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202章 前倨后恭,一句警告

第202章 前倨后恭,一句警告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周圍的為數不多的幾個觀眾都有些發蒙。(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誰都沒有想到,周健竟然直接就在這里就很干脆的動手了,當著主人家杜成江的面出手,那是赤果果的不給杜成江的面子。

    杜成江面色鐵青,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而杜天峰也想阻止,可是他是為了周健的安全著想。

    然而。

    下一秒!

    周健碩大的拳頭突然停止在了空中,被一個手掌穩穩地抓住了,在空中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后就紋絲不動了。

    周圍幾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只見姜真武隨意伸出一只手掌,就講周健的拳頭抓在手中,讓其無法前進絲毫,周健面色漲紅,手臂微微顫動,顯然是在不斷的發力,但是就是無法前進絲毫。

    旁邊的朱勇以看弱智的眼神看著周健。

    咔咔!

    姜真武的手掌突然發力,一聲脆響,周健的拳頭直接被巨大的力量捏的變形了,其中獸骨已經碎裂。

    啊!

    周健發出一聲慘叫,面孔扭曲,一下子泄了氣,盯著姜真武震驚地說道:“你,你,你到底是誰?”

    一只手如此輕松地就將自己擊敗,而且是如此狼狽,周健知道對方的實力絕對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即便是孫長平也做不到這一點。

    省城能做到這一步實力的人,屈指可數,都是他見不到的那種頂級高手。

    何時出現了這種少年高手?

    周健眼神之中滿是不可思議。

    這也不得不說,他這個省城的副會長,真的就是沒有參與過武術協會的事情。

    他是聽說孫長平走了,才突然出來,要競選會長的。

    杜成江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姜真武和周健兩人,急忙說道:“兩位,別動手,別動手,和氣生財,和氣生財,給我杜成江一個面子,今天的客人很多,別在我杜家莊園內動手!”

    周健也是開口說道:“放,放開我!”

    語氣帶著一絲絲祈求。

    但是,姜真武并沒有松開,只是看著周健,繼續問道:“我再問你一次,你知道孫長平是怎么走的嗎?”

    周健慌忙搖頭:“我不知道,不知道,我都沒見過孫會長幾次,他這次是突然離開,聽說好像是去南洋找孫家的人去了。”

    “呵呵,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姜真武呵呵一笑,盯著周健繼續問道。

    周健又是搖頭:“不,不知道,你,你到底是誰?”

    姜真武淡淡地說道:“我叫姜真武!”

    “姜真武?”

    周健咧著嘴念叨了一句,隨后搖頭道:“我,我不知道,您……”

    所以,無知者,無畏。

    很多人無所畏懼,并不是其心理真的如此強大,而是因為其不知道自己所面對的究竟是什么。

    也就是所說的初生牛犢不怕虎,并不是牛犢子真的不畏懼老虎,而是小牛犢還不知道老虎是什么,也不知道老虎代表了什么含義。

    姜真武一揮手,一拳擊中周健的肩膀。

    又是咔嚓一聲脆響。

    周健肩膀骨骼當場碎裂,整個微微肥胖的身體如破麻袋一般向后飛了出去,撞在幾米之外的墻壁上,將磚石壘砌的墻壁撞出一個凹陷,整個墻壁都震動了一下。

    周圍的人都驚呆了,只有白奇駿和杜天峰感慨周健撿了一條命!

    周健也是面色煞白,吐出一口鮮血,盯著姜真武,猛然想起了什么,然后瞪大了眼睛說道:“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姜真武,中海姜真武,擊斃李勝利的姜真武!”

    姜真武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淡淡地說道:“一個李勝利,不足為道。殺了他,并不算什么本事。”

    他有些不喜歡這里的人對自己的認知就是停留在擊殺李勝利這件事情上,仿佛自己是勇敢的少年擊敗了一個大魔王!

    而事實上,當初的李勝利在他眼里也只是稍微有些壓力,對他當時的他都沒有巨大的威脅,更別說是現在了。

    現在李勝利如果還在他面前,他只需要一招就能將其擊斃當場。

    所以,擊斃李勝利,并不能說明什么。

    他也不需要一個李勝利來襯托自己的強大實力。

    而且,他來到杜家,杜家和周圍的人并沒有對他另眼相看,可見李勝利在杜成江等人眼中,其實也沒有那么可怖,只是一個強大一點的武者而已,還沒有到真正稱霸省城,一手遮天的地步。

    周健盯著姜真武,身體微微顫抖著,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他看到了姜真武眼神之中的那種對自己的漠然,仿佛自己就如隨處可見的草石之物一般。

    “姜,姜會長,我,我錯了!”

    周健急忙認錯,雖然他現在都站不起來,可是依舊要馬上認錯。

    姜真武搖搖頭,說道:“你沒有錯。孫長平也沒有錯,錯就錯在,你們非要和我為敵。所以,孫長平不得不離開省城,讓出會長的位置。”

    周圍的人都愣住了!

    孫長平放棄會長的職位,是因為他?

    杜成江瞪大眼睛看著姜真武。

    周圍幾個大家族的人也都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姜真武。

    他們不是武林中人,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的信息,而這也只是昨天的事情,所以還沒有擴散出來,他們要知道也要幾天之后了。

    他們只知道,孫長平放棄了會長的職務,關閉了勝利武館,打算南下。

    至于背后的原因,他們真的知道的不清楚。

    而這時候,門口又走進來了一隊人。

    領頭之人,正是昨天晚上見過姜真武的蘇家蘇老三,蘇清石!

    蘇清石此刻神色還有些低沉和狼狽,昨天晚上蘇家是經過了一番重創,還好暫時還沒有完全傳開。

    幾個中年人見到蘇清石,都急忙圍了上去,紛紛打聽昨天晚上蘇家莊園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這件事在省城頂級家族之中可已經是大事了。

    他們都想知道,誰敢去蘇家莊園大本營去撒野?

    而且,他們更想知道,結果如何?

    “蘇兄,昨日你們莊園發生了什么事?”

    “蘇兄,是誰在挑釁你們蘇家的威嚴?”

    “蘇兄……”

    幾人圍著蘇清石。

    如果是以前,蘇清石肯定會微笑著和他們應酬一番,他是蘇家商業上的掌舵人,這種應酬的事情已經早就是本能了。

    可是現在,他沒有心情應酬這些,蘇家除了這么大的事情,他今天能來就已經是給杜家的面子了。

    更重要的是。

    他看到了坐在椅子上,那如魔王一般的少年,心中就是忍不住顫抖。

    蘇海龍等幾個被姜真武當場擊殺的蘇家弟子,今天還沒下葬呢,整個蘇家莊園還籠罩在某種陰影之下!

    執法隊的隊長顧里封現在還在蘇家莊園內靜養,今天中午才從冰封之中被張皓然拯救出來,內傷很嚴重,以后還能不能動武都不知道了。

    所以,猛然又看到了那如夢魘一般的存在,蘇清石都被驚嚇了一跳,面色煞白,差點忍不住轉身就跑。

    周圍幾個人對他的反應都有些驚異,不知道蘇清石怎么了,見到了什么!

    而下一刻,他們知道了。

    只見蘇清石看著坐在那里仿佛沒看到自己的姜真武,驚嚇過后,心中掙扎猶豫了一瞬間,知道自己不可能轉身就走,那樣會得罪了這個小魔王,當即沒有理會幾個來討套話的人,直接快步來到了姜真武身前,在所有人震驚的注視下,直接抱拳彎腰對姜真武行禮:“沒想到姜會長也在這里,蘇家蘇清石見過姜會長。”

    杜成江已經呆在了那里。

    這可是蘇清石呀,蘇家的二號人物,實際上也是平時的掌權者,蘇清河雖然說是掌門人,但是一般都沒有插手過家族事物,都是蘇清石在管理家族的上上下下。

    在整個省城,蘇清石都可以說是排名前十五的權勢人物。

    平時杜成江見到蘇清石,都要以禮相待,把自己放在稍微低下一點的地位上。

    剛才他是不知道蘇清石來了,不然他一定會親自出門迎接的。

    現在,蘇清石見到姜真武,竟然如此低聲下氣,甚至抱拳彎腰?

    他看到蘇家老爺子也不過是這種大禮了吧?

    這少年,是誰?

    一雙雙眼睛都如燈泡一般地射向姜真武。

    只有杜天峰和朱勇知道這是為何,昨天他們都經歷了那一切。

    坐在墻角無法動彈的周健也不敢說話了,知道自己可能招惹了不該惹的存在,他可是知道蘇家有一位蘇清河存在,是省城最不能招惹的,那是可以直接對武者下手的執法隊。

    現在,蘇家的蘇清石,見到姜真武竟然如此小心翼翼!

    那說明,蘇家是懼怕姜真武的!

    那么,姜真武地位,還在蘇清河之上。

    想到這一點。

    在場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杜成江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后悔自己剛才怠慢了姜真武。

    姜真武對蘇清石揮揮手,示意他起來,好像很平靜地問道:“顧隊長現在如何?”

    蘇清石站起來,面對姜真武有些拘謹,這更讓周圍的人心中驚懼。

    “姜會長您乃是神仙中人,自然知道顧隊長已經脫離了危險,被高人所救!”

    他在高人兩個字上說了重音,似乎在提醒姜真武,蘇家背后還有高人,讓姜真武收斂一點。

    可姜真武眼睛一亮,饒有興致地笑道:“不錯,不錯。有高人,那就最好不過了,我在省城也不至于太寂寞。過兩天,我會參加省城武術協會會長的競選,如果到時候能見到他就最好了。”

    姜真武這是在下戰書。

    可蘇清石并不敢應下來,他知道那位蘇清河嘴里的張隊長已經離開了,并且帶著那如冰雪仙子一般的年輕女子一起離開了,也說是等幾天還會過來。

    “這件事我就不知情了,在下在這里祝姜會長順利競選會長職位。”

    蘇清石很官方地恭喜道。

    杜成江也是很自然地找到了插話的機會,急忙上前抱拳微微彎腰,也學著蘇清石擺低姿態,微笑道:“沒想到姜會長也參加了武術協會會長競選,那么姜會長一定會如探囊取物一般輕而易舉的擊敗其他對手。”

    周圍幾個人也都厚著臉皮上來見禮。

    “原來是姜會長,幸會幸會!”

    “剛才看到就覺得熟悉,沒想到真的是姜會長,怠慢了!”

    “姜會長,真的是年輕有為!”

    “姜會長,明日我家莊園內也有一個聚會,希望姜會長能賞臉!”

    …………

    甚至,有幾個頭發花白的老者都對著姜真武低聲下氣地說話,攀關系。

    蘇清石乘機低聲說道:“姜會長,我家里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您是知道的,所以我先告辭了。”

    姜真武沒有理會其他人,只是看著蘇清石,說道:“你帶話去給顧里封和蘇清河。就說,我對省城武術協會會長的職位,勢在必得,誰阻攔我,我就會清除他!”

    姜真武的話說的斬釘截鐵,蘊含著一絲殺意直接沖擊蘇清石的心里。

    蘇清石差點沒站穩,面色煞白,一層冷汗留下來,急忙點頭答應道:“是是是,我一定會把姜會長您的話帶回去。”

    昨日,姜會長是有機會當場擊斃蘇清河和顧里封的。

    只是,這里畢竟不是中海,姜真武還是稍微有一點顧忌,或者說是給本地人一點面子,所以沒有下殺手。

    可是,如果后面那些人還要與自己為敵的話。

    那么姜真武就不會客氣了。

    這也可以說是先禮后兵!

    我先給你了面子,給了你機會,如果你們還不識好歹,那么只能說是自尋死路,誰都救你不得。

    姜真武得知有兩個外地人來參加會長競選,就知道還是有很多人不希望自己掌控省城,掌控湘南!

    所以,他覺得,自己最近的手段還不夠徹底。

    障礙,要一掃而清。

    蘇清石帶著姜真武的話,立刻轉身迅速地離開,仿佛逃跑一般,步伐都有一些慌亂。

    大家看著蘇清石的背影,就知道事情絕對不簡單,可能超出他們的想象。

    姜真武也站起身來,對所有好奇和震驚地看著自己的人說道:“過兩日,我會參加武術協會會長的競選,各位有時間,可以來現場看看。或許,以后省城武術協會就是我說了算,大家還要打交道!”

    杜成江趕忙表態:“我一定到,一定支持姜會長!”

    其他人也都紛紛表態:“對對對,姜會長比武,我們一定到現場支持。”

    “姜會長一定會勝利!”

    “姜會長人中龍鳳,小小省城武術協會會長,自然手到擒來!”

    一句句恭維襲來。

    姜真武一絲神色變化都沒有,直接穿過幾人,朝著門口走去。

    杜成江和杜天峰,以及其他幾個家族的中堅人物,也都急忙跟著,一起送姜真武一程。

    門外正在熱鬧哈皮的其他人,看到這里一群人走了出來,都是微微一愣!

    尤其是,那一個個他們都需要仰望的省城頂級家族的人物,此刻都帶著一些討好地圍繞著那少年周圍。

    主人家杜成江和杜天峰都表現的有點諂媚,親自給姜真武打開車門,小心地護送姜真武上車離開!{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