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182章 無招,擂主

第182章 無招,擂主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姜真武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內來回震蕩,非常的清晰,仿佛在每一個人的耳邊響起一般。//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姜真武這里,這時候他們才注意到了姜真武這個人,即便是楊德興剛才都沒有注意到,都以為剛才進來的一群人都是和徐東東一起的。

    而徐東東三人以為姜真武和朱勇是這里的人,所以也就沒有在意!

    現在,姜真武突然出聲了,大家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徐東東三人都是神色驚愕地看向姜真武,看了看橫在他們面前的劍匣。

    彈幕上是瞬間爆炸。

    “66666……今天真的是各種神反轉……”

    “我敢說這個少年可能是隱藏的天才高手!”

    “徐東東今天出門可能是沒有看黃歷,剛才被一個世外高人一拳打爆,現在又被一個少年攔住了去路。”

    “神秘天才高手出現……”

    “今天可能會有一場大戰,徐東東別走,我們要看直播!”

    “徐東東,留下來!”

    “人家說了你死不了,別怕死,留下來,我給你十個火箭……”

    “我也給兩個火箭……”

    “我知道這少年手中拿著的是什么了,我在我爺爺家里見過,那是劍匣,古代專門裝寶劍的匣子!”

    …………

    彈幕上火箭橫飛,眨眼間就來了二十多個!

    徐東東難受無比地捂著胸口肋骨斷裂的傷處,盯著姜真武。

    旁邊一個徐冬冬的跟班卻是有些著急,上來一把就要推開姜真武:“快讓開,我們要去醫院!”

    啪!

    徐東東的這個跟班也是一個大漢,身上肌肉隆起,線條分明,是徐東東專門找的以前練過散打的。

    而這大漢還沒碰到姜真武,姜真武手中的劍匣就是猛然一震,啪的一聲拍在了這大漢的胸口。

    一聲悶響。

    大漢至少六七十公斤以上的身體,直直地橫飛了出去,飛出五六米遠,摔在了地上一動不動,當場暈了過去。

    另一個扶著徐東東的大漢呆呆地看著姜真武,身上滲透出一層冷汗,心中是無限的后怕,剛才他也想這么做的,可是被另一個搶先了。

    徐東東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姜真武那還略顯稚嫩的面孔,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

    可是,手機屏幕上無數的6666再次刷了出來。

    “大開眼界,亮瞎我的氪金狗眼,動不動就是把人打飛,我都有點不敢相信,不會是提前安排好的吧?”

    “我想起了那個神奇的老太太,碰一下就能把人打飛,如果不是那些群演的演技很尷尬,我差點就相信了!”

    “這個我暫時沒看出破綻爛。”

    “天吶,徐東東到底找到什么地方來了,這里難道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的聚會?”

    “我,我,我,我……”

    “我再也不敢污蔑神州武術了,我只想問一句,哪里拜師可以學到這種?”

    “同求拜師……”

    “萬噸銅球……”

    …………

    徐東東清醒過來,看了看姜真武那冷漠的表情,又看了看那劍匣之中隱約之間透露出來的一絲鋒銳氣息,只感覺渾身發冷,讓他的疼痛都好像輕松了一點點,本能地不敢反抗姜真武的話,在跟班的攙扶下,緩緩地坐了下來。

    姜真武沒有再理會徐東東,手持劍匣,一步步地走向場中。

    四方人物,一雙雙眼睛,都齊齊地看向了姜真武。

    “原來是中海姜會長來了,老朽倒是怠慢了。”

    孫長平走向姜真武,語氣凝重地說道,一雙眼睛如電光一般地凝聚在姜真武的身上,似乎要把姜真武看透徹一般。

    姜真武淡淡地說道:“怠慢不敢當,孫會長說起來還是我的頂頭上司,應該是我來拜訪你才對。”

    孫長平搖搖頭,道:“老朽不敢,姜會長出道一來,就威震整個湘南,我勝利武館的李勝利館主都死于你手,何人敢承受姜會長的拜訪?老朽當不起!”

    兩人言辭之中的交鋒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那邊是徐東東聽了,也這才明白,為何剛才孫長平說李勝利已經死了。

    原來,就是死在了這個少年的手中……

    姜真武步伐緩慢而沉重,和孫長平說了兩句,就一步步走向擂臺中央,周圍三方人馬都是有些震驚地看著姜真武,不知道這來自中海的少年想做什么,自己去站住擂臺?

    現在四方人馬齊聚,內家拳六大家族都派遣高手來了,高手如云,何人敢去占據擂臺?

    那幾乎就等于是向在場的所有人挑戰。

    即便是自視甚高的太極門陳氏高手陳忠平,也不敢做這樣的事情,不敢將太極門放在所有人的敵對面。

    可是。

    姜真武敢。

    姜真武在所有人的震驚聲之中,一步步走向擂臺,面無表情地看著下面的孫長平說道:“我說過,勝利武館必須解散,我說到做到,就在今日,勝利武館不復存在!”

    現場出現了片刻冷寂。

    徐東東看著站在擂臺中央的少年,那無視一切的霸氣讓他都有些失神,而看到這一切的直播觀眾們,更是刷起了無數的666666,如此少年,如此霸氣,簡直就是典型的武俠片當中的主角模式!

    沉默片刻,勝利武館的諸多弟子這時候都出現了憤怒之色,一個中年人直接就從座位上沖了出來,步伐輕盈,兩步就跨過了十幾米的距離,來到了擂臺上,和姜真武面對面的站著,沉聲喝道:“姜真武,勝利武館不是你說解散就解散的,你殺我師傅,又殺我大師兄,今日,我就要為他們報仇。”

    此人乃是李勝利的親傳弟子,看氣息步伐,實力也絕對不弱,至少是化勁境界的高手,乃是勝利武館之中僅次于何啟的高手,倍受李勝利的器重。

    可是,孫長平見此卻是面色劇變,急忙喝道:“劉宇,下來!”

    劉宇不為所動,伸手指著姜真武喝道:“我要為師傅報仇!”

    說著,他就一拳沖向姜真武,如發怒地公牛一般,雙眼血紅,拳頭上出現了一絲絲凝聚的氣息,如若內家罡氣一般,不過卻不是,乃是他在這一刻激發了潛力,超過自己實力施展出來的奇妙境界。

    轟!

    炮拳。

    劉宇的炮拳有幾分剛才孫長平的氣勢,拳頭仿佛要炸開空氣一般砸向姜真武而來。

    姜真武卻是動也不動地看著劉宇的拳頭襲來。

    哪怕對方這一拳的實力幾乎達到了凝丹宗師境界,他也絲毫無懼,任由劉宇一拳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轟……

    再次一聲爆響,好像炮彈爆炸一般的動靜,一圈圈氣息沖擊出去,在大廳內掀起了一小片旋風。

    只可惜。

    姜真武依舊紋絲未動,就任由劉宇的拳頭結結實實地一拳炮拳擊中了自己的胸口。

    除了衣服皺了一下,他沒有任何變化,面色也是依舊面無表情,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神色驚愕的劉宇,淡淡地說道:“你沒有資格代表勝利武館,也沒有這實力!”

    周圍數十個三大內家拳宗門的高手見此,都是震驚不已!

    楊德興緊皺著眉頭,看著站在那里的姜真武,低聲喃喃說道:“此子的實力又有了巨大突破!”

    高媛媛心中也有不好的預感,陳忠平也是神色嚴肅。

    其他幾大家族的高手都是凝重無比地看著姜真武。

    如劉宇這樣一拳炮拳爆發出凝丹境界的高手,他們誰都不敢站著不動以身體硬抗對方一拳,就算是陳忠平,自認為就算不死也會重傷,不會如此毫發無損。

    如此橫練境界的身體,簡直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那身體難道是鋼鐵鑄就的不成?

    而下一刻。

    姜真武沒有動作,只是身體一震,尤其是胸口猛然顫動,一股心火真氣從心脈之中爆發,將劉宇震的當場飛了出去,咔嚓一聲,胳膊當場斷裂,一口鮮血揮灑在空中。

    孫長平神色一變,急忙腳下一跺,飛身去接住了劉宇。

    可是,當他接住劉宇的剎那,神色再次變得更為難看和凝重,只感覺到一股如山岳一般的力量壓了過來,仿佛自己接住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山,而且是高速度沖擊過來的山,讓他沒有絲毫承受能力,也是立刻面色漲紅的吐出一口鮮血。

    勝利武館那邊的人看到這樣的情景,又是兩個中年人一起躍起,想接住空中的孫長平和劉宇。

    同樣!

    兩個實力達到化勁層次的兩個武者剛接觸到孫長平和劉宇的剎那,都是在空中齊齊吐出一口鮮血,然后四個人一起摔在了地上,將一片座位都砸的粉碎。

    四人摔在地上的時候,再次一起吐出一口粘稠的鮮血,并且四人面色發紅,仿佛火燒一般,只有一絲絲微弱的心火真氣在四人體內,但是卻讓四人仿佛身體要燃燒起來一般,五臟六腑都發出灼燒之感,根本無法阻擋。

    全場一片安靜!

    勝利武館這邊的五十多個弟子都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著擂臺上的姜真武,一下子都再也滋生不出任何抵抗和報仇的心思了。

    當對方的實力超過他們一線的時候,他們可能還會堅持這種心思。

    可是,當對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他們看不懂的境界的時候,他們只會生出無力感,再沒有了反抗心思。

    徐東東也是再次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心中的震撼無法言喻,再次顛覆了他的三觀。

    彈幕上密密麻麻的6666已經數不清!

    “666666,我,我,我,我說不出話來了!”

    “如此霸氣的反擊,我,我,我,我只能說,我服!”

    “媽媽問我為什么跪著看手機,我說我見到了神!”

    “太牛了吧。站著不動讓你打,反震之力就教做人,而且是串葫蘆,沒有動一下手就擊敗四個人,剛才那個老頭兒我還以為是世外高人,一拳就打飛了徐冬冬,沒想到轉眼他就被教做人了,還沒碰到那少年,隔空就被打的吐血,這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人?”

    “我也以為那老頭是個boss,結果沒想到只能算是一個小頭目,那少年才是隱藏的boss!”

    “我只想問,這到底是不是真的?徐東東說句話呀,這些人是演員還是什么?誰能看到掉威壓的繩子?”

    “徐東東都被打的吐血了,哪還有心思看彈幕。”

    “沒看到威壓!”

    “我預感,我的三觀要被重鑄了!”

    “我已經沒有了三觀……”

    “誰錄像了,誰錄像了,求把剛才那一段發給我,好人一生平安!”

    “同求錄像,好人一生平安!”

    …………

    全場一片安靜,只有孫長平四人如牛一般的喘息聲,每一次呼吸都仿佛在吐火一般的難受,整個呼吸道都仿佛在燃燒。

    其他人,都是安靜地看著姜真武。

    姜真武緩緩地將劍匣立在擂臺中央,掃了一眼四方各路高手,淡淡地說道:“今日,我姜真武,在這里立下擂臺,我為擂主。誰擊敗我,要殺要剮隨意,可如果誰敗了,那么就自行帶人退去,不要再插手勝利武館之事,勝利武館也會在今日解散!”

    姜真武的聲音緩緩地激蕩在整個大廳內,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勝利武館的人已經被打的沒了反抗的心氣兒,一個個仿佛已經接受了命運的人一般,不敢再反抗擂臺上給他們定下的命運。

    可是,其他三大內家拳宗門的人可不會白白跑一趟,更不可能一言不發,一招不出,就被嚇的轉身就跑。

    那樣,他們三大內家拳宗門必然會成為天下人恥笑的目標。

    形意門這邊一個中年高手緩緩地站起來,看著姜真武說道:“姜真武,你是以何種身份來和我們對話?”

    “身份?”

    姜真武冷笑一聲,反問道:“我的身份,就是這把劍!”

    嗡嗡嗡……

    擂臺中間的劍匣瞬間發出一聲劍吟之聲。

    鋒銳之氣傳遍全場!

    姜真武直視著那中年人,喝道:“要打,就上來,莫要說廢話,不敢打就悄悄的坐下,要論身份,我乃是一地武術協會的會長,論輩分,郭振清在我面前都不敢放肆,你是何人?也敢跟我論身份,講輩分!”

    姜真武如此不客氣的話,讓形意門這邊出現了一陣騷動,那站起來的中年高手也是被氣的面色漲紅,一雙眼睛怒視著姜真武,身體蠢蠢欲動,氣息開始凝聚起來。

    但是,中年人身邊的一個老者一把按住了中年人,站起身來,仿佛一桿在戰陣之中廝殺多年的長槍一般,鋒銳無比,頂天立地。{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