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凰女策:毒鳳妖嬈 > 第四十二章:曝光

第四十二章:曝光

推薦閱讀: 天宇異界錄畫滿田園三國之刺客帝國三國之統帥天下致命游戲等您來戰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嬌妻我家總裁他有病仵作驚華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姐姐,家母說,想親自謝您的救命之恩”傅令顏的聲音低了幾分,一張俏臉激動亢奮的通紅。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上官敏愉會心一笑,溫柔地道:“剛才都說了,你的母親是我的義母,你我以后就是同胞姐妹。哪有母親跟自己女兒道謝的?”

    傅令顏激動的抓著上官敏愉的手,紅著眼圈,喊了聲:“姐姐——”

    “這幾日你也辛苦了早些回去歇歇才是,母親想什么時候看我,隨時來就是了,何必那么生疏?”上官敏愉安慰的拍拍傅令顏的手。

    “那我先過去了,晚點再來陪姐姐。”傅令顏戀戀不舍的拉著上官敏愉的手,好半日才松開。

    上官敏愉也紅了眼,道:“去吧!不過幾步路而已。”

    傅令顏前腳剛出門,一個青色的身影翻窗而入。

    “王爺!你怎么來了。”上官敏愉驚叫道。

    楚南天一個箭步竄到上官敏愉的面前,溫柔地捂著她的嘴,道:“別叫,讓人看到就不好了。”

    他迷戀的看著女人,深情款款的道:“阿愉,你瘦了。”

    楚南天才是真正的瘦了,一雙眼都已經凹了下去,下巴上還殘留著清渣。

    “南天,你還好吧!”上官敏愉將男人的手從唇邊拿開,心疼的握著男人的雙手,嗔道:“你瞧你,這么冷的天,手凍得通紅的。”

    楚南天抽回手,一道苦澀的笑容浮上臉,道:“阿愉,我想你了。很想你,很想。”

    上官敏愉伸出手輕輕的將男人頭上的雪拿下,笑容疏離:“王爺想長樂了是嗎?從第一次見面,王爺就叫我長樂。我是上官敏愉,不是長樂,王爺以后可要記住了。”

    “不!不是!”男人一把將女人拉入自己的懷里,“我說,楚南天很想上官敏愉,想要上官敏愉這個女人!”

    上官敏愉先是一怔,后使勁推開男人,背對著男人,意味深長的道:“王爺,你可知道你在說什么?你知道我是上官敏愉,那也該清楚我是他的女人,你要得起嗎?”

    楚南天雙手捧著上官敏愉的臉,憐惜的看著她,立刻變得溫柔如水,道:“阿愉,我可以為你拋棄所有,包括我的身份,我的一切。只要你在我的身邊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可以背叛我的哥哥。”

    “住口!”上官敏愉后退了幾步,冷冽的眸光在男人的臉上轉了一圈,昂著頭道:“王爺,上官敏愉要你帶我走的時候,你在想著別的女人。我已經死心了,你偏偏——”

    淚不小心的滾了下了,說不出是酸是苦。

    “王爺把我當成什么?想要了就過來說一聲,不要了就任由人欺負!我上官敏愉雖然出身低賤,可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女人的眼里明明還殘留著一絲眷念和愛戀,說著無情而冷漠的話,唇卻在顫抖,分明是在欺騙他!

    楚南天禁錮著女人的雙腕,盯著女人紅紅的眼睛,一手抹開女人的淚,“傻瓜,你不會撒謊,你看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你了。別再堅強了,我還是喜歡你抱著我哭,對我任性撒嬌。”

    “南天——”上官敏愉抽抽噎噎的哭起來。

    他只是將女人攬入懷里,傾聽她無聲的痛訴,跟著她的哭啼而心痛。

    上官敏愉把心底所有的委屈,還有眼眶里的淚水都發泄了出來,只有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可以軟弱,可以肆意的卸下自己堅強的面具。

    良久,她的眼淚干了,所有的軟弱都跟著眼淚流的干干凈凈。

    她推開男人,凄然地笑著,嘴角帶著一抹絕決,聲音如冰脆,“王爺,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瓜田李下,男女有別。你,還是走吧!”

    一句“男女有別。”像箭一樣穿透他的心臟。

    女人的臉上只有冷漠和疏離,冷的像一個陌生人似的。

    心緊緊地揪著疼,“阿愉,你這是在說什么?”男人有些語無倫次,伸出手來試著將女人拉到自己身邊。

    上官敏愉像是躲避什么厭惡的人似的,連連后退了數步,側身讓出路來,冷冷的道:“王爺請吧!”

    “阿愉——”男人的聲音里帶了三分哀求,三分無奈。

    “請王爺喚本宮敏妃娘娘。”女人的聲音比寒冰還要冷酷、決裂。

    “阿愉!”楚南天粗暴的扯著女人的手,將她拖到自己的面前,雙手緊緊地縛住她掙扎的身體。

    “看著我,求你阿愉,看看我啊!”楚南天強壓抑住心底的火氣,像哄孩子一樣哄她,“阿愉,我怎會相信你的話。你不敢看我,是因為你的心里還有我對不對?”

    上官敏愉對視著男人痛苦的雙眸,薄唇輕啟:“王爺,你何必再自欺欺人呢?沒了王爺的身份你算得了什么!我好不容易才爬到人上人的位置,你要我把這一切都拋棄了跟你走?”

    女人淡漠的眼,毫不留情的對著他還暖著的心潑上一盆冰水,讓他從頭到腳的冷。

    “阿愉.......”男人的唇微微顫抖著,“不,我不相信,阿愉,你說過你愛的是我。”

    楚南天滿眼溫情,放下身段,卑微的哀求:“阿愉,這幾天我想通了,只要有你。我只要有你,有你就夠了。”

    “夠了!楚南天,你真是幼稚!”上官敏愉不耐的喝道:“當初我只是想借助你的身份,能過上榮華富貴而已。現在皇上給我的,你已經給不了了。我為何要跟你去過那種顛沛流離的日子?你什么都給不了我,憑什么帶我走?”

    心像是被毒蟲狠狠地撕咬著,說不出有多疼,男人的手終究還是松開了女人。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阿愉,別怕我,你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心底還有那么一絲期望,楚南天顫抖的唇困難的擠出這幾個字來,像喝醉酒的人一樣吐字不清,卻又極力的表達著。

    女人無動于衷的表情深深刺激著男人每一個神經。

    “別傻了,楚南天。本宮為了今天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就算死我也要死在這個地方。如果你真的愛我,就離我遠遠的。”

    心瞬間沉淪在無盡的黑暗里,再也找不到一絲光亮,也找不到任何感覺!

    “好!”

    楚南天深深地看了女人一樣,笑意深冷:“很好!我楚南天記住了今天的話!上官敏愉你也給本王記住了,早晚有一天本王要你跪著求我,求本王要你!”

    上官敏愉的心閃過異樣的疼痛,她狠絕的別過臉,昂著頭倔強的道:“王爺,請吧!”

    楚南天溫潤如玉的面上再也找不出柔情,只留給女人一個冷漠孤寂的背影。

    男人早已走遠,上官敏愉木然坐在那里,一雙銳利的眼睛已變為死灰色。

    好半日,“哇——”的一聲,她放聲大哭起來!

    說不出來到底是什么感覺,只是心很酸,淚總是忍不住的往下滾。明知道是在演戲,還是忍不住要哭,心要痛!

    男人站在屏風后頭,聽著女人哭的痛不欲生,雙拳緊握,痛苦的雙眸中蘊藏著隱隱煞氣和怒氣。

    “果然,她是有苦衷的!”男人在心里道,他早就應該猜到,不可能在一夕之間她就變了心。

    “阿愉,等著我,總有一天我會救你的。”男人狠心離去。

    白雪中,腳上像灌了鉛似的,越行越難。

    微弱的燭火給冰冷云端城燃起一絲絲暖意,楚南天輕嘆一聲,垂著頭繼續趕路。

    后宮的暖意怎能暖得了他的心?

    “王弟走的好快,也不知道這是從哪里出來?”傅婉萍從一片白雪掩蓋的樹林走出來。

    楚南天笑意淺淺,躬身道:“臣弟給皇后娘娘請安,娘娘千歲千千歲。”

    傅婉萍高挽峨髻,發髻間只插了金累絲鳳簪,并至上鳳凰簪。穿著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朝服,眼見的是專程在這里等人似的。

    “王弟不必多禮。”傅婉萍面上帶著謙和的笑容,她扶著宮女的手不慢不緊的走過來,看著楚南天身后的腳印,意味深長的問:“王弟這是從哪里過來?這條路好像是敏妃和傅昭媛的住所。”

    楚南天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他的身后滿是他私會上官敏愉的證據。

    “是皇兄找臣弟有要事相商,不巧去了昭媛娘娘處,臣弟只好跟著去了。”楚南天一臉無奈。

    傅婉萍頷首不語,只是那探究的目光看得人心發虛。

    “皇嫂若是沒有別的事,那臣弟先行告退了。”楚南天謙虛一禮,道。

    “王弟年紀不小了,本宮想著也該給你找個王妃才是。”傅婉萍叫住了楚南天,一臉慈愛的道,“皇上像你這年紀都有皇子了,你還孤身一人像什么話?”

    楚南天心里咯噔一聲,連忙賠笑道:“多謝皇嫂關心,只是臣弟自幼懶散慣了。有了王妃倒拘束了,還是在等幾年再說吧!”

    “等幾年?”傅婉萍逸黑眸尖銳駭人,唇角浮現殘忍的笑,用陰冷的目光看著楚南天咬牙道:“等幾年,她還是敏妃,你還要等什么呢?”

    楚南天眉頭緊蹙,但笑不語。

    “作為你嫂子,本宮好心勸你,上官敏愉這個女人你還是斷了念頭。好好的聽本宮的話娶個王妃,她是你皇兄的女人!”{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