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132章 卑躬屈膝的彭家,姜偉鵬的優越感

第132章 卑躬屈膝的彭家,姜偉鵬的優越感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抱歉,昨天晚上沒能兩更,這一更記著,以后我會還的。(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今天還是一更,不過還是大章,祝福大家新年快樂,闔家幸福,多謝每一個支持我的童鞋,拜謝……過年不休息…)

    彭連超帶著一群人朝著姜真武彎腰行禮,歡迎貴客,并且一直就這么彎腰站著,誰都沒有起來。

    因為,帶頭的彭連超都沒有動,朝著姜真武和姜楠彎腰,即便是腰身堅持不了多久,身體已經微微顫抖了,可是沒有姜真武說話,他依舊不敢起來。

    他心里時刻記得。

    幾天前,在彭家一向是眼高于頂的郭氏家族郭振清從紅泉山上下來的時候,被驚嚇的臉色蒼白,只告訴了彭家幾句話!

    “那位前輩的身份,你們還沒有資格知道,最好今后就忘掉這件事。我只能告訴你們一件事,韓飛已經死了,但是執法隊還不敢找回來。你們彭家盡快離開中海,一切產業都半賣半送給姜會長,如果能和姜會長打好關系,以后或許還有機會加倍賺回來,見到姜會長,能多恭敬就多恭敬。”

    郭振清那日回去,被驚嚇的幾日沒睡好覺,給彭家交代一番之后就回家族去了,而郭氏在彭氏集團的股份就白送給了姜真武,算是當做對姜真武的補償。

    所以,彭氏上下現在都是人心惶惶,大部分的業務都已經停滯下來,每日就是和榮山集團的人結算業務。

    這種情況下,彭連超如何敢怠慢姜真武這位真正的債主?

    如果說,以前他們還不知道韓飛是誰的話,現在他們都知道了,韓飛是執法隊之中實權不小的存在,在南方幾省內都是無人敢惹的存在。

    而現在,韓飛在被姜真武當眾重傷之后,又被姜真武的師傅當著執法隊京城來的大人物的面擊殺,對方還不敢找麻煩。

    那是他們絕對想象不到的恐怖層次了。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那位京城來的大人物都被真陽道士打的半死。

    啪嗒……啪嗒……

    彭連超額頭上緊張地滴落下來幾滴汗珠,渾身已經在微微顫抖,但是依舊不敢起來。

    姜楠也緊張地揮手道:“你們,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姜晉華和姚清雪也都清醒過來,急忙走了過來。

    “先生,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姜晉華對彭連超問道。

    彭連超依舊對著姜真武彎腰行禮,不敢說話,也不敢起來,即便是姜晉華和姜楠說話,他也不敢說一句,只等著姜真武發話。

    這時候,姜真武才平靜地說道:“起來吧。”

    彭連超呼的松了一口氣,急忙站起來,他身后的十幾個工作人員也都急忙跟著一起站了起來,紛紛都是震驚且好奇地看向姜真武,不知道這個少年是什么來頭,竟然讓彭連超如此恭敬到恐懼的地步。

    這一下,姜晉華和姚清雪都知道了,彭連超沒有認錯人,就是沖著他們的兒子姜真武來的,一下子眼睛都緊緊地盯著姜真武,想看出什么來。

    姜楠也是偏著腦袋看著姜真武的側臉,看到的只是一片古井無波,仿佛對方對他如此恭敬,一切都是理所應當,非常的霸氣。

    貌似,有這樣的哥哥,很不錯!

    姜楠心中不由自地想到。

    而姜偉鵬和姜楚楚兩人就是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兩雙眼睛也是緊緊地看著姜真武,他們只知道姜真武是姜晉華收養的養子,所以一直都沒有當回事,也不承認其是姜家之人,剛才對姜真武說話的興趣都沒有。

    現在,他們知道,自己或許對姜真武了解的太少了。

    這位姜家養子,或許不簡單。

    “姜會長,您帶著家人來吃飯的話,可以提前和我們說一聲,我這就讓酒店關門,今天暫停營業,只為姜會長您服務……”

    彭連超恭敬地說道。

    說著,他直接就轉身對大堂經理說道:“快去通知下去,今天酒店停業,不再接受新的客人,所有人都待命為姜會長服務。”

    經理雖然沒有權利這么做,可是已經得到了彭連超這位大公子的命令,就可以直接執行了,不需要去匯報上級了,當即急忙帶著保安就通知下去,讓保安部進行封門。

    姜真武搖搖頭,道:“不必如此麻煩,我們就是來吃個飯的,而且不是我請客。”

    彭連超額頭處了一層汗珠,急忙說道:“應該的,應該的,不管是誰請客,只要是姜會長您的朋友親人來了,都是一樣,姜會長請。”

    姜晉華來到姜真武身邊,低聲問道:“真武,這是怎么回事?”

    姚清雪也依舊還是滿臉的震驚之色,問道:“真武,你沒事吧?”

    夫妻兩都害怕姜真武做了什么違法的事情。

    姜真武對父母搖搖頭,露出一絲微笑:“沒事的,爸,媽,都沒事,你們放心好了。”

    姜晉華想問問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這南湖酒店的老板憑什么對姜真武這么恭敬的態度,其中必然有巨大的原因。

    可是,他又忍住了沒有多問,知道姜真武從小到大都很有主見,做事也知道分寸,只要不違法亂紀,作奸犯科就可以了。

    姜偉鵬也走過來,上下仔細打量了一下姜真武,還是沒看出什么來,微笑道:“正式認識一下,我叫姜偉鵬!”

    姜真武平靜地說道:“姜真武。”

    說完,姜真武就帶著姜楠走了進去。

    姜晉華和姚清雪也都跟著一起。

    彭連超渾身上下都出了一身汗。

    姜偉鵬和姜楚楚走在最后,姜偉鵬看著彭連超問道:“彭連超,你怕他做什么?”

    彭連超苦笑道:“魏鵬,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當年我去京城待了幾年,也沒怕過幾個人。但是,這位,我必須怕。你們和姜會長認識?早說的話,昨天你們住進來的時候我就關門專門招待你們了。”

    姜楚楚搖頭道:“我們不需要用他的名頭,我們有錢。”

    姜偉鵬也肯定地說道:“不錯,我們不需要用他的名頭混吃混喝。連超,你是說,你們彭家就是得罪了姜真武才被趕出中海的?現在所有的產業也都甩賣給了姜真武?”

    彭連超對此閉口不談:“這些我不能告訴你,如果你們想知道就去問姜會長。”

    彭華成已經給彭氏家族所有人都下了命令的,關于姜真武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能說出去。

    彭連超作為大公子,哪里敢違背命令。

    整個南湖酒店,真的立刻就關門停業了。

    彭連超在前面帶路,沒有去姜偉鵬之前定好的包廂,直接來到了酒店內最好的大包廂內,面對南湖湖面,全景玻璃,古色古香的裝飾,全高檔紅木桌椅,每個人身邊都站著一個服務員,滿足你吃飯的一切需求。

    甚至,如果你有其他方面的需要,只要你提出來,那么她們也會滿足。

    姜真武一家人剛坐下,姜偉鵬和姜楚楚正想問問情況,彭華成又親自過來了。

    “姜會長,沒想到您親自來了。”

    彭華成態度也是恭敬的沒話說,和姜真武說話的時候一直都是半彎著腰的,不敢站直了:“您要來的話,可以早點通知我們,我們早做安排。”

    姜楠和姜晉華,姚清雪三人雖然剛才見了彭連超的態度,可此時這位在中海媒體上經常出現的彭氏集團總裁董事長彭華成,他們可都是知道認識的,那是中海絕對的大人物,見到中海政府一把手二把手都是平等談話的,

    可,這樣一個他們眼中的大人物,現在見到姜真武也是如此的小心翼翼。

    這……

    姜晉華和姚清雪,以及姜楠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總之,他們是有些沒辦法接受姜真武如此巨大的反差。

    這平常都見不著人,天天逃課,大部分時間都在山上跟著老道士練武的問題少年,突然變成了他們需要仰視的大人物,實在是如夢如幻一般。

    姜真武對他們如此繁瑣的態度已經有些不耐煩了,搖頭說道:“彭總,我們就是吃頓飯,你們別搞的這么復雜,現在先把飯菜送上來,這么多服務員我們也用不著,都撤了吧。”

    彭華成急忙答應道:“好,我酒店的大堂所有人都隨時待命,我已經讓他們把我們酒店所有的招牌菜都做好了送過來,這些服務員我讓他們在門口等著,姜會長你們隨時有需要,都可以叫他們!”

    姜真武無所謂地點頭道:“好了,你趕緊走吧,我看著煩。”

    如此不客氣的話,彭華成卻是陪著微笑道:“是是是,姜會長,是我魯莽了,打擾了你們吃飯的興致,我這就走,你們慢慢享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告訴我們。”

    “嗯,走吧!”

    姜真武不耐煩地揮揮手。

    彭華成趕忙彎腰離開了,出了包廂大門,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對跟著出來的幾個個頂個漂亮的服務員說道:“你們都在這里等著,有點眼色,一定要讓他們都滿意,還不能讓他們看著你們厭煩,懂嗎?”

    幾個服務員都點頭答應,一個個都是震驚不已。

    她們連彭華成都沒見過幾次,那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沒想到,彭華成面對那少年,態度簡直低下的有些卑躬屈膝了。

    她們自然更加不敢得罪里面的客人,紛紛都是提上了十二分心思。

    包間內。

    外人都走了。

    姜真武端著高檔陶瓷茶杯,緩緩喝了一杯水,對姜楠和父母說道:“爸媽,楠楠,都喝水呀!”

    停頓了一下,姜真武又對姜偉鵬和姜楚楚隨意說道:“你們也喝茶吧!”

    如主人翁招待客人一般。

    姜偉鵬和姜楚楚都神色不自然地點頭,并沒有喝茶,他們來的時候都自認為比姜晉華一家人高出一個檔次,是帶著視察和施舍的心思來的。

    現在,他們卻發現并不是這么回事。

    他們反倒是被姜真武壓下來了。

    姜晉華和姚清雪都不好多問。

    可是姜楠現在放開了,直接挪動椅子來到姜真武身邊,問道:“真武,他們干嘛那么怕你?你是不是有什么神秘身份?比如世界首富的私生子什么的?”

    姜真武呵呵笑道:“怕我,是因為被我打怕了。”

    姜楠一下子想起來,姜真武那次在跆拳道會館教做人的事情,跆拳道會館的兩大高手都被打的現在不敢露面,跆拳道會館的人氣也是一落千丈。

    她和陳佳也再沒去過。

    “你打他們了?”

    姜楠驚訝地問道。

    姜晉華也急忙說道:“真武,可別做違法亂紀的事情。”

    姜偉鵬也適時地說道:“四叔說的對,暴力是不能解決問題的,違法亂紀的事情,還是不要做的好,不然遲早要倒霉。”

    姜真武輕輕點頭:“爸,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數,都在我掌握之中,我也沒有違法亂紀。”

    姜偉鵬呵呵笑道:“姜真武,你還年輕,做事不要沖動。”

    “哦!”

    對姜偉鵬,姜真武沒什么可說的,直接一個哦字打發。

    京城姜家來的又如何?

    姜真武沒在乎過,對京城姜家也沒有任何概念,即便是知道,也不會因此而忌憚,因為,他只相信自己的實力,他可以失敗,但是不會懼怕。

    這讓姜偉鵬很是尷尬,眼中閃過一絲陰霾,當即說道:“對了,姜真武,你練過武術,很能打?”

    姜楠說道:“我哥從小就練武,學校的籃球隊五個人都打不過他一個,跆拳道會館的高手都被他一拳打敗了,很厲害!”

    欺負學生?欺負跆拳道的棒子?

    也就這樣吧,姜偉鵬雖然沒練過,但是對武林之中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知道一個武者去打跆拳道的人就是欺負人,這沒什么了不起。

    姜偉鵬不屑,看著不說話的姜真武說道:“既然如此,姜真武,明天我有幾個省城的朋友要來找我玩,還有幾個練家子,你過來和和他們交流交流,如何?這可能對你來說是一個機會呢。”

    姜楚楚淡淡地說道:“那可是來自省城李家武館的真正高手,偉鵬,你就別欺負人了!,小孩子打架和真正的高手不能比的。”

    姜偉鵬依舊盯著姜真武,呵呵笑道:“的確,那都是真正的高手,姜真武你不敢去的話,就算了。不過,如果你真的愛好武術,那這對你來說也的確是一個機會,你可以見識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實戰武術,省城李家的李勝利大師,可是一位在京城都享有一些名氣的宗師高手。”

    “我和李家武館的大弟子有些交情,姜真武你如果真的對練武有興趣,我可以引薦你認識認識這位李家武館大弟子,到時候說不定你能拜入他的門下,以后還有機會得到李大師的指點,對你練武有很大的好處。”

    包廂內的氣氛有些沉悶下來。

    姜偉鵬和姜楚楚似乎又找到了一些優越感,居高臨下地看著姜真武。

    姜真武也平靜地看向姜偉鵬,姜楠有一絲緊張地抓著姜真武的胳膊。{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