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19章 誰跪下了?又是誰在叫爺爺?

第19章 誰跪下了?又是誰在叫爺爺?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全場再次安靜下來。\全本小說網\http://www.hjtjvc.tw\

    二十幾雙眼睛都以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姜真武,不知道這個高中生是不是腦子壞掉了,不然怎么搞不清楚狀況?竟然一個人威脅他們二十多個人?

    不會是個傻子吧?

    張陽楞了一下之后就是指著姜真武喝道:“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

    然后,他就一揮手,喊道:“兄弟們,拿起家伙,一起上,別打死就好,有多狠就打多狠!”

    二十幾個小混混都清醒過來,紛紛抄起家伙就沖了上去,一個個都是勝券在握的樣子。

    劉非盯著姜真武,也是搖搖頭,嘴角溢出一絲輕蔑的笑意,道:“小子,不是我不救你,是你自己一心尋死,不過放心,我會保你一命。”

    二十幾個小混混一擁而上。

    姜真武依舊站在那里動也不動一下,就這么看著七八個鐵棍攻擊自己的肩膀以及胸腹。

    張陽和劉非等人都是又楞了一下,不知道姜真武為什么站著不動,也不還手,難道是真的想一心尋死?

    張陽松了口氣,他前面還害怕姜真武拳腳功夫很厲害,害怕二十幾個小混混不一定是其對手,找來了劉非以防萬一。

    現在看來,他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姜真武就是個傻子而已。

    然而!

    下一秒,張陽就瞪大了眼睛,劉非也是渾身巨震。

    只見七八個鐵棍砸在姜真武的胸口,腹部,背上,以及胳膊上,頓時發出了砰砰砰砰的沉悶響聲,那絕對不是攻擊人體應該有的聲音,仿佛在打一個個沙袋一樣,一股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讓幾個小混混都手腕發麻!

    而姜真武卻是依舊站在那里沒有動,就這么看著十幾個人沖上來,看到有幾個混混朝著自己的腦袋砸過來,才抬起胳膊當在了自己面前,胳膊上的鐵砂沙袋擋住了鐵棍,發出一聲聲脆響。

    看到這一幕,張陽心中不敢相信,劉非則是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他是練家子,看出來姜真武練的是一種強大的橫練功夫,身體防御力驚人。

    而且,他看出姜真武身上似乎還有防御裝備,不然,一般人的肌肉皮膚不可能如此堅硬。

    “這就是你們的實力?”

    姜真武輕輕地搖搖頭,看著圍上來的二十幾個混混,展開了反擊。

    只見姜真武身體一震,手臂在身前直接掃過,巨大的力量爆發,將身前三個小混混直接打的飛了出去,口吐鮮血,還將后面的幾個人一起撞倒在地上。

    然后,姜真武就如入無人之境,一步步走過來,一拳,或者是手臂一掃,一個個小混混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紛紛倒在地上。

    “快跑!”

    “這小子不是人!”

    “啊……”

    剩下幾個小混混不敢再上了,急忙開始后退逃跑,倒在地上的都是重傷,動彈不得。

    姜真武沒有去追那幾個喪失膽氣的小混混,一步步走向張陽,張陽已經是面色蒼白,臉上的繃帶都滲透出了血跡,臉上的傷口又裂開了。

    “姜真武,你,你,你不能動我,我哥哥和我爸都不會放過你!”

    張陽看著一步步走過來的姜真武,心中只有恐懼,二十幾個小混混被姜真武幾下子擺平了,這超出了他的想象。

    姜真武依舊走向張陽,語氣很平靜地說道:“你覺得我會怕你說的嗎?你不是已經找到了我妹妹姜楠和我父母的電話,還有我家的地址嗎?你覺得,我怎么放過你?”

    姜真武越是平靜,張陽越是覺得恐懼,急忙揮手道:“姜真武,你誤會了,我那是嚇唬你的,我沒有威脅你的意思。我根本不知道你妹妹和你父母的電話,也不知道你家的地址……劉哥,劉哥,你快攔住他!”

    張陽向劉非求助。

    劉非也一直都是渾身緊繃,氣息凝聚,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姜真武,在尋找姜真武的破綻,開口說道:“小兄弟,這件事就此結束如何?我和他哥哥是好友,你給我一個面子,剛才你也出了氣,就這么算了。以后在中海,我保你!”

    姜真武看向劉非,不屑地說道:“你是誰?我需要你保我?剛才你怎么不保我?既然你要當和事老,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就如他剛才說的,他把對我的要求都做一遍,我就這么算了,如何?”

    “現在跪下道歉,叫爺爺,再去學校跪下道歉,我就既往不咎。”

    張陽聽了姜真武的話就是憤怒地喝到:“姜真武,你別這么過分,你真以為你吃定我了?你現在敢動我一下,我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劉非聽到姜真武這個要求也是有些怒火,覺得過分了,而剛才張陽提出的時候,他并沒有覺得過分。

    姜真武直接就動手了,一把就抓向張陽而去。

    張陽急忙后退,喊道:“劉哥救我!”

    劉非只能出手,雖然他自覺沒有很大的把握,可這時候也必須出手救下張陽。

    然后,劉非沖上前來,一拳打向姜真武的胸口!

    可姜真武對劉非的攻擊視而不見,依舊一把抓住了張陽,同時自己胸口挨了一拳,身形只是稍微搖晃了一下,并沒有任何損傷。

    反而是劉非被這一拳反震之力震動的后退了一步,拳頭麻木不已,頓時驚駭無比地看向姜真武,如此實力,如此年輕,讓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這一拳雖然沒有出全力,可也有七分力了,一般普通人,基本上被打上就是骨折重傷。

    現在,打在姜真武身上竟然沒事兒一樣?

    這樣的橫練功夫,沒有幾十年是不可能練成的吧?

    劉非眼睛瞪的很大。

    姜真武冷哼一聲,一把抓住張陽,直接一巴掌扇在他臉上,讓他跪在自己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張陽,淡淡地說道:“現在是誰跪下?”

    張陽渾身陣痛,雙腿麻木,臉上更是失去了知覺,鮮血不停的流,盯著姜真武,聲音含糊地嘴硬道:“姜真武,你死定了!”

    這時候劉非在后面又是一拳襲來,這一拳是全力出手,而且直接沖向姜真武背心要害。

    姜真武冷哼一聲,轉身就是一拳轟出,純粹的力量,和劉非硬碰硬!

    砰……

    一聲悶響,隨后就是咔嚓一聲骨折。

    劉非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都向后飛了出去,出拳的右手更是詭異的折疊在一起,骨頭都刺穿肌肉露出來一節,看起來極其可怖。

    轟!

    劉非摔在地上,仿佛渾身散架了一般,動一下都困難,盯著姜真武,一字一頓地說道:“你究竟是誰?你師傅是誰?你可知道我師傅是誰?你如此重傷與我,我師傅不會放過你,張家也不會放過你!”

    張陽也大聲喝道:“姜真武,你敢動我和劉哥,在整個中海,沒人能救你,你等死吧!”

    姜真武心中不屑,反手再次一巴掌扇在張陽的臉上,將張陽大牙打的飛了出去,冷冷地說道:“你再說一次?”

    張陽頓時閉嘴不敢說話了!

    姜真武卻是不想如此輕易地放過他,又一巴掌扇下來,將張陽打的臉都腫的不成樣子了,道:“按照你要求的,現在你叫十聲爺爺,我就放過你,不然,我會一直打下去!”

    說完,他就又是一巴掌,將張陽打的腦袋都懵了,一大口鮮血吐了出去,心中恐懼不已,當下急忙大聲哭喊道:“別打了,嗚嗚嗚……別打了,我錯了,爺爺,爺爺,爺爺……”

    張陽直接一連串叫了十聲爺爺,一把鼻涕一把淚,又是一口血的,很是可憐。

    姜真武這才放過他,然后轉身走向一時間躺在那里不能動彈的劉非身邊,仿佛看著一個廢物一般:“這么點實力,就出來學人做大哥,跑江湖,你不丟人嗎?你師傅不丟人嗎?”

    說完,他不再理會這里混亂凄慘的場景,揚長而去,走到門口又丟下一句:“張陽,還有那個廢物,我知道你們不會善罷甘休。但是,你們記住一點,我家人你們不要動。不然,除非我死了,下一次我就不會打一頓就算了,我會見一個,殺一個!”

    經歷過兩次死亡,并且第二次還是被虐殺,姜真武對生死早就看的極其淡薄了,如果不是他心里還有華夏的法律和道德意識的話,可能他剛才就直接下殺手,這里的人一個不留了!

    出了這廢舊工廠,姜真武慢慢地邁步朝著家里走去,有幾天沒回家了,他少有的有一絲想念家的味道。{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