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134章 純色會館,省城何啟

第134章 純色會館,省城何啟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只是參悟了一會兒道經,姜真武就暫時放下了,因為他現在不想去弗雷爾卓德,一旦陷入修煉狀態,就會自動出現在弗雷爾卓德。全本小說網,HTTPS://WwW.taiuu.com

    現在,他還沒有參悟透徹這穿越兩個世界的根本原因,所以還無法完美的控制。

    他在家里修煉神州大地的秘法,就會出現在符文之地,在符文之地修煉瑞茲的魔法師秘法,就會出現在神州大地。

    他不能在所在的世界修煉本來屬于這個世界的秘法。

    當然,那神秘的大地之心秘法除外,這門秘法在兩個世界都可以修煉。

    姜真武初步懷疑,那大地之心秘法,可能不屬于符文之地,也不屬于神州大地,所以才會沒有限制。

    為了留在神州大地的家里,姜真武只能暫時放下道經,開始參悟雷霆秘法。

    陷入修煉之中,一絲絲微弱的電光在他的身體周圍來回穿梭,逐漸地越來越多!

    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

    姜真武的身體周圍已經密布著一層細密的電光,依舊不停的來回不斷的穿梭。

    當他睜開眼睛的剎那,那一道道無數細密的電光瞬間化作兩條雷蛇,直接鉆進了他的兩個眼珠子里,消失不見。

    那雷霆之力被他的精神晶體吸收進去,融入精神當中!

    “真武,起來吃飯了!”

    姚清雪的聲音從廚房里傳來。

    姜真武修煉了一夜,精神飽滿,衣服都沒有換,還是昨天的運動裝,洗了把臉就走了出去。

    姜楠已經坐在沙發上了,滿臉的不樂意。

    姜晉華對姜真武揮揮手,說道:“真武,過來。剛才偉鵬打來電話了,再過半小時就過來接你們,你們兩吃了飯就陪哥哥姐姐在中海玩玩。”

    姜真武頓時明白了姜楠為何不開心了。

    昨天姜偉鵬和姜楚楚那樣的態度,今天早上剛起來就要繼續去陪著,姜楠會開心才怪了。

    如果能拒絕,姜楠絕對早就一口拒絕了。

    這就說明了,姜晉華這個父親的權威還是很重的。

    即便是姜真武,也不好拒絕父親的安排,尤其是出發點還是為了他和姜楠好,雖然他們不接受,可也不好拒絕,以免讓父母傷心。

    “好。”

    姜真武看著姜楠滿臉的不樂意,答應下來:“楠楠如果不想去,她就留在家里吧,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姜楠瞬間滿臉的不開心變成了笑臉,對姜真武第一次露出了一絲撒嬌的笑意。

    可是,姜晉華一口打了回去:“不行,楠楠也必須去,你們年輕人一起玩玩,聯絡聯絡感情。以后你們走上社會生活了,說不得就會有需要兄弟姐妹們幫忙的時候。”

    姜楠撇嘴低聲道:“我才不要他們幫忙!”

    姜晉華瞪了姜楠一眼,姜楠不敢說話了。

    姜真武說的直接:“的確,楠楠說的對,我們不需要他們幫忙。”

    姜晉華堅持己見:“好了,你們還年輕,不懂混社會的復雜。你們老爸我如果有人提一把,早就升職了,混了十幾年還是一個科員,為什么?”

    離開家族這么多年,姜晉華也看明白了一個人混社會的難度,尤其是在機關單位里,想自己一個人靠本事去晉升,幾乎是癡人說夢。

    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兒女以后不要和自己一樣艱難。

    姜真武和姜楠兄妹兩同時對父親姜晉華的話沉默下來,意思就是,寶寶們都不贊同,但是寶寶不說……

    “吃飯,吃飯,吃飯!”

    姚清雪父子三人有點沉默,端出早飯喊道。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了一頓飯。

    姜偉鵬的電話又打來了:“四叔,我和楚楚在門口了,借了朋友一輛車,專門過來接真武和楠楠。”

    姜晉華對姜真武和姜楠兩人再次叮囑了一番,讓兄妹兩出門了,還給姜真武和姜楠一人塞了五千塊錢。

    兩人來到小區門口,看到了路邊停著一輛奔馳敞篷越野車,姜偉鵬身穿休閑裝,帶著墨鏡,對著姜真武和姜楠揮手:“姜真武,姜楠,這邊……”

    姜楚楚也穿著t恤和短裙,墨鏡戴在頭頂上,頭發披散著,很有都市范兒。

    姜真武和姜楠上車坐在后排。

    姜偉鵬一腳油門,來自北歐的大馬力越野車發出野獸一般的咆哮,直接飛馳出去,巨大的推背感襲來,讓三人都是身體緊緊地靠在了座椅上。

    只有姜真武依舊穩穩地坐在那里,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一般,不受這個世界物理規則的約束。他目光看向路邊的景色,一言不發。

    姜偉鵬看了看后視鏡里的姜真武,笑道:“姜真武,姜楠,我們去純色會館如何?”

    姜楠看向姜真武,她不知道純色會館在那里。

    姜真武對姜楠輕輕點頭,無所謂地說道:“隨你們,只要在中海,去哪兒都行。不過,姜偉鵬,記住我昨天對你說的話,別自找麻煩。”

    開車的姜偉鵬瞬間面色就變得極其難看,聲音變得低沉下來:“我知道了。”

    姜楚楚也是神色很不好看。

    他們第一次在京城之外的地方被一個小城市的少年如此不客氣的對待,甚至是被威脅了。

    以往,他們去哪里,不是被那些人恭維著,伺候著,如眾星拱月一般?

    姜偉鵬雙手緊握著方向盤,滿臉陰沉,一言不發地開著車,把一些火氣灑在了油門上,所以汽車迅速地飛馳,還闖過了兩個紅燈,最后來到了一個稍微僻靜之處的莊園。

    這里,就是中海最著名的幾個會所之一,純色!

    諧音,就是春、色!

    在幾年前,這里就叫很直白的春、色會館,但是經歷過最近幾年的整、風嚴、打之后,這里的老板也倒霉入獄了,換了老板,名字換成了現在的純色。

    不過,現在純色會館的生意比以前是一落千丈。

    幾年前,這里可以說是中海最大的幾個銷金窟之一,每日進出的都是中海有頭有臉的人物,那些中海本地的大人物更是長期在這里享有一個專用的房間,以及房間里住著的那位人兒。

    現在,高壓之下,那些有頭有臉的人都不敢再來了,害怕被人盯上了。

    但是,這里依舊在營業,并沒有倒閉關門。

    據說,現在這里的老板是省城的大資本,不在意每個月虧損數十萬,只想維持一個地點的產業。

    姜偉鵬開車進入這里就仿佛回家一般,門口的保安都沒有要求檢查車輛,還對姜偉鵬立正敬禮。

    進入里面,車子剛停下,幾個年輕高挑漂亮的服務員就走了上來。

    “姜少爺您可回來了,您等的客人們都來了。”

    為首的一個身穿旗袍的年輕女子微笑著說道。

    姜偉鵬摘下墨鏡丟給對方,笑道:“來了就來了,讓他們等會兒,這是我堂妹楚楚,后面我小堂妹姜楠,那個野小子是姜真武。”

    說姜真武的時候,姜偉鵬語氣很是蔑視。

    姜真武和姜楠站在一起,沒有說話。

    路上,姜真武就給姜楠說了,一路別說話就可以了,下午回家就完成了老爸的任務。

    至于姜偉鵬和姜楚楚,隨便他們自己玩兒去就可以了。

    你們玩你們的,我不理你們,你們也別理我們!

    下午散伙,各回各家,以后反正也幾乎見不著了,別讓老爸操心生氣就好了。

    旗袍女子笑顏如花,伸手歡迎:“幾位里面請,今天有好幾位省城來的客人,大家可以一起玩玩,認識認識。”

    姜偉鵬問道:“何啟來了沒有?”

    旗袍女子點頭道:“何師傅來了,不過最近何師傅心情很不好,幾位到時候擔待著點。”

    姜偉鵬好奇地問道:“何啟家里出事了?怎么心情不好?他可是李勝利大師的大弟子,在省城都橫著走,誰敢招惹他?”

    聽到李勝利的名字,旗袍女子嬌軀輕輕僵硬了一瞬間,隨后壓低聲音說道:“何師傅家里出白事了。”

    白事,那就是死人了!

    姜偉鵬恍然點點頭:“了解了,放心,我今天是來幫何師傅的,找個人來讓他撒氣,幫我打斷他一雙手。如果還不行,明天我帶他去港島去打拳賽,讓他發泄個夠。”

    旗袍女子搖搖頭,道:“他肯定沒心情去港島游玩,這次他來中海是有要事的,想要求見中海武術協會的會長,但是被那個叫朱勇的副會長拒絕了,不讓他見,他現在很著急!”

    姜偉鵬驚訝地問道:“以何師傅的身份,見中海這小地方的武術協會會長,不是很簡單?一句話的事情吧?他可是李大師的弟子,省武術協會會長是他的師叔!那個叫什么朱勇的副會長,敢拒絕何師傅的要求?”

    旗袍女子神色感慨,搖頭道:“現在不是以前了,物是人非,中海可不簡單,隱藏了大人物。姜公子,我知道你是京城大家族來的,看不上我們這些小地方的人物。不過我還是以朋友的身份勸你一句,在這里低調一點,不要隨意招惹一些人,說不定你就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純色會館雖然現在沒落了,可是在中海還是有很多消息來源的。

    旗袍女子就知道不少最近中海發生的大事情。

    她知道,現在中海變天了!

    一行人走進了大廳,里面大廳里坐著一圈各色人物。

    有年輕的,有中年,有老年。

    姜偉鵬和大部分人都認識,他之前就在湘南省城來過幾次,自然對省城的一些臺面上的人物有過一些接觸。

    “哈哈哈,白奇駿,好久不見了,最近還好吧?”

    姜偉鵬和一個年紀相仿的年輕人擁抱了一下,很熟稔地打招呼。

    白奇駿稍微苦笑了一下,道:“不太好,沒有你姜大公子好!”

    “謙虛了!”

    姜偉鵬拍了拍白奇駿,走向一個中年人,像模像樣地抱拳道:“何師傅,你好!”

    這位就是李勝利的大弟子,何啟。

    何啟現在才三十多歲的年紀,十幾歲拜入李勝利門下的,得到了李勝利的真傳,當年李勝利野心極大,想要真正的開宗立派,自然要真正的教導出幾位高手來傳承才可能。

    所以,何啟是真正的得到了李勝利真傳的大弟子,實力極強,得到三大內家拳的內家傳承,幾年前實力就觸摸化勁巔峰,領悟凝丹境界,天賦比其師傅李勝利還強上一籌,在整個三大內家拳領域,都是頂尖的天賦存在,比郭明強高出一個層次。

    假以時日,何啟會是李勝利門下第一位凝丹境界的內家宗師,那時候李勝利的聲望和地位絕對會再上一層樓,成為真正的開宗立派級別的人物,席卷整個湘南。

    只可惜!

    那些都過去了。

    何啟的神色極其疲憊,沒有一點以前姜偉鵬印象中的意氣風發,語氣低沉且有一絲沙啞地說道:“姜公子客氣了,今日能見到姜公子,也是我的榮幸!”

    姜偉鵬對此又是心中驚異。

    之前,他在省城見過一次何啟,那時候何啟面對自己可沒有如此的低聲下氣,甚至對自己說話還有一絲高高在上的傲氣。

    現在,怎么變成如此了?

    姜偉鵬沒有多想,只以為是對方了解了自己京城姜家的身份,所以變得恭維了起來,微笑道:“何師傅您才是客氣了,我擔不起,擔不起,您是著名的武術名家,還是名師門下,李勝利大師還好吧?”

    瞬間!

    整個大廳里都安靜下來。

    白奇駿和其他幾個省城來的人,以及何啟都盯著姜偉鵬,氣氛詭異。

    姜偉鵬和姜楚楚都心中一突,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自己做錯什么,說錯什么了嗎?

    姜楚楚急忙上前岔開話題,說道:“對了,何師傅,我有個小兄弟有心想學武,您可以幫我指點指點他嗎?”

    姜偉鵬也立刻上前在何啟耳邊低聲說道:“對對對,何師傅,這小子很囂張,讓我和楚楚都很生氣,你看著收拾他一頓,打斷雙手就好了,別太狠,我姜偉鵬欠你一個人情!”

    何啟本想拒絕。

    他來中海的第一要素就是低調,不要惹事,不要不小心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那就真的萬劫不復了。

    可是,他一聽姜偉鵬說欠自己一個人情,就眼睛一亮,心思活絡起來。

    京城姜家少爺的人情,還是很有用的,說不得什么時候需要的時候,姜偉鵬就能幫上自己的忙。

    尤其是,現在何啟壓力極大,一個人背負著李勝利留下的攤子,李勝利一走,四面八方的壓力都來了,非常艱難。

    何啟直接就干脆的答應下來,點頭道:“好,哪個小子這么沒眼力勁敢欺辱姜公子?”

    姜偉鵬看向走進來就坐在門口椅子上的姜真武和姜楠,低聲道:“就那個小子,他會點功夫,仗著拳腳功夫欺負我,還請何師傅幫我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真正的高手是什么樣子的!”

    何啟輕輕點頭,然后收拾心情,端起一副宗師氣度走向姜真武,居高臨下地盯著姜真武,淡淡地說道:“小伙子,你是練武之人?”{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