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143章 角斗場,劍意!

第143章 角斗場,劍意!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周圍的很多人都自動的讓開了位置,不想平白參與其中,被當做了敵人,要是因為路過被其中一方憤怒地砍死了,就太冤了!

    迪克見此也是神色大變,看了姜真武幾人一眼,然后對沃夫說道:“沃夫,你們這樣在城里公然行兇,是不符合規矩的吧?”

    薩斯部落是附近比較大的部落了,所以經常來這里交易的商人幾乎都認識沃夫。(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可是,同時,東陽城是一個貿易集散地,這里雖然沒有官方機構,但是卻有大家的一個默契,同時也有兩個代表兩大利益團體的聯盟維持這種規矩。

    最大的規矩就是不能隨意動武。

    不能以武力搶別人的貨物,也不能以武力去殺人。

    要想以武力解決恩怨,就去城中央的角斗場,或者去城外,你們打生打死都無所謂。

    姜真武嘴角溢出一絲不屑地笑意,看著沃夫說道:“你是在自尋死路。”

    沃夫冷哼一聲,直接將背上的闊劍丟在了姜真武的面前,大聲喊道:“懦夫,我向你挑戰,敢不敢接?如果你不敢,那你就輸了,那你就把這次交易所得的東西分一半給我!哼,如果你拒絕,那么我就讓部落聯盟的執法隊把你們都抓起來。”

    姜真武目光凝視。

    藍妮在他身邊低聲解釋道:“在東陽城有這樣的規矩,禁止私斗,但是挑戰是允許的,而且必須要應戰,強制性解決矛盾,避免造成大規模的混亂。如果拒絕,那么就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還有這樣的規定?”

    姜真武驚訝地問道:“如果是一個強者,強行挑戰弱者,豈不是可以任意殺戮了?”

    藍妮搖搖頭,道:“不是,每個挑戰的發起,都需要一塊令牌,沃夫腰上帶著的就是,不能無限制的挑戰,每塊令牌也都極其珍貴,來自東陽城商會聯盟和部落聯盟兩個組織的認可,每年只會發放五百塊,這塊令牌代表了一個聯盟,如果你拒絕,聯盟會強制介入抓我們!”

    這時候,沃夫已經經腰間的令牌舉起來,對迪克大聲喝道:“迪克,看清楚這是什么!”

    迪克看到這令牌,對此無話可說,只能擔憂地看向姜真武。

    他剛剛在姜真武身上投資了一些,還沒有得到更豐厚的長遠回報,可不想姜真武立馬就死在了這里。

    沃夫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那是絕對的強者。

    “竟然是薩斯部落首領之子沃夫,傳言他已經修煉了來自凜冬部落的秘術,實力非常強大。”

    “那個小個子是誰?沃夫已經墮落了嗎?竟然向一個弱者挑戰,欺辱弱者,這是部落勇士的恥辱!”

    “不管那小個子是誰,他都必須要應戰,他已經是死人了。”

    “不知道是哪個小部落的小子,竟然招惹了沃夫……”

    “沃夫的叔叔是東陽城兩大執法機構部落聯盟的人,他在東陽城早就囂張習慣了,一般部落的人都不敢招惹。”

    “反正有好戲看了!”

    ……

    在一片熱鬧的議論聲中,沃夫氣勢更加高昂。

    華夏部落這片的戰士們則是比較低落。

    只有姜真武和藍妮依舊是信心十足。

    “你要決斗,我可以答應。不過,你輸了,我能得到什么?沒有意義的事情,我沒有興趣做。”

    姜真武盯著沃夫,冷冷地說道。

    沃夫哈哈大笑:“哈哈哈哈,我會輸給你嗎?小子,你是在說夢話嗎?”

    “哼,那我沒興趣奉陪。”

    姜真武冷哼一聲,不屑地說道。

    沃夫面色微變,盯著姜真武說道:“好,你既然要賭,那我們就賭命,只有勝利者能離開角斗場,輸的下場,就是死!”

    周圍瞬間出現了一片寧靜。

    大家都沒想到,沃夫上來就是要求生死斗。

    “好!”

    姜真武答應下來:“你要送死,我就成全你!”

    “無知的弱者。”

    沃夫對姜真武很是不屑,轉頭看向藍妮:“藍妮,你會看到誰是真正的強者。”

    說完,沃夫轉身就走向東陽城中央,那唯一一座高層建筑,也就是東陽城的角斗場。

    周圍很多人都跟著沃夫一起走向角斗場,都想看這一場熱鬧。

    姜真武也帶著人跟了上去。

    迪克焦急地來到姜真武身邊,低聲問道:“真武,你為什么要答應?你可以拒絕,只需要付出一半的收獲就可以了,不需要付出自己的生命,就算只有五十套鎧甲兵器,對你來說也算是不小的收獲了!”

    “我為什么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姜真武反問道:“是他要來自己送死的。”

    迪克一愣,以看傻子的目光看著姜真武說道:“你不知道沃夫的身份嗎?他是薩斯部落的首領之子,薩斯部落效忠于凜冬部落,已經得到了凜冬部落的修煉秘法,沃夫的實力很強,就算是我都不是他的對手!”

    姜真武呵呵笑道:“那是你太弱了,在我看來,他也不過如此。”

    “你!”

    迪克氣急,然后說道:“你,你這樣是送死!”

    “那你看好了!”

    姜真武平靜地說了一句,然后就快步跟了上去。

    藍妮和哈維兩人跟在后面,其他的部落戰士在原地看守貨物。

    “弱小的小子,快跟上來,我會讓你死的很痛快!”

    沃夫騎著戰馬,回頭對姜真武喝道,仿佛自己已經是勝利者了。

    姜真武沒有理會沃夫的叫囂和周圍許多人的嘲笑,低聲對藍妮和哈維說道:“這里有賭場嗎?”

    哈維對此很熟悉,眼睛一亮,說道:“有!”

    姜真武肯定地說道:“拿出你們所有的積蓄,去買我贏。”

    哈維和藍妮都是才想到這樣的操作。

    只能說他們還是太單純。

    聽到姜真武的話,兩人立刻就去角斗場外面買外圍。

    賭.博,在任何時候,只要有文明的地方,就會存在。

    這角斗場,天然就具有賭外圍的條件,那么肯定就會存在。

    在沃夫剛剛和姜真武確定了決斗之后,外盤就已經出現了,沃夫是一比零點三的比例,顯然是都極其看好沃夫勝利。

    而姜真武,是驚人的一比二十的比例,沒有人相信姜真武能勝利。

    藍妮和哈維將從部落帶來的全部七十幾個金幣都買了姜真武勝出,如果勝利,就能得到一千五百多個金幣,絕對的暴富,他們從迪克那里得到的一百套裝備放在這里的市面上也就是價值兩百金幣左右。

    迪克見此情況,也是震驚莫名,不知道姜真武和藍妮哈維三人是無知還是自信,竟然還有這種操作?全部買自己贏?

    “迪克先生,如果你想贏錢,就盡可能多的買我們首領贏,他不會輸的!”

    哈維看到迪克目瞪口呆的樣子,建議地說道:“這是給你一個發財的機會,一比二十的比例可不會常有!”

    迪克猶豫掙扎了一下,終究還是不能抵擋暴富的誘惑,悄悄買了兩百金幣姜真武勝利,心中開始默默的祈禱奇跡的出現。

    這就是賭徒心理,即便他如何的不看好姜真武勝出,可是在瞬間暴富的誘惑下,還是忍不住去買了姜真武贏。

    藍妮和哈維,以及迪克一起走入了角斗場的看臺,此刻整個角斗場數千個座位都已經坐滿了。

    因為上一場戰斗才剛剛結束,很多觀眾還沒有離開,看到下一場戰斗又即將開始了,索性就坐下來繼續觀看了。

    沃夫已經身穿鎧甲,手持闊劍站在中央了,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高舉著闊劍,對著周圍的觀眾們吶喊:“支持我,我會撕碎對手!”

    姜真武神色平靜,背上依舊背著那相比于對手的闊劍幾乎微不足道的劍匣,手中還拿著從迪克那里得到的,來自諾克薩斯的長劍,一步步來到沃夫身前十米的地方,一動不動,就這么冷冷地看著對方!

    一股股野蠻氣息沖擊著姜真武的神經。

    周圍數以千計的觀眾都在瘋狂的吶喊。

    “殺掉他們!”

    “撕碎他!”

    “沃夫,撕碎那個弱小的小白臉!”

    “沃夫,你是最勇敢的,快殺了他!”

    “哦,小白臉,我看好你,上呀,上……”

    一聲聲吶喊,幾乎全部都是支持沃夫的。

    這里的觀眾八成都是來自部落的戰士,少數是商人和傭兵,所以沒有什么文明,就是瘋狂的野蠻。

    迪克坐在哈維和藍妮身邊,神色之中已經后悔,后悔買了兩百金幣押在姜真武身上,雖然兩百金幣對他來說不是很大的數目,每年來回跑一趟賺取的利潤就以上千金幣計算,可是他想到兩百金幣就這么白白丟掉了,商人本性讓他還是很心疼。

    “哈維,你說,你們首領真的能勝利嗎?他為什么能成為你們的首領,是因為他的父親是上一任首領嗎?”

    迪克忍不住問道,想要給自己一些信心。

    哈維自豪地說道:“你覺得我們真武首領成為首領不是靠實力是嗎?”

    迪克不說話,但是臉色很是肯定,顯然就是這樣想的。

    哈維繼續說道:“那你就錯了,真武首領是我最佩服的強者,他的實力超出你的想象。我們華夏部落的名字,將來必定會響徹弗雷爾卓德,到時候你都需要仰視我們首領!”

    “可是我并沒有聽說過華夏部落!”

    迪克淡淡地否定道。

    哈維哈哈笑道:“那是因為我們部落剛剛成立不久,我們華夏部落是真武首領以一己之力,統一了六大部落,凝聚六大部落而成立的一個部落,我們首領的實力,你根本無法想象,哪怕你來自諾克薩斯也一樣!”

    迪克心中終于出現了一絲震驚。

    以一己之力統一六大部落,成立了一個全新的華夏部落?

    難怪他沒聽過這個部落的名字。

    原來是剛剛統一了六大部落而成立的新部落!

    迪克震驚地看向角斗場中央的那看似弱小的身影,說道:“我在諾克薩斯的角斗場都看過不少次對決,我見過的強者,你們也無法想象。”

    哈維也不說話了,他的確沒辦法想象諾克薩斯那殘酷的角斗場當中的戰斗。

    相比而言,這東陽城的角斗場的確遠遠無法和諾克薩斯的角斗場相比。

    藍妮低聲說道:“戰斗開始了!”

    大家都急忙看向中間的戰斗。

    沃夫享受了一番周圍給自己的歡呼和支持之后,終于一步步走向姜真武,手中的闊劍隨意抗在肩膀上,大聲笑道:“弱小的蠢貨,游戲結束了,你死了之后,藍妮也會是我的!”

    姜真武心中古井無波,周圍的嘈雜仿佛不存在一般,心中流淌而過的只有一個個莊子十九篇當中的文字,體內氣血和道家真氣蠢蠢欲動,精神體之中的精神念力似乎都在顫動,而他背上的劍匣也發出了一聲聲震顫和嗡鳴。

    不過!

    姜真武沒有使用背上的劍匣,而是拿起了手中的血色長劍。

    “殺!”

    沃夫大喝一聲,加快腳步沖了過來,高舉著手中的闊劍,一道道血色冰霜在闊劍上凝聚,整個闊劍上閃爍出一片血光,籠罩著姜真武。

    而姜真武在這一刻竟然微微閉上了眼睛,心中再也沒有其他,只有一柄劍!

    呼……

    沃夫一劍劈下來。

    姜真武身體挪動,腳下邁出一步,剛好躲開這一劍。

    闊劍劈在地面上,直接將石板劈出了一個大坑,沃夫怒吼一聲,再次一劍橫掃過來。

    姜真武再次后退了一步,雙眼還是沒有睜開!

    沃夫見此憤怒地吼道:“蠢貨,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姜真武依舊不為所動,還是閉著眼睛后退一步,再次躲開了這一劍。

    他在心中醞釀著劍意!

    他從莊子十九篇當中領悟出的這門劍法,第一次出劍極其的重要,第一次戰斗之中醞釀出的劍意越強,對他以后修煉這門劍法越有好處,劍法的殺傷力也越加的強大,也就是在打基礎。

    轟轟轟……

    所以,沃夫不斷的追擊,姜真武就在不斷的躲避,沒有還手,也沒有被對方殺死,輕靈的身法展示的淋漓盡致,讓沃夫的闊劍空有強大的威力,卻不能傷害他。

    周圍的看臺上已經發出了一聲聲同樣的怒吼。

    “小子,你只會像猴子一樣跳來跳去嗎?”

    “丑陋的決斗,弱小的小子,你根本不是一個戰士!”

    “他弱小的根本不敢和沃夫對拼一招,因為一招就會要了他的命!”

    “這是我見過的最難看的決斗,也是實力懸殊最大的決斗……”

    …………

    迪克見此也忍不住對哈維嘲諷地說道:“你們的首領當初就是這樣統一六個小部落的嗎?他是讓六個部落所有的戰士都累胯下了,就成了首領嗎?”

    哈維頓時無語,想反駁卻說不出話來,因為姜真武在角斗場中就是這樣的表現。

    藍妮冷冷地說道:“你看著就好了,廢話多!”

    迪克憤怒地看了藍妮一眼,藍妮毫不示弱地和迪克對視,絲毫不顧忌對方諾克薩斯人的身份。

    而這時候!

    哈維驚呼一聲:“首領出手了!”

    因為距離很遠,所以他們都不知道,整個過程,姜真武都不曾睜開眼睛!

    這一刻,再次面對沃夫的一劍,姜真武終于睜開了眼睛,他手中的血色長劍已經忍不住顫抖,其中自然爆發出一片血色光暈。

    一股沖天劍意,從姜真武身上爆發出來。

    看臺上幾個角落之中,幾個人影震驚地站起身來,不可思議地看向角斗場中間那看似弱小的身影。{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