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凰女策:毒鳳妖嬈 > 第六十二章 皇儲之爭

第六十二章 皇儲之爭

推薦閱讀: 天宇異界錄畫滿田園三國之刺客帝國三國之統帥天下致命游戲等您來戰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嬌妻我家總裁他有病仵作驚華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那宮女便退下了

    紅夫人手捂著胸長長地呼了空氣,“大概是做惡夢了吧!”她暗自安慰自己。全本小說網,HTTPS://щww.taiuu.com

    除此之外,她找不到其他的理由

    “你們快點將這里收拾干凈,一會太后娘娘來了,本夫人也幫不得你。”紅夫人吩咐幾個宮女打掃剛才的藥漬,她不是刻薄之人,對宮女們也算寬厚。

    那打碎碗的宮女一邊清理碎片,一邊道:“我們主子就是心善,哪怕是對奴婢這些下等宮女都不肯苛責,若是換了別的主子娘娘輕者杖責,重的發落冷宮伺候。”

    紅夫人勉強笑笑,臉上的憂郁之色更重,“本夫人也是女官出身,和你們沒有什么分別。弄臟了地毯清理干凈就是了,責罰你不也弄臟了,與其責怪你倒不如讓你清理干凈了地毯。”

    “你們幾個把這里弄干凈了就出去吧!這里有本夫人伺候就好。”紅夫人紅了臉道,“這里的事情你們知道輕重,在這里不要碰壞了東西,也不要亂說話。”

    宮女們躬身一禮便退下了。

    之后這幾日晚上,楚弈依舊打暈紅氏出去安排相關事宜。

    隨著萬壽節越來越近,守在城外頭的藩王和節度使們紛紛要求楚弈下旨命他等入京朝賀皇帝誕辰。太后一方面擔心開城門后這些藩王和節度使們乘機作亂,又擔心不開城門會讓這些藩王和節度使們寒心。

    這日便召集大臣們商議此事。

    眾大臣紛紛云說卻也拿不到主意,此事關系重大,若是節度使們真有了異心,出了什么事情誰也擔不起責任。

    “回稟太后,公主殿下,陛下身份尊貴,況且也沒有皇帝親迎大臣的道理。以往都是儲君出城宣讀皇帝圣旨迎接眾位遠道而來的節度使和藩王們,許多藩王都是儲君的長輩,晚輩迎接長輩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太后回眸看了一眼龍椅之上坐姿端正的紅線,沉吟片刻道:“這位愛卿的話不無道理,只是儲君年幼,況且也不知道這些藩王們是否有二心。萬一他們拿公主做人質,誰能擔保公主能平安無事?”

    眾大臣都沉默不語,如此半晌,太后不悅地蹙眉,高聲問道:“難道就想不出一個萬全之策嗎?”

    “我去迎接各位叔父大人和各位將軍。”饒安突然發話道。

    “紅線,不許亂說。”站在簾子后面的皇貴妃輕聲喊道,她在簾子后頭聽得心驚肉跳,若是讓饒安出城去迎接這些虎狼之師豈不是要割她的肉?

    太后贊許地頷首,道:“不愧是我楚氏一族的女兒,就算是公主也有這等氣魄。”

    皇貴妃聽見太后這話,慌得從簾子后頭走出來,懇求道:“太后娘娘,饒安年幼連話尚且說不全怎能去宣讀圣旨迎接各路藩王節度使?萬一出了什么差錯,豈不是要人笑話我大楚沒人了?要一個幼稚女童出頭。”

    皇貴妃的祖父忙道:“皇貴妃所言極是,公主才六歲,萬一失儀會讓人嘲笑。”

    現在饒安只是內定的皇儲,楚弈并沒有下旨封饒安為儲君,若是在這件事上出了什么差錯,他們的心血不白費了嗎?

    “皇帝詔曰:某萬壽佳節,特念及眾位大臣鎮守邊境辛苦,特旨宣藩王鎮國大將等人入京拜見天子......各位大人,跪接圣旨!”

    饒安站在椅子上高聲說道,聲音雖然不大卻有一種威懾力,仿佛是一個天生的上位者一般。

    太后和眾人都被她的氣魄怔住。

    “皇祖母,母妃,各位大臣,本公主可有下錯旨?”饒安微微有些氣喘吁吁,她不過是個不到七歲的小女娃,能將這么長一段圣旨讀完可以說是耗費了不少力氣。

    “好!”太后高喊一聲。

    眾大臣心悅誠服地跪下,三跪九叩,高呼:“公主殿下千歲千千歲,公主殿下千歲千千歲......”

    “饒安,你可知道去迎接藩王和節度使們會有危險的,也許你以后再也見不得你的母妃和父皇了。”太后微微挑眉,意味深長地看著饒安的眼睛,希望她能知難而退。

    如果真的沒有選擇,她情愿讓楚南天去迎接藩王也不愿意是饒安去。

    饒安如果這件事情成了,那她就是當之無愧的儲君,就算不成,這份氣魄足以讓天下子民臣服。

    楚南天就算有覬覦皇位之心,到底是他楚氏一族的人,饒安到底是公主,更何況皇貴妃母家勢力太大,母壯主少,她不能不防范啊!

    “孩兒知道,可是現在父皇在病中。眾藩王節度使所向不明,孩兒身為大楚公主,理應為大楚盡一份職責,請太后娘娘準許孩兒代父皇迎接眾位入京朝賀的大臣吧!”饒安毫無退縮之意。

    太后見狀,也無力反駁,只得對眾大臣道:“公主到底有些年輕,不如再選幾位大臣一同前往。”

    慕容大將軍(皇貴妃的父親)走出人群,抱拳躬身道:“回太后,老臣愿意帶精兵三千陪同公主殿下出城。”

    幾個慕容氏族的大臣也知道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也跟著走出來道:“微臣等愿意陪同公主殿下出城迎接各路藩王節度使。”

    楚南天似乎若有所思,并沒有如太后所愿站出來說話。

    太后雖然有些著急,卻也奈何不得,見楚南天半日也不說話,便道:“秦王,公主是你的親侄女兒,論這個你是不是也該陪同?”

    楚南天被點名,只得站出來,為難地道:“母后,兒臣雖然不得您喜歡,可您也不能把兒子往死路上逼啊!兒臣尚未娶王妃,您忍心讓兒臣一脈絕嗣嗎?”

    眾大臣對楚南天投去一個藐視的眼神,慕容大將軍忙對楚南天道:“的確不錯,公主到底是女兒,不需要嗣子,況且我慕容氏的孫女就沒有一個是軟弱的。秦王大可安心在都城,這些事情交給老夫就好。”

    這話算是對楚南天極大的侮辱了,饒安尚且在弱年都愿意為國出生入死,楚南天卻連一個小女娃也不如。

    楚南天感激地對慕容大將軍抱拳躬身道:“如此,就有勞大將軍了。另外,也請大將軍保護好紅線大侄女兒。”說著連忙走進人群之中再也不肯出來。

    太后差點連鼻子都氣歪了,卻拿楚南天沒有辦法。

    “慕容老將軍年邁,公主的安危大于一切,哀家要回去問問皇帝再行安排。”

    “退朝——”

    太后氣急敗壞地走了,皇貴妃趕忙上前抱著饒安,垂淚道:“紅線,你可知道你在說什么?”

    饒安點點頭,伸出小手為皇貴妃擦淚,安慰道:“母妃,兒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說什么。我是儲君,不能置天下于不顧,母妃也請放心,外祖父一定會保護好兒臣的。”

    慕容大將軍劍眉一張,捏著胡子蹙眉道:“你看你像什么樣子?連個孩子都不如。紅線如果把這件事做成了,就是當之無愧的儲君,能臣服藩王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你卻在這里哭哭啼啼,還不快收了眼淚,好好地替紅線準備。”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去你宮里說話。”慕容大將軍低聲道。

    皇貴妃也不讓奶娘帶,自己抱著紅線徒步回宮。

    一到求雎宮,慕容大將軍便將所有人趕出去,埋怨道:“你越來越沒分寸了,那是什么地方你也敢胡言亂語。”

    皇貴妃抱著饒安,不悅地道:“父親,這是我的女兒,倘若沒了她你要女兒怎么活啊!”說著又哭起來。

    饒安到底是孩子,見母妃啼哭不止,她也跟著哭了起來。

    慕容大將軍不耐煩地道:“不是還有我和你哥哥們嗎?這次,我和你叔叔還有你大哥親自帶兵保護,休要婦人之仁。”

    “女兒情愿讓她做個平凡的公主,也不要她去冒這樣的險。”皇貴妃緊緊地抱著饒安,生怕一松手她的父親就會奪走孩子一般。

    “皇上多次帶饒安上朝,饒安從小出入云端殿。若是不能做儲君,以后有了儲君,他們會放過你們娘倆,放過我們慕容氏嗎?你好好想想,是做母儀天下的皇太后,還是任人窄割?”慕容大將軍從皇貴妃懷里將饒安抱出來。

    “好孩子,別和你母妃學,我的紅線是將來的女皇帝,不是軟弱無能的閨閣公主。”慕容大將軍耐著性子勸告啼哭不止的饒安。

    皇貴妃不敢違抗父親,只得滴淚道:“父親,女兒只有紅線這么一個孩子,無論如何請父親和叔父哥哥們一定要保護好她,她是女兒唯一的靠山,也是我們慕容氏唯一的靠山。”

    饒安哭的雙眼紅腫,聲嘶氣絕。

    慕容大將軍拍著饒安的背,柔聲安慰道:“紅線乖,不哭了。哭花臉就不好看了,你哭惹得你母妃也傷心,快別哭了。”說著對皇貴妃道:“還不快過來哄孩子,看她哭成這樣的。”

    皇貴妃只得收起眼淚,抱回孩子道:“乖乖,不許哭了啊!”

    “兒臣是怕母妃傷心,只是不去的話,父皇的江山就會被人奪走,孩兒做不到讓父皇和母妃都好,所以傷心。”饒安抽抽噎噎斷斷續續地道,“母妃不要擔心紅線,女兒有外祖父保護,不會有事的,而且我們只是去宣讀圣旨,迎接叔父和節度使。”

    慕容大將軍對饒安道:“你放心,有外祖父和舅舅們,紅線好好勸勸母妃。”{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