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261章 純陽,武當志華

第261章 純陽,武當志華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這里本身就是中海最繁華的區域之一,每天聚集著大量的人氣。(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此刻,這條街道上至少聚集了數千人,中間的人都是最開始圍攏過來看熱鬧的,而外面很多人都是聽到了動靜,或者是被叫過來看上帝的。

    戰斗當然已經結束。

    可是,很多人看著那中間遺留下來的大坑,還是瞪大了眼睛表示無法相信,即便其中一些人都是親眼所見,也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這大坑是被人一拳打出來的?”

    “我不信,誰有視頻?我看看再說!”

    “兄弟,借一部說話!”

    “喂,老婆,我剛才看到了外星人,從九樓落下來一拳把街道打出一個大坑,我就在這里看著呢。老婆,這絕對不是我遲到的理由,我沒有找借口……”

    …………

    吵鬧聲當中,有些觀眾拍照錄視頻已經成為了本能,在剛才樓上出現動靜的時候就開始拍照錄視頻了,有些人幾乎錄制了全部過程,此刻都紛紛迫不及待地發給朋友,或者是直接發布在朋友圈,亦或者是微博上,想要吸引一波關注!

    “震驚,我看到了他!”

    “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尖叫!”

    “不看不是神州人,真像原來……”

    “快來看超人……”

    移動資訊時代,任何消息都能很快地傳播出去。

    可是,別忘了,這里是神州大地!

    剛才現場就有張鋼在,他也目睹了全過程,但是并沒有阻攔姜真武,而是任由姜真武離開了,然后開始給姜真武善后,給上面打了幾個電話之后,就有專門的部門開始負責輿論的事情。

    所以,那些剛剛把視頻或者照片發布出去的信息,不到一分鐘,就立馬被刪除,然后類似的信息全部被屏蔽,沒有任何理由,也沒有任何解釋!

    姜真武坐在車上,旁邊是捆綁的如粽子一般,只有兩條腿還能活動的魯長春,前面開車的武術協會的成員小心翼翼地開著車。

    “姜真武,你找死!我魯長春發誓,今天的事情,我一定會加倍償還給你!”

    魯長春還在掙扎,可是本身就有內傷,如何能掙脫用金屬編制的繩索,一張臉漲的通紅,可是嘴上還是絲毫不服軟地對姜真武沉聲說道:“我會殺了你!”

    姜真武眼中冷光閃爍,拿出電話,淡淡地說道:“只要你有機會,可以隨時來找我。你師叔怎么聯系?”

    魯長春楞了一下,道:“我師叔?”

    姜真武點頭道:“你不是說你師叔會救你?我幫你聯系,讓他來救你!”

    魯長春頓時停下了掙扎,皺眉盯著姜真武,沉聲道:“姜真武,你想做什么?我師叔的實力不是你能想象的,你要是敢用卑鄙的手段對付我師叔,武當必然會馬上派遣頂級高手過來,到時候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他以為姜真武會用自己當人質去威脅自己的師叔。

    可是,姜真武淡淡一笑,說道:“如果你再說這些無意義的話,我就沒耐心和你廢話了。你武當再厲害,在中海也要聽我的,懂嗎?我沒興趣用你去威脅你師叔,我只是想找你師叔談談,說說怎么聯系他,我讓你和他通話!”

    魯長春仔細凝視著姜真武,然后終于還是忍不住心中聯系自己師叔的渴望,當即說了一個電話號碼。

    姜真武撥通了電話,沒有說一個字就將電話貼在了魯長春的耳邊。

    “喂?”

    電話里傳來一道沉穩地聲音。

    魯長春頓時有些委屈,二十多歲的人了,眼眶都紅了,如果不是我姜真武在這里,他可能會當場哭出來,聲音有些沙啞地說道:“師叔,是我,常春!”

    “常春?我剛才得到消息,你被人帶走了?怎么回事?”

    對面的聲音一聽魯長春的聲音,急忙擔心地問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魯長春看向姜真武。

    姜真武說道:“讓你師叔來武術協會找,就說我叫姜真武,真陽道士的弟子,中海武術協會的會長。”

    魯長春把姜真武的話轉給了師叔。

    “常春,讓我和姜真武說話!”

    對面的聲音沉默了一下,嚴肅地說道。

    姜真武拿過電話,自己說道:“我就是姜真武!”

    “姜真武,我和常春幾天前去紅泉山上拜見過真陽前輩,現在你要帶走常春,你和常春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對面的聲音問道。

    魯長春眼中滿是疑惑,師叔為什么對這個小子這么客氣?

    姜真武微笑道:“道長,我和你們沒有什么誤會。我代表的是中海武術協會,你們幾大宗門在我中海肆意行事,但是沒有通知我們武術協會,這是違反規矩的行為。所以,我只能親自動手了!”

    魯長春狠狠地瞪著姜真武。

    對面的聲音也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既然是姜會長,那你想怎么樣?”

    “呵呵,道長痛快,你馬上來武術協會,我和你師侄在那里等你。”

    姜真武說完就掛了電話,將電話放下,不再說話,也沒有再理會魯長春,微微閉目養神,運轉精神念力秘法,修煉精神念力,凝聚雷霆之力。

    在地球上,他只能專心修煉精神念力和魔法。

    魯長春卻是不服氣地說道:“姜真武,我師叔來了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姜真武沒有理會他!

    魯長春忍不住繼續說道:“別以為你十幾歲就有這份修為很了不起,等我修煉出純陽真氣,我分分鐘虐的你滿地找牙。”

    武當也是以內家拳太極為基礎武學,而其武學核心就是太極陰陽之道。

    魯長春走的是純陽的路子,純粹修煉身體,然后從身體之內凝練出以生命元氣為基礎的真氣,乃是人體至陽之氣,被稱作純陽真氣,是很多道教宗門的武者都在追求的境界,可是這種純陽真氣對天賦要求極高,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煉的,并且這還是一門童子功,必須保持童子之身,不然就會泄了陽氣,終生再也不可能領悟純陽真氣。

    八仙之一的呂洞賓就被稱作純陽真人。

    一旦魯長春凝練出純陽真氣,實力的確可以達到一次飛躍,他自信可以面對天下間任何天才高手,甚至戰而勝之。

    姜真武依舊閉著眼睛,緩緩伸出手,手心之中瞬間凝聚出一層晶瑩剔透的冰晶,其中一股股寒冰氣息溢出,讓魯長春渾身打了一個寒顫,體內躁動的氣血都一下子平息下來,車內的溫度也一瞬間下降了許多。

    “寒冰真氣?”

    魯長春震驚地看著姜真武的手掌。

    而姜真武手掌一握,寒冰真氣消失不見。

    魯長春閉嘴不說話了,眼中滿是驚駭和不相信。

    剛才姜真武擊敗他,竟然沒有施展出全力!

    而且,如此精純的寒冰真氣,絕對不是一般人能修煉出來的,對體質天賦的要求也是高到了可怕的地步,不只是要身體足夠強大能容納精純的寒冰之力,而且身體還要比較親和寒冰真氣,也就是需要陰寒體質才能修煉。

    這小子最多不到二十歲,怎么做到的?

    魯長春遭遇到了最大的打擊。

    而姜真武的電話也突然再次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

    “嗯?”

    姜真武拿起電話。

    電話里傳來了張鋼的聲音:“姜真武,你想過你這樣做的后果嗎?當眾顯露強大的實力,會造成多么大的社會影響?”

    張鋼的聲音幾乎是在咆哮。

    他不得不憤怒。

    不論是武者,還是異能者,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不能讓自己的能力在太多的普通人面前展示,以免影響社會秩序,影響一些人的三觀。

    畢竟,普通人就好好生活就可以了。

    而一旦讓太多人知道世界上還有另一個層面的強大存在,他們必然就會陷入混亂和掙扎。

    這是神州政府絕對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姜真武自信地微笑道:“張先生,不是還有你們嗎?我相信你們肯定能處理好!”

    “你!”

    張鋼的怒火戛然而止,沉聲問道:“你知道我們也在?故意讓我們給你收拾爛攤子?”

    “張先生,那是你們的工作,不是爛攤子!”

    姜真武淡定地說道:“沒什么事,我就掛了!”

    他其實很想問問張鋼關于九州鼎的事情,他直覺上認為張鋼來中海估計也和九州鼎有關系,但是他知道問了也是白問,干脆不提及最好,免得對方防備自己。

    “姜真武,你沒有權力和資格這么做,你這是在找死!”

    張鋼急忙說道:“你馬上把武當山的人放了,這件事不是你能處理的。”

    “呵呵!”

    姜真武沒有廢話,只是呵呵了一聲,然后就毫不猶豫地掛了電話。

    魯長春在旁邊也聽到了,自得地笑道:“看,有人找你了吧?哼,武當山不是那么好招惹的,我也不是那么好抓的,就算你現在想放我,我還不想走,我魯長春可不是你想抓就抓,想放就放的。”

    “廢話多!”

    姜真武不屑冷哼一聲,再次閉目養神,不去理會魯長春。

    車隊很快來到了武術協會的駐地,一共五輛車,都是武術協會的成員,跟著姜真武一起出去辦事的。

    “會長!”

    “會長……”

    “姜會長……”

    一個個武術協會的武者走下車,都向姜真武恭敬地問好,其中有很多都是年紀很大的本地武者,但是面對姜真武不敢有絲毫不敬和架子。

    姜真武對所有人點點頭,說道:“你們剛才做的很好,繼續保持,最近我需要你們的時候很多,現在先把他關押在審訊室里。”

    大家紛紛答應,兩個急于表現的年輕武者急忙上前押著魯長春走了進去,魯長春還想掙扎,兩人毫不客氣地就是兩腳踹了上去,魯長春面色憤怒地發紅,死死地盯著姜真武。

    姜真武沒有理會魯長春,自顧自地在休息室繼續閉目養神。

    整個武術協會都以前所未有的效率運轉了起來,以前武術協會都是很散漫的,基本上大家都覺得這就是個松散的民間組織,大家有時間了過來轉轉露個面就可以了,沒有集體出動處理過什么事情,偶爾有些事情也是會長和執法隊聯合處理了。

    現在中海武術協會沒有執法隊了,大家都覺得輕松了許多。

    可是,還有一個會長姜真武。

    會長一聲令下,所有人都高速運轉起來。

    整個中海,現在都在武術協會的籠罩之下,到處都有武術協會的人在轉悠,充當眼線。

    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消息匯總過來!

    “會長,發現幾個和尚住在城郊的xx旅店!”

    “會長,有兩個外國人在xx賓館!”

    “會長……”

    “會長……”

    前來姜真武跟前匯報情況的人絡繹不絕,姜真武沒有睜開眼睛,依舊閉著眼睛聽著下面人的匯報,如果不是他的手指在桌子上輕輕滑動著,其他人可能會以為他睡著了。

    “會長,門口有個道士來,自稱道號志華,求見會長!”

    一個中年人前來姜真武跟前恭敬地說道。

    姜真武瞬間睜開了眼睛,道:“好,叫他進來!”

    志華,志字輩!

    師資月圓皈致禮,按照輩分,志字輩之后是禮字輩,但是魯長春卻是道號常春,似乎不是武當正宗門人。

    不一會兒,一個身材矮小,顯得很是淳樸的中年道士走了進來,身穿有些破舊的長袍,留著平頭,腰間掛了一個布包,面孔黝黑,雙眼炯炯有神。

    一股溫和自然而淳厚的氣息撲面而來。

    “貧道志華,見過姜會長!”

    志華道士來到姜真武面前,沒有擺架子,輕輕抱拳,平靜地說道。

    姜真武站起身來,抱拳回禮道:“道長不必多禮,冒昧請道長過來,是有些事情想問問道長,道長請坐,上茶!”

    志華道士坐了下來,立馬有人端上了茶水。

    “姜會長,我那師侄可還好?”

    志華道士顧不得喝茶水,急忙問道。

    姜真武點頭道:“當然,我不會對他做什么,不過交手一翻,有所損傷在所難免,正在里面做客。”

    “不知姜會長此舉是你個人行為,還是你師傅真陽道長的意思?”

    志華道士看著姜真武,嚴肅地問道。

    一股炙熱而帶有狂暴的氣息從志華道士身上醞釀而出。

    純陽!

    這正是道教純陽真氣的氣息。{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