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190章 怒火,蘇家莊園

第190章 怒火,蘇家莊園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陳佳的語氣很慌亂,還夾雜著憤怒和一絲后悔。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姜真武正盤坐在床上修煉精神意念,聽到陳佳的電話,眉頭瞬間皺起,語氣盡量平靜地追問道:“你慢點說,到底怎么回事?司機呢?有沒有和你們在一起?”

    有朱勇安排的司機兼保鏢跟著,按理說應該不會出這種事情的。

    畢竟,這是光天化日之下,省城的治安想來也挺好。

    陳佳深呼吸了一下,平復了情緒,急忙說道:“司機和我在一起。上午我們逛街的時候,遇到了幾個人糾纏我們,我們趕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沒想到又遇到了,他們非要和我們一桌子吃飯,被楠楠打跑了。”

    “我們剛才要回家的時候,楠楠去上廁所,我和司機在門口等她,可是現在她不見了,電話也打不通,我和司機在整個商場都找了一遍,也問了保安,他們都說沒看到人,真武,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要不要報警?”

    陳佳說起來,又變得焦急慌亂起來,心中有些后悔,因為是她堅持要留在這個商場繼續逛逛的,沒想到那些人又找了回來。

    她猜測,超過八成的可能,就是被姜楠打跑的那些人回來抓走的姜楠。

    可是,她父親就是中海管理治安的局長,這種事情是她不能容忍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綁架一個剛剛高中畢業的女生,那些人怎么做的出來?

    陳佳害怕,害怕姜楠遭遇不測,那她會一輩子活在自責當中。

    姜真武沉默了一瞬間,問道:“你們現在在哪里?”

    “就在xxx街上,這里是一條步行街,有很多名牌商店和幾個大商場……”

    陳佳急忙回答道。

    “好,我現在就過來,你們就在那里不要動,站在人多的地方。”

    姜真武叮囑了一句。

    陳佳聲音穩定下來:“好,我在這里等你!”

    放下電話,姜真武的面色變得冷峻起來,雙眼之中一道道寒光如利劍一般化作實質,周圍的空氣都有些壓抑,窗戶上的風吹拂到他跟前都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又拿起電話,剛想給朱勇打過去,樓下就響起了汽車的聲音,姜真武看到兩輛一前一后地停在門口,其中一輛正是朱勇開的勞斯萊斯。

    姜真武立刻走了下去。

    朱勇走了進來,后面跟著兩個人,正是杜成林和杜天峰父子兩,他們是今天上午得知姜真武抵達省城的消息,所以下午立刻就過來拜訪,恰好遇到了回來的姜真武。

    “會長,怎么了?”

    朱勇看到姜真武面色嚴峻,整個房間內都有一股氣息極其的壓抑,心中一突,知道出事了。

    杜成林和杜天峰父子兩看到姜真武的面色,也是有些心中緊張。

    “姜會長!”

    “姜會長……”

    不過,杜家父子兩還是上前給姜真武彎腰行禮,做足了面子工作。

    姜真武一揮手,道:“好了,不需要多禮。正好,老杜你們來了,我可能需要你們幫忙,朱勇,你來開車,去找陳佳他們!”

    朱勇神色鄭重,心中大致猜測可能陳佳和姜楠出事了,不由的心情凝重,那可是姜真武的妹妹和女朋友,任何一個出事了,絕對都是會讓姜真武發怒的大事情。

    朱勇不敢怠慢,急忙小跑了出去給姜真武開車門。

    杜成林和杜天峰都有些發蒙,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只能老老實實地跟在姜真武的身后,一起上了車。

    朱勇一邊開車,一邊拿起電話打給了那邊給陳佳和姜楠當司機的朱家弟子,得知事情之后,也是一臉嚴肅,回頭對姜真武說道:“會長,今天和姜姑娘,陳姑娘起沖突的幾個人,有一個自稱叫蘇海龍,這個人我知道!”

    姜真武微微閉著眼睛,車內氣氛比較壓抑,杜家父子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那你說說蘇海龍是誰!”

    姜真武沒有睜眼,語氣冷淡地說道。

    朱勇看了杜成林一眼,道:“還是杜總來說比較合適,他是省城本地人,對蘇家的事情比我了解。”

    杜成林也大致猜測到發生了什么,面色不動聲色,可實際上心中卻是暗自欣喜,因為這樣可以證明自己的作用,立刻回答道:“蘇家是省城第二大家族,是省城土生土長的家族,主要經營商業,在省城掌控著一個蘇氏地產和蘇氏商貿兩大集團,明暗之中掌控的資產不下數百億。”

    停頓了一下,杜成林悄悄看了姜真武一眼,繼續說道:“蘇海龍是現在蘇家三代弟子當中的一員,和我兒子杜天峰一個輩分,而且還認識,不過比天峰大了幾歲,早就高中畢業了,家里給省城大學捐錢把他塞到省城大學里上學。”

    姜真武問道:“作風如何?”

    杜成林看向杜天峰,道:“天峰,你來說!”

    杜天峰深呼吸一口氣息,頂著來自姜真武的強大壓抑,說道:“我和杜天峰小時候就認識,這家伙行事不擇手段,是標準的紈绔子弟,在省城橫行霸道,初中的時候就欺男霸女,如果不是他家族出力,他早就被關進少管所了。在高中,大學,都經常做出出格的事情,前兩年我聽說,他逼迫的一男一女跳樓自殺,最后花了一大筆錢,學校也出來維護,才息事寧人,這兩年安靜了一些。”

    “沒想到,他現在還是如此囂張跋扈!”

    杜天峰說起蘇海龍的時候,語氣神色都是極其的不屑,同時也有些憤怒和一絲絲的羨慕。他也是極其愛慕姜楠的,現在姜楠竟然被蘇海龍抓走了,他當初也動過用強的心思,可惜被姜真武扼殺了。

    當然,他也知道,蘇海龍之所以會對姜楠如此肆無忌憚,可能就是因為看出姜楠和陳佳不是本地熟面孔,是外地來旅游的學生,才會直接動手。

    畢竟,以蘇海龍的身份,擺平一個外地少女失蹤案子,輕而易舉。

    車內又沉默下來,氣氛有些壓抑。

    杜成林又說道:“姜會長,省城第一大家族是政治家族,第二大家族就是蘇家。蘇家不只是依靠商業上的資產實力,還因為他們有高手支撐。現在省城執法隊的副隊長之一,蘇清河,就是蘇海龍的大伯,也是現在蘇家的掌門人!”

    說起蘇清河,杜成林語氣凝重。

    杜家一直競爭不過蘇家的根本原因,就是蘇清河的存在,其實力強大,而且是執法隊副隊長,背靠執法隊,在省城就幾乎立于不敗之地。

    姜真武依舊閉著眼睛,聽了杜家父子的話,輕輕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車子很快來到陳佳所在的地方,陳佳已經有些慌亂了,幾次拿起電話就想報警了,可是又想到姜真武每次都不依靠官方力量來解決麻煩。

    而且,她對官方力量那一套很清楚,畢竟她父親就是中海的頭頭,省城這么大,報警了也不一定管用,丟一個人,在茫茫人海之中,無異于大海撈針。

    雖然知道其中有一個囂張的年輕人叫蘇海龍,但是陳佳也知道,他們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就是蘇海龍帶走了姜楠,只是初步猜測而已,所以就算警方傳喚了蘇海龍,人家也有一萬個理由把自己推脫的一干二凈。

    所以!

    陳佳心中慢慢的更加傾向于姜真武這邊,依靠姜真武自己來解決這件事情。

    “真武!”

    陳佳見到姜真武,一下子就撲進了姜真武的懷里,語氣哽咽差點哭了出來。

    姜真武拍了拍姜真武,站在街道中央,左右看了看剛剛亮起的燈光,低聲說道:“沒事了,放心吧,交給我,我已經有線索了。”

    陳佳驚喜地抬頭看向姜真武,俏臉上有兩滴淚珠,急忙問道:“真的?你有線索了?”

    “對,那個蘇海龍!”

    姜真武語氣肯定地說道。

    陳佳輕輕皺起了秀眉,低聲說道:“可是我們沒有確切證據呀!”

    姜真武拉著陳佳坐上車,車內杜天峰只能去坐另一個車,杜成林坐在前排指路。

    “會長,我們直接去蘇家?”

    朱勇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就這么直接殺到蘇家大本營去?

    杜成林都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姜真武。

    姜真武任由陳佳緊張的抓著自己的手,淡淡地說道:“對,直接去蘇家,杜先生麻煩你來帶路!”

    杜成林輕輕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這次要得罪蘇家了,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必須這么做,當即說道:“好,我去過杜家莊園幾次,知道怎么走,朱會長,走這邊!”

    杜成林指路朝著省城北方郊區走去,蘇家莊園就在北方一座大河邊的山上,那里是省城最有權勢的人居住的地方,光是大面積的莊園就有十幾個,杜家在那里也有一座莊園。

    坐山靠水,是很多神州大地的家族都喜歡的風水格局,寓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家族發展會源源不斷。

    朱勇一路開車來到了蘇家莊園的大門前,停下車,親自前去敲門。

    “我是中海的武術協會副會長朱勇,找你們蘇家的蘇海龍。”

    朱勇對門衛直接了當地說道。

    門衛上下打量著朱勇,搖頭說道:“我不認識你,我們家蘇海龍少爺也沒有在莊子里,你們要找就去其他地方找吧。”

    朱勇嚴肅地說道:“那你最好通知你們家族的人,馬上把蘇海龍找回來,不然,后果可能你們蘇家承擔不起!”

    幾個門衛立刻神色嚴肅下來,盯著朱勇就呵斥道:“你是在威脅我們?現在馬上滾,不然我可不會報警,我直接把你抓進來打一頓,讓你知道我們蘇家不是好惹的。”

    “我姜真武也不是好惹的。”

    姜真武的聲音傳來,帶著陳佳一步步走了過來,氣勢凌人地喝道:“現在去通知你們家的蘇清河,就說中海姜真武來拜訪,讓他馬上把蘇海龍找回來,不然,今日整個蘇家都要埋葬在這片山林里!”

    舉目望去,蘇家莊園選的位置的確是一處上好的地方,建在山坡上,門前就是一條小河,小河繞過前面一座小山頭匯聚到后面的大江之中,而蘇家莊園的建筑物一路延伸到山頂上,在山頂上可以直面整條寬闊的大江。

    這里的確是一處風水寶地,那么,自然當做墓地也是極佳的。

    姜真武的話讓幾個門衛一下子變得殺氣騰騰起來,兩人手持棍子就沖了出來,一棍子砸向姜真武,一棍子砸向朱勇。

    朱勇冷哼一聲,對付兩個門衛不在話下,一拳一個,輕易將兩人放倒在地上,幾個門衛見了,紛紛更為警戒起來。

    其中一個中年人直接拿起通訊器喊道:“門口有人打人了,快叫人來,對方是練家子,叫隊長來。”

    中年人對著姜真武等人喝道:“你們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寫,竟然趕來蘇家莊園撒野,我們家大老爺是省城的大人物,家里高手如云……”

    杜成林上前在姜真武身邊低聲說道:“姜會長,不如我以杜家的身份去拜訪,他們可能會賣我一個面子。”

    姜真武神色有一絲不耐煩,害怕姜楠出意外,時間越久,越是危險,當即沉聲說道:“不需要那么麻煩了,我們直接走進去!”

    陳佳小臉極其緊張,甚至有一絲害怕,因為她知道蘇家莊園的主人蘇家絕對不是一般的人家,這樣強闖進去,肯定會將對方得罪死了。

    最主要的是,她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姜楠是蘇海龍抓走的呀!

    她拉了拉姜真武的衣服,想說什么,姜真武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已經來到大門前,一腳踢在了厚重的黑鐵大門上。

    轟一聲轟鳴。

    兩扇至少有兩三噸重的大門直接被姜真武一腳踢的向后飛了出去,在空中就散成了碎片,將門口的幾個門衛撞擊的當場摔倒在地上無法起來,四肢上被鐵棍刺穿,鮮血揮灑了一地,一雙雙眼睛都驚恐地看向姜真武。

    姜真武看也沒有看地上躺著的那些人,直接快步走了進去,氣息運轉,胸腹之中的氣息一下子爆發出來,喝道:“中海姜真武來拜訪蘇清河。”

    聲音如波浪一般,在山上來回激蕩,傳遍整個蘇家莊園。{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