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幕后 > 第416章: 法幣母版(雕刻鋼凹板原版)

第416章: 法幣母版(雕刻鋼凹板原版)

推薦閱讀: 太古造化訣盛唐紈绔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唐錦看著陸希言,沉默不言。(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第一種方案只怕也不是戴雨農想要的,雖然風險更小,但拖延的時間更長,而且中間會不會出現變數,誰也說不準。

    第二種方案,風險大,但是一旦成功,對唐錦來說,牽扯也少,而且也不會影響他跟鐵血鋤奸團的關系。

    對唐錦來說,最大的風險不是劫人,這不需要他來執行這個任務,他只需要把消息通知給陸金石的行動隊就可以了。

    剩下的就不是他能夠控制了。

    他的風險來自“鐵血鋤奸團”,因為,如果“孫亞楠”被截胡的話,那他沒辦法向戴雨農交代。

    而現在看起來,戴雨農下令營救孫亞楠是跟他的身份有關,既然,他都明確指出孫亞楠的身份。

    那在沒有弄清楚戴雨農的意圖之前,是不能夠讓孫亞楠落入“軍師”和鐵血鋤奸團手中的。

    但是,這事兒,他又有自己的難處,若是刻意對陸希言隱瞞的話,只怕會影響到雙方的關系。

    而在上海,他很多方面都需要“鐵血鋤奸團”配合,一旦交惡,他今后的工作可就不好做了。

    當然,作為上級的戴雨農他是不會考慮這些的,他考慮的是整個軍統的利益,或者說大局。

    當然,這個大局未必就是抗戰的大局,也許是他自己的大局。

    戴雨農下令營救孫亞楠,明顯是看中了他隱藏的身份,其背后的目的就是為了鐵血鋤奸團和軍師。

    唐錦把這個秘密透露給自己,其目的也就是想讓他把秘密透露給“軍師”,讓“軍師”覺得,并不是他唐錦在算計他,背后算計他的人其實是戴雨農。

    但也可能是唐錦在試探他,試探他跟“鐵血鋤奸團”和軍師的關系到底有多深。

    “唐兄是組長,你怎么決定都行,我對孫亞楠沒有個人仇怨,除非生死搏殺,我沒有想要報復的想法。”陸希言道。

    “他可是兩次差點兒致你于死地?”

    “這就是一個誤會,他認定我是漢奸,想殺我,這是人之常情。”陸希言淡淡的一笑道。

    “老陸,我都不知道說你什么好,你太仁義了,這種人其實不值得理解和同情的。”唐錦嘆了一口氣道。

    “唐兄,既然孫亞楠曾經是鐵血鋤奸團的成員,軍師也試圖派人跟他取得聯系,他們之間到底說了些什么,我們現在不得而知,可如果軍師要營救孫亞楠,那他那次越獄后,就應該主動消失了,為何還要再回來刺殺我,還有,衛生室的那個電話,也是軍師派人通知我的,他如果想要救人,為什么卻幫我們抓人呢?”陸希言道。

    “是有些奇怪,如果孫亞楠真是‘軍師’的人,人都出來了,應該會把人接走,而且以‘軍師”跟你的關系,他怎么會讓孫亞楠再一次刺殺你,還又被我們抓住了呢?”唐錦點了點頭。

    “唐兄,這一切都解釋不通呀。”

    “是呀,有時候我都懷疑這個孫亞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這么軸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唐錦道。

    “唐兄,要不要我去探探口風?”

    “你怎么說呢?”

    “我就說,日本人要引渡孫亞楠,軍統方面制定了一個營救計劃,具體是什么,還不清楚。”陸希言道。

    “若是軍師讓你打聽營救計劃的具體內容呢?”

    “我就說,這一類的行動計劃屬于絕密,我只是一個傳話的中間人,不該我知道的,他們不會讓我知道。”陸希言道。

    “這樣也行,看‘軍師’的如何反應。”唐錦點了點頭。

    “那就先這樣,我先回去了。”陸希言起身道,“去香港過春節之前,還有一堆事要忙呢。”

    “那我就不留你了。”

    “那個阿輝的毒殺的案子找到嫌疑犯了嗎?”陸希言點了點頭,臨走之前,隨口問了一聲。

    “還沒有,現在有三名嫌疑人,但是都沒有確切的證據指向他們當中任何一個。”唐錦很沮喪的道。

    “下毒的方式搞清楚了嗎?”

    “基本上清楚了,袁銳做了動物試驗,將微量的氰化鉀劇毒摻入紅丸之中,給狗服下后,大概十分鐘之后,死亡,檢測胃溶物和血液內的嗎啡濃度,基本上與阿輝死的情況非常接近。”唐錦道。

    “也就是說,有人把氰化鉀摻入紅丸,讓阿輝自愿服下,然后中毒身亡?”

    “是的,能夠證明這一點,袁銳說請教了你才有了這個重大的發現。”唐錦豎起大拇指道。

    “那看來,是有人不想阿輝開口說話了,否則,為什么要毒死他呢?”

    “你認為是他殺?”

    “除非你們搜查的不仔細,讓阿輝把劇毒紅丸藏了起來,否則,這不是很明顯嗎?”陸希言道。

    “說的也是,人是齊桓親自押回來的,他應該不會粗心大意到這個地步,看來,真有人想要殺人滅口。”唐錦點了點頭,認同陸希言的判斷。

    “阿輝不過是鐘表店的伙計,即便他是孫亞楠的交通員之類的,他難道還比孫亞楠更為重要嗎?”陸希言道,“需要有人要用這種手段致他于死地?”

    “老陸,你想說什么?”

    “我不知道,反正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哪里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陸希言搖頭苦笑一聲道。

    “哎……”唐錦也看得出來,這里面有問題,可問題出在哪兒呢,他也是一樣的,說不上來。

    “回見了。”

    ……

    百老匯大廈,頂層,竹內云子長期包房。

    “云子小姐,聽說土肥原將軍昨天下午親自接見了丁默村和林世群二人?”淺野一郎跪坐在竹內云子面前。

    “大本營對中國戰略的調整已經開始了,淺野君,今后,我們的工作更重了。”竹內云子將自己包裹在狐裘內,只是微微露出半張小臉而已。

    “土肥原將軍要重用丁、林二人了嗎?”

    “在租界,我們終歸行動不便,而丁、林二人就不同了,他們是中國人,又曾經在他們的情報機構工作,遠比我們熟悉兩統和中共地下黨以及鐵血鋤奸團這樣的反日組織,所以,我們要利用他們。”竹內云子秀眉微微一舒展,鼻孔輕輕哼了一下。

    “那我們呢,云子小姐,如果打擊抗日分子的事情交給他們來做,那我們干什么呢?”淺野一郎問道。

    “監督,今后我們特高課除了諜報工作之外,就是監督他們為大日本帝國做事。”竹內云子道。

    “監督他們做事,這可是一個不錯的差事。”

    “雖然做事的是他們,可我們必須要掌握他們全部的秘密,尤其是他們工作的方法,要學過來,為我所用。”

    “哈伊!”

    “‘鼴鼠’計劃進行到哪一步了?”竹內云子問道。

    “接下來,鼴鼠將會通過軍統的營救獲得自由,而他接下來會通過一些列的甄別,獲得軍統高層的信任。”淺野一郎道。

    “軍統將會如何營救?”

    “最簡單的方案就是,在我們引渡的時候,直接在半途把人劫走。”淺野一郎分析道。

    “你確定,他們會用這個方案嗎?”

    “這是最迅捷的方案,而且以他們在租界內的勢力,完全可以輕松做到,只要掌握引渡的確切時間和押送路線。”淺野一郎道。

    “鼴鼠如何通過軍統的甄別呢?”竹內云子問道。

    “一塊十元法幣的印鈔母版。”淺野一郎嘿嘿一笑,“這東西原來藏在商務印書館,中國·軍敗退的時候,沒來及運走,就藏在商務印書館的地下儲藏室內,而不巧的是,被我無意中發現了。”

    “你拿到了法幣的印鈔母版?”竹內云子很吃驚。

    “不,母版并不在我手中。”淺野一郎搖了搖頭道。

    “你是想印刷假幣,然后拿到市面上套取我們所需的物資。”竹內云子瞬間明白淺野一郎的想法。

    這已經脫離了傳統戰爭范疇了,這是另一種戰爭方式,經濟戰,或者叫金融戰。

    “不,云子小姐,如果靠印刷假幣,那只能獲的一時的利益,甚至會擾亂經濟,何況,沒有行長印章,我們就算印出來的法幣也會讓人輕易的識破的。”淺野一郎道,“鼴鼠出來之后,會帶著軍統的人找到這塊母版,然后帶回去。”

    “不錯,鼴鼠若能將法幣母版帶回去,這么大的功勞足以讓他成為軍統的功臣,立足絕沒有問題。”竹內云子點了點頭。

    “現在熟悉‘鼴鼠’的人都用合理的手段解決掉了,軍統絕對不會懷疑到我們的頭上。”淺野一郎道,“這會讓他的身份變得更加真實可信,無懈可擊。”

    “淺野君,中國有句話,叫月滿則虧,就是告訴我們,話不要說的太滿,凡是要多考慮一些。”竹內云子道。

    “哈伊。”

    “對了,你對陸希言的試探怎么樣了?”竹內云子問道。

    “目前并沒有發現他有任何的異常,不過,鼴鼠報告,他在看守所,有個人跟他關在一起,據說是個流浪漢,故意搶劫,又在看守所內被人毆打,然后跟他關在一起。”

    “哦,有這樣的事情?”

    “我懷疑這個人是被刻意安排接近鼴鼠的,但鼴鼠說,他沒有發現對方有可疑的地方,鼴鼠越獄的那一天,他剛好被保釋出去了。”淺野一郎道。

    “一個流浪漢,誰來保釋他呢?”

    “這個流浪漢是來上海投奔親戚的,鼴鼠說,是法捕房幫他找到了親戚,才被保釋的。”

    “法捕房什么時候這么熱心了?”

    “這倒不是法捕房熱心,是這人犯的罪不大,就搶了一口吃的,夠不上判刑,關在看守所,還要管他吃住,也是一筆負擔,所以,才幫他找了一下親戚。”淺野一郎解釋道。

    “這倒也合情合理。”竹內云子點了點頭。{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