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游戲競技 > 紂臨 > 第六章 聯邦之末

第六章 聯邦之末

推薦閱讀: 運動為王天玄地黃錄臨高啟明網游之流氓高手木葉的上下五十年足壇大贏家異世攻略我的妖孽王爺絕影神尊我盜墓那些年重生過去有空間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2220年1月2日。/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該來的,還是來了。

    聯邦政府最后的陣地——水晶郡,終究是發生了叛亂。

    當天上午,共有五批駐守在水晶郡邊界的聯邦軍中層軍官在一個約定好的時間同時發動了叛亂行動,他們的這次行動無疑是有組織有計劃的,在迅速解除了頂頭上司的武裝后,他們很快就接管了所在駐地的部隊指揮權,并宣布將帶領人馬加入到第六帝國的陣營中,討伐聯邦的暴政。

    這幾批“起義軍”的舉動馬上就得到了全郡駐守部隊的積極響應和效仿,在那些沒有發生直接叛亂的地區,鎮壓的命令不但沒有被傳達和實施下去,反而成為了高層們自爆的導火索。

    至當天傍晚,克里斯托城外的水晶郡守軍幾乎已全員倒戈,極少數頑抗者不是被殺就是被控制了起來。

    而水晶郡外圍的平民們,在這種局勢下,自然也都紛紛選擇站到了起義軍那邊;畢竟他們也不是什么傻瓜……聯邦和帝國,此時該向哪邊靠攏,連傻子都該明白。

    就這樣,到了晚上八點,克里斯托城,這座位于阿勒河東岸伯爾尼新城區的“世界之都”,這顆象征著聯邦政權無上權威和繁榮的明珠,已被那些一天前還效忠著聯邦權貴的“賤民”們給重重包圍了起來。

    這看似順理成章的一幕,其幕后,卻也是有推手的。

    那推動者,正是已然獲得了月下部光秀的身體,并重掌神武會大權的——崇宮廉仁。

    是他親自指揮神武會的人手,在暗中與聯邦軍內部的一些異心者取得了聯絡,并將“護衛官們早已不在其位,聯邦的五大特種職能部門也已精英盡失”這兩條重要的情報送了過去。

    在得知了這兩件事后,那些有意反叛者心中最后的顧忌便也不復存在,于是,就有了2號當天的這場叛亂。

    當然了,勝利的果實,并不會落到這些人的手中。

    連一粒果籽兒都不會……

    因為他們,只是些工具罷了。

    屬于既得利益者之間的權力交割,早已在一個他們并不知曉的地方展開……

    …………

    是夜,七點三十分。

    聯邦政府總部,“議事廳”中。

    此刻,聯邦的“內閣十輔”,齊聚一堂。

    他們正在商討著如何處理眼前的窘境,亦或者說……試圖找出某種方法來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

    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說話最多說三分的虛偽政客,到了這會兒,卻都顯得極為坦誠;他們或是面如死灰、或是面紅耳赤、或是唯唯諾諾、或是言辭切切……這可能是他們開過的效率最高的一次會了,在這次討論中,沒有一個人還在端著架子或者有所保留。

    此刻,他們每個人都是傾其智、表其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縱然是那幾個無能之輩,也都不再去掩飾自己的無能和恐慌,他們甘愿坐在一旁,作為一個跟隨者,去傾聽和回應著比他們更出色的人的意見。

    可惜,事到如今,似乎他們再做什么也是徒勞的了。

    他們害怕,他們怕那些叛軍會把他們施加在民眾身上的種種變本加厲地施加在他們和他們家人的身上。

    他們甚至不再畏懼死亡,并開始害怕活著……活著落到那些叛軍的手里。

    他們知道一旦失去了權力和保護他們的武力,自己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絕不可能、也不配讓自己擁有一個體面的死法。

    他們都很清楚——自己有“罪”,從來都清楚。

    只是在那罪惡的業報找上門來之前,誰又不是心懷僥幸呢?

    隨著討論的展開,氣氛也越發沉重起來,絕望的氣息開始彌漫。

    終于,有一位十輔的成員在會議中精神崩潰,在一聲大叫后,當場掏槍自殺……

    他的行為,也讓在座的另外九人陷入了混亂。

    而更讓他們意外的是,中止這場混亂的人竟會是……

    “諸位,能靜一靜嗎?”槍聲余音猶在,一個男人的說話聲,又忽然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看到了一個穿著帝國軍服(這個時間點上,第六帝國的軍隊著裝方面早已完備,不再是以前各路反抗軍都有一套自己的制服甚至連制服都沒有的情況了)的男人,正提著一個手提箱,站在房間的一角。

    “你是怎么進來的?”離他最近的那位十輔幾乎是脫口而出地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因為這議事廳的電子門從會議開始后就根本沒再開過了,而這里也只有這一個出口。

    “鄙人……帝國軍“左將軍”,卡爾·馮·貝勒。”卡爾在回答對方的問題前,先做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剛才……是穿墻進來的。”他一邊說著,一邊已走到會議桌旁,把手里的手提箱擺到了桌上,“我姑且說一句,就算你們現在拼命去按藏在自己座位前的警報按鈕也是沒用的,不會有警衛進來的……”他頓了頓,冷冷道,“如果這棟樓里的警衛們都還在崗位上的話,那方才有人吞槍自殺時,他們就該沖進來了不是嗎?”

    經他這么一提醒,那思緒已一片混亂的九人中有好幾個堪堪才回過味兒來,想到了“為什么屋里有槍聲外面的警衛都沒反應”這個問題。

    “各位不必驚慌,我此次來,無意傷害各位,只是捎來了皇帝陛下的口諭。”卡爾話至此處,已經把手提箱打開,并把開口的那端轉向了對面。

    那箱子里其實也沒什么,就一個內嵌式的屏幕,當箱子打開后幾秒,屏幕上就開始自動播放起一段視頻來。

    “內閣十輔的諸位,感謝我吧,我給絕望的你們帶來了一個好消息。”這段視頻里的發言者,自然是子臨,“我的大軍在前幾日就已陸續開赴了西歐各地,并做好了向水晶郡實施突襲的準備。

    “此時此刻,只要我一聲令下,十分鐘內他們就能從四面八方殺入水晶郡邊境,收編那些企圖把你們生吞活剝的叛亂軍,并將你們和克里斯托城里的軍民們一齊保護起來。

    “當然了,我的援助并非是無償的,要得到這些,你們要做的就是……通過你們僅剩的一個公共媒體渠道,代表聯邦政府向全球發表一則聲明,宣布聯邦正式向帝國無條件投降。

    “只要你們搞定了這件事,我以人格保證,今夜,我絕不會讓那些叛軍傷害諸位和你們的家人一根汗毛;在投降后的一系列交接工作完成后,我也絕不會跟你們‘秋后算賬’來審判你們,更不會把你們交給民眾。

    “好了……我開出的條件就是這樣。

    “只要我看到你們的聲明,二話不說就會下令出兵,看不到的話……諸位就自求多福吧,反正等你們被叛亂軍干死之后,我一樣可以來個黃雀在后……

    “請你們考慮清楚了再做決定,不過嘛……呵,時間不等人哦。”

    視頻到這兒就結束了,緊接著屏幕就黑了。

    數秒后,卡爾合上了手提箱,依然用他那沉穩的語氣道:“信息我已帶到,正如陛下所言,希望諸位盡快做個決定,告辭了。”

    說罷,他也不顧那些人試圖留住他繼續提問的要求,轉身就融入了金屬地面,如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見。

    而被他拋下的內閣九輔,面面相覷,好像在通過彼此的表情確認剛才的事到底是幻是真。

    當然,他們也沒有發呆太久,因為那遙遠夜空中的炮火聲,如一聲聲警鐘,敲打著他們已然脆弱不堪的神經,將他們拉回了現實。

    …………

    二十分鐘后,康斯坦茨湖畔。

    一架黑色的裝甲飛梭,此時正開啟著“隱形模式”,停留在這位于黑鷹郡與水晶郡交界處的湖泊上。

    子臨正坐在艙內,一手端著杯紅酒,一手隨意地翻閱著一支展開的I-PEN。

    和離開時一樣,卡爾返回這里的時候,也是悄無聲息的,直接由金屬地面上“浮”了出來。

    當然,不管他有沒有發出聲音,子臨都是知道他已經來了的。

    “陛下,消息已帶到了。”卡爾來到子臨身前,畢恭畢敬地交了令,并俯身把手里的手提箱放在了子臨腳邊的地上,“箱子也帶回來了。”

    “好的。”子臨說著,放下了紅酒杯,然后用騰出的那只手輕輕“一點”,就將那箱子化為了烏有。

    接著,他便沖卡爾做了個“請”的手勢,指了指自己對面的一個座位道:“坐。”

    “謝陛下。”卡爾像個軍人那樣坐下了。

    也就是那種,在一般人看來,可能比站著還累的坐法兒。

    “知道我為什么要用手提箱去傳這個信兒嗎?”還沒等卡爾坐定,子臨就用很隨意的口氣問道。

    卡爾聞言,想了想:“用事先錄好的‘視頻’而非直接‘通訊’的形式,可以避免他們打斷您的話并進行一些無謂的討價還價。”他頓了頓,“另外,您指示我速去速回,盡量不要和他們做過多交涉,也是這個原因吧?”

    “嗯……”子臨喝了口酒,“還有嗎?”

    卡爾本來以為沒有了,但子臨這么一問,他稍稍皺眉,沖著那箱子消失前的所在看了兩秒,隨即恍然大悟般接道:“‘通訊’可能會留下數字痕跡,而視頻……您剛才已經將其徹底銷毀了。”

    “那么……”子臨又問道,“我為什么要如此謹慎的親手銷毀證據呢?”

    “這……”卡爾知道子臨在引導自己思考,他也的確順著對方的思路在走,但很快,他意識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等等……難道……”

    “很好。”子臨沒等他說出什么來,只是看到了他的表情,便擺了擺手,“你可以回自己的作戰單位報道去了,今夜……如果有其他指揮官對接下來的行動有所異議,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吧?”

    下一秒,卡爾站了起來。

    他的臉色變得很蒼白,背上也已盡是冷汗。

    “屬下明白……”但卡爾沒有半句反駁或質疑的話,“……屬下遵命。”

    …………

    2220年1月2日,晚九點。

    聯邦政府高層通過媒體正式宣布向第六帝國無條件投降。

    然而,那場理應是舉世矚目的受降儀式,卻從來未能進行。

    因為當夜,就在聯邦發布那則聲明后不久……

    【暴怒的水晶郡聯邦駐軍便因不滿上層的投降舉動,發動了反叛行動;這次行動的帶領者,是有著“聯邦第一猛將”之稱的古薩·威斯特姆將軍。

    作為權貴階級的后代,古薩的這種行動也并不算出人意料。

    當夜,在這個強大、殘暴的指揮官的率領下,水晶郡的聯邦駐軍像發瘋了一般一路燒殺,屠進了克里斯托城,并與城中剩余的守軍發生了激戰。在長達數小時的戰斗后,很不幸的,城中平民以及聯邦政府大樓內的官員無一生還。

    雖然帝國軍在得知了古薩的暴行后火速行動、趕赴前線試圖阻止,但終究來晚了一步。

    而占領了克里斯托城的古薩在面對帝國的王者之師時竟仍舊拒絕投降,且對自己無差別屠殺平民的行為沒有任何悔意。

    面對這仿佛是聯邦高層惡意化身的存在,偉大的皇帝大人當機立斷,下令將已經滅絕了人性的古薩和其黨羽盡數誅滅,以告慰無辜者們的在天之靈。

    經過了徹夜的激戰,帝國軍大獲全勝,可惜,昔日美麗的水晶郡已成一片焦土。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些殘暴的聯邦駐軍已全軍覆沒,而古薩的項上人頭也被切實地斬獲,高掛軍中。】

    以上,是那天過后,厲小帆寫給世人們看的一篇通稿。

    至于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么,確實有人知道,但絕不會有人說。

    民眾們并不需要知道每件事的真相,或是看清每個人的真面目,他們只要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就會過得很幸福了。

    因此,既然他們已看到了死亡名單,看到了古薩的人頭,這就足夠了。

    至于故事,厲小帆編的也算是挺圓滿的……不相信那個故事的人,自然也有,但陰謀論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哪兒哪兒都有,只要主流輿論能被控制住就不會有什么問題。

    事實上,這也并不是厲小帆第一次編這種故事了,在過去的一個半月里,帝國在星郡、雙鷹郡、棗椰郡等地的一些肅清行動,事后也都是他寫的通稿……那通稿里,造成大量平民傷亡的,自然也都是聯邦軍的余黨,和帝國軍毫無關系。

    盡管,在1月2日后,“聯邦”已是名亡實也亡了。

    但類似這樣的事,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并沒有停止上演……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