是不是,是不是......”

    那就話沒能說出口來,青鈿卻也明白,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

    青鈿的沉默讓璃長樂驟然明白過來,楚弈不在,那最恨她的人便是傅婉萍,她和楚弈先結為夫妻,一朝被拋棄必定心生怨恨。那個奪走她夫君的女人,她怎會放過?況且那一年也是傅婉萍用涵兒威脅她,也是傅婉萍將涵兒做成人彘。

    那楚弈到底有沒有?有沒有對她有了殺心?

    “楚弈回來,后宮給他的就是璃長樂自盡是不是?那尸體呢?”璃長樂接著問。

    “冷宮那一帶燒毀的宮殿就是......自盡的地方,當時從廢墟里只找到一大一小燒焦的骸骨。況且,當夜有宮人看到您抱走涵太子,又看到您在里面發瘋。”

    一切都已經真相大白,璃長樂說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她恨了這么久的仇人并沒有傷害她。

    那她所做的一切到底為了什么?

    潯兒叫的第一個人是母后,從小就記得母后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她生病了,潯兒會在她身邊噓寒問暖,會親自去請太醫,會.....

    她卻用最毒的毒藥毒死了這個孩子!

    還有楚南天,她明明知道這個男人愛著她,卻用美人計勾引他背叛楚弈,讓她們兄弟互相殘殺!

    她到底在做什么!

    卻說魏玉郎那邊,因為當初璃長樂要求用楚弈的血祭旗,抓住楚弈后便關入了死牢,等到璃長樂登基那天再行處置。

    夜微涼,圓月倒映在窗臺,月望著窗臺上的美人卻舍不得走開。

    沒有哪個女人能比她更美,沒有哪個上位者能有她霸氣。

    她是璃朝公認的第一美人,也是最高貴的女人,這樣的美人卻是愁眉緊鎖。

    長樂殿華麗而空曠,這里本是楚弈的云端殿,現在成了璃長樂居住之所,魏玉郎說,這里的所以都應該是屬于長樂的,所以將云端城最華麗的地方更名為長樂殿。

    璃長樂不喜歡太多人,用她的想法來說,就是人鬼殊途,她只不過是披著人皮的惡鬼罷了。

    魏玉郎將所有的事情處理完成后,和往常一樣會先去長樂殿看看璃長樂才會出宮。現在,他還是攝政王,男女有別,所以在沒有成親前不會住在宮里。

    “王爺,皇上今天回來后,奴才們都趕了出去,不許任何人靠近。”守在臺階下的太監迎上魏玉郎,悄聲告訴璃長樂今天的動靜。

    魏玉郎抬起眼簾,望著孤寂冷清的長樂殿,往日里燈火通明,今日卻只有黯淡孤火。

    “今天皇上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見了什么人?”

    “封了前朝一位妃嬪為郡主,還有就是將前朝另一個妃子打入死牢,聽說是要用盡刑具再處死。從死牢出來后就一直將自己關在宮里,連晚膳都沒用過,更不許人靠近長樂殿。”

    魏玉郎峨鋒輕挑,深邃的眼中神色幾轉,復雜難言。見了楚弈的妃嬪為什么那么大反應?

    “傳本王命,將甲地死牢的犯人押送至攝政王府關押,這件事不許驚動皇上。”

    魏玉郎吩咐后,這才進了長樂殿。

    大殿只留有一盞殘燭,紅色的燭淚滴在鳳凰臺上猶如鳳凰啼淚。

    “長樂在想什么?”魏玉郎沒有靠近,月光下,她比月更美,美的讓他覺得靠近她都是猥褻。

    璃長樂扯出一抹苦澀,指著天上的孤月,幽幽的道:“魏卿,你覺得天上的月如何?”

    女人的話讓男人覺得有些疏離,私底下,她從來不會喚他“魏卿”,她不久后就是他的妻子,她沒有把自己當成他的妻子嗎?還是像她所說,她還沒有準備好?

    “月皎潔無暇,美。”魏玉郎眸光一頓,伸手拿起被屏風上的白裘披風,披在璃長樂身上,將她裹住,淡淡道:“外頭有些冷,注意你的身體。”

    “今天我遇上給我下藥的宮女,她說,殺涵兒的不是楚弈,楚弈當年根本不在京都,傅婉萍給了天下一個假信息,說是我瘋了帶著涵兒自焚。你告訴我,是不是這樣?”璃長樂捂著胸口,雖然大仇得報,江山收復,揭開傷疤,心口還是會隱隱作痛。

    魏玉郎冷峭的眉眼微凝,果然是為了他,“是,當年,您大婚微臣去了邊關。聽說璃氏一族出事后,才知道朝中有變動,可惜等我回來已經晚了。至于這件事楚弈到底有沒有參與,微臣也就不得而知了,您若是要查,微臣立刻著人去。”

    的確,當年的事情疑云重重,父皇雖好女色,卻也不會為了一個女人滅人全族的道理。就算動手為何不派自己的內衛,要大張旗鼓地派軍官,豈不是授人以柄嗎?

    璃長樂靠在魏玉郎胸口,疑惑地問道:“你也覺得當年的事情沒那么簡單嗎?不過事情過了這么久,和當年有關的人幾乎都不在了。你有多大把握?”

    魏玉郎拉著璃長樂的手,低頭吻了吻她的手背,“我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不管是誰傷害了你,都不會放過!”

    璃長樂微微一愣,沒想到魏玉郎也會有這樣嗜血的一面,她抿了抿唇,“我只想知道當年到底是誰設下的陰謀,傅婉萍到底是不是主謀,為什么殺了楚家那么多人,要留下楚弈和楚南天兩個人?”

    魏玉郎聽完之后,面色如常,只是凝眸,似是在思量她的問題,過了半響,才道:“這些事情要查清楚需要些時間,不過我們婚期在即,婚禮和你的登基才是要緊的。不知你怎么看?”

    “好,登基和婚禮才是最重要的,我明白,朝中的事情一切都仰仗你了。”璃長樂眼底閃過一道一閃而逝的晦暗,這些都是她不想要的,卻無法拒絕。

    “嗯,多謝你,長樂。”

    兩個人無言相對,璃長樂最終還是妥協,這個男人對她完全沒有半點私心。朝中多少人反對她登基,是他鼎力支持,這個江山也是他打下來的,只委居區區攝政王之位。

    “玉郎哥哥,做王爺實在讓你委屈了。”璃長樂反手握住魏玉郎的手,頭溫柔地靠在男人的肩上。

    男人用顫抖的手輕輕的撫過女人的長發,似笑非笑地道:“難道,皇上想立微臣做皇后?只是微臣穿不了鳳袍啊!”

    璃長樂面色微紅,用手推開男人,嗔道:“你也不是好人,哪有男人做皇后的。我是說,我來做你的妃嬪,你才是當之無愧的皇帝陛下。”

    話還沒說完,男人粗糙的食指按在女人的唇間,他低笑道:“原來你是在乎我的,長樂,我不在乎這些。這個江山是璃氏先祖費勁心血才打下來的,怎能落入他人之手?阿樂,你是我的皇帝陛下,永遠都是。”

    女人眼角微潤,能為了一個女人犧牲這么多,她還有什么理由去拒絕呢?

    “好,等到孩子成年,你陪我找一個桃花源可好?”

    “陛下喜歡,微臣遵命就是。”{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