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兩界真武 > 第五章 誣陷,拳頭

第五章 誣陷,拳頭

推薦閱讀: 絕品透視絕品神眼絕品透視神醫絕品神族絕品神醫絕品通靈大小姐絕品王妃遭遇愛金枝玉葉千秋一時沖動七世不祥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新書發布,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記得收藏,多多投票,多謝大家……)

    吃完早飯,姜楠先走一步去學校了,她從不和姜真武一起上學,學校里除了少數幾個人知道兩人是一家的兄妹,其他人都不知道這件事。全本小說網,HTTPS://щww.taiuu.com

    姜真武也一直無所謂,吃了飯就悄悄地將昨天晚上穿的衣服都洗了一遍,父母也都去上班了,才背著書包去學校!

    對于他在學校的學習情況,姜晉華和姚清雪夫妻兩是從來不過問的,任由他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現在退學了,他們也不會干涉。

    姜真武也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待遇。

    背著書包,出了家門,時間已經過了上課時間,姜真武卻是依舊不緊不慢地走向學校,對所謂的作業沒有任何想法,心中所想的一切都是昨天晚上在那陌生的世界所經歷的!

    “在那雪域修煉了一晚上的拳法,我和寒冷對抗,似乎進步很大。現在我能明顯感覺到我的內家氣息更凝實渾厚了一些,渾身上下的皮膚也更加堅韌,似乎錘煉皮膚這一步,已經達到了圓滿境界,可以嘗試修煉下一步了!”

    姜真武本能的搬運呼吸,握了握拳頭,心中微微激動地想著。

    那個神秘世界,他暫時稱呼為雪域!

    雖然他在那里經歷了死亡的大恐懼,但是他已經逐漸適應了,讓他的意志更加的堅定了許多,對生活中的很多事情都看的更加淡然了,心中唯一堅持看重的只有自己的拳頭和實力。

    唯有自己的實力才是一切真理!

    而他在那雪域經歷一晚上修煉拳法的效果卻是超過了他修煉一個月的苦修,絕對是一處修煉寶地,比師傅那山上還要厲害!

    如果可以的話,即便是依舊還要面對死亡,只要還能活著回來,他也會選擇繼續去那雪域修煉!

    “可是,我要怎么去呢?”

    姜真武又是不明所以地自言自語問道。

    暫時,這發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緣由,也不知道如何控制。

    一步步來到學校,學校早就開始上課了,大門已經鎖住了,可是門衛看到是姜真武,都是老老實實地將大門打開,讓姜真武進來了。

    “真武,來晚了!”

    門衛大爺對姜真武打了一聲招呼。

    姜真武輕輕點頭:“嗯,起晚了!”

    說著,他就走了進去。

    另一個門衛來到大爺跟前,低聲道:“頭兒,這姜真武太囂張了吧。”

    大爺無奈地說道:“也說不上囂張吧,這孩子人還是不錯的,沒有主動欺負過一個人,每次都是別人欺負他,他才反擊的,只是下手沒輕沒重的。”

    年輕門衛有一絲后怕地說道:“何止是沒輕沒重,簡直就是兇殘!昨天我親眼看到那張陽被打的有多慘,一條胳膊脫臼了,滿臉都是血,醫院都來了急救車,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我聽說,估計得住一個月以上!”

    “那也是張陽自找的,張陽不該打?你忘了上次是誰給你一巴掌?”

    老大爺反問道。

    年輕門衛頓時有些幸災樂禍地一笑,道:“頭兒,他的確該打。”

    就是他上次攔住了張陽的摩托車,不讓其騎著重機車進校園,結果就被張陽扇了一巴掌,這事兒讓他丟人無比,差點為此辭了工作,是這門衛頭頭老大爺勸他放棄了辭職,畢竟現在沒學歷沒手藝去社會上也不好找一份穩定的工作!

    可老大爺卻是搖搖頭,擔憂地說道:“那張陽的確該打,可是姜真武這次也有麻煩了。張陽家里已經報警了,而且張陽在這幾條街上認識不少混混,那些混混也不會善罷甘休。今天早上就有十幾個成年人站在門口一直盯著,我估計,他們就是沖著姜真武來的!”

    年輕門衛也無奈地說道:“那我們是沒辦法了,希望學校能幫他一把。”

    學校會幫姜真武嗎?

    顯然不會!

    姜真武剛剛到教室門口,就被班主任拉走了,都沒讓他進教室。

    “姜真武,昨天是你把張陽打了吧?”

    班主任馬老師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盯著姜真武就是氣憤地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姜真武依舊背著書包,經歷過生死恐懼之后,他對這些小事都看淡了,無所謂地說道:“我知道,他該打而已!”

    馬老師看到他那平靜的樣子,直接就喝罵道:“該打?該打也輪不到你來打!張陽一條胳膊斷了,還有腦震蕩,胸口也受了傷,醫院鑒定下來,已經夠你承擔刑事責任了,你想十八歲就被判刑嗎?你還想不想上學了?”

    姜真武輕輕皺眉,他沒想到會夠刑事責任。

    他自然是不想去坐牢的,當下說道:“我是被動反擊!”

    “誰能證明?就算你是被動反擊,可你下手也太重了吧?那也是防衛過當!”

    馬老師沉聲說道:“張陽家里已經報警了,一大早派出所就來人守在學校了,讓我們交人,現在還在校長辦公室。你跟我過去,等會見到警察,你自己別亂說話,說實話就可以了,我和校長會想辦法的!”

    作為校方,他們自然不會真的是想保住姜真武,而是為了學校的名聲不想出現一個刑事罪犯而已,可以定性為學生之間的打架斗毆,調節一下,賠償一下醫藥費就算了。

    一旦被定性為刑事犯罪,就比較惡劣了,學校也是要背鍋的,校長和教導主任以及班主任等等一個處分都是少不了的,期末獎金什么的更是不需要想了。

    姜真武沒說話,一路沉默著來到了校長辦公室!

    辦公室內,氣氛比較沉悶,沙發上已經坐著一圈人了,其中有兩個民警,還有一個年輕男子,另外一個中年人就是王校長了!

    “校長,警察同志,我帶姜真武來了!”

    馬老師走進來,客氣地說道。

    姜真武則是大大咧咧地看向對方幾人。

    王校長介紹道:“姜真武,你過來,這兩位是派出所的同志,接到報警過來找你調查你昨天和張陽打架斗毆的情況,這位是張陽的大哥張斌。”

    姜真武輕輕點頭,走了過去。

    兩個警察都是年輕人,和張斌明顯比較親近,都看向張斌,顯然是在等張斌的示意!

    而張斌對兩個警察輕輕點頭,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敲著二郎腿,眼神輕蔑地盯著姜真武,說道:“你就是姜真武?昨天是你故意偷襲毆打我弟弟張陽?你知道這是什么行為嗎?”

    姜真武目光直視著張斌,氣勢絲毫不弱,淡淡地說道:“是他在樓道口偷襲我!”

    “哼,你說他偷襲你,證據呢?證人呢?我弟弟張陽的錢包和手機都丟了,是不是在你那里!”

    張斌冷哼一聲,說完看向馬老師,道:“馬老師,我想現在搜查姜真武的書包和教室課桌,沒問題吧?”

    馬老師一時間不敢說話,目光看向校長,可王校長目光閃爍,也不說話,他又看向兩個警察,兩個年輕民警端著茶杯默默地喝茶,好像沒看到眼前發生的事情一般。

    馬老師瞬間明白了!

    張斌已經擺平了民警和校長!

    馬老師剎那間在心中思考了一下得失之后,也閉嘴不言了,他救不了姜真武。

    張家在這中海是排得上號的富豪,更是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不然張陽也不會幾乎掌控了學校附近幾條街的小混混,是那些小混混故意巴結張家而已。

    辦公室安靜了一下。

    姜真武看老師和校長,以及兩個警察都不說話,任由張斌在那里隨意給自己定罪,就知道今天不能善了了,張斌已經控制了局勢。

    張斌嘴角溢出得意地笑意,眼神冰冷地盯著姜真武,似乎已經吃定了姜真武,學校和派出所的人都已經被他鎮住了,接下來就是他表演的時間,要姜真武死,還是活,都在他一念之間。

    只要以刑事犯罪抓進派出所,他有一百個方法讓姜真武走不出來,必須躺著出來,再進監獄,在監獄里,他還有辦法讓姜真武生不如死。

    不過,姜真武很肯定地說道:“首先,我再次強調一點,是張陽偷襲我,我反擊打傷他的。還有,我剛來學校,還沒進教室就被馬老師帶來了,你在課桌里搜到了什么東西,都和我沒關系,這一點,不只是馬老師能證明,還有教室里的幾十個學生都能證明!”

    張斌眼神一凝,冷厲的光芒再次閃過,知道這的確是一個漏洞。

    老師和校長他都擺平了,可是班里還有幾十個學生,就不是那么好弄的了,畢竟人多嘴雜,這就要靠民警同志們幫忙了!

    張斌淡淡地說道:“我們不需要學生的口供,有校長和我們親眼所見,就足夠了。姜真武,你現在還有什么話說?”

    姜真武看了看校長和馬老師,發現這兩位學校的代表此刻都躲閃著自己的視線,頓時心中沉了下去,沉聲道:“你們要強行制造虛假事實?”

    一個民警開口道:“姜真武同學,話可不能亂說,我們是有事實依據的,有被害者口供和現場目擊人,以及贓物,證據鏈完整,這就是事實,不是我們強行制造。你的確犯罪了,故意搶劫傷人,將受害者打成重傷,醫院的傷情鑒定馬上就會送來,你就等法院的審判吧!”

    呼呼……

    姜真武呼吸急促起來。

    昨天晚上在雪域經歷過一次生死,他以為自己可以看淡世間許多事情了。

    現在他才發現,面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如此黑暗不公之事,他依舊無法平常對待,心中,只有怒火,和一絲絲殺意!

    “你們確定?”

    姜真武一字一頓地說道。

    張斌眼神高傲而不屑地看著姜真武,道:“你是不是很憤怒?可是沒用,姜真武,你打傷我弟弟那一刻起,你就應該想到結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傷了他。我給你選擇,別說我張家故意欺辱你一個無權無勢的高中生!”

    “是我給你建議的選擇,現在去醫院,給我弟弟下跪道歉,按照他的要求,在十三中全校老師學生面前再給他跪下道歉,至于醫藥費什么的,我們都不要,我們只要你道歉的誠意,讓我受害者滿意!”

    馬老師和校長,以及兩個民警聽到張斌這條件,都是紛紛瞪大了眼睛,心中倒吸涼氣!

    這個要求太狠了!

    簡直是將姜真武的尊嚴踩在地上摩擦摩擦。

    說的好聽是有選擇,實際上卻是別無選擇!

    姜真武都是直接雙拳緊握,渾身一震,氣息凝聚,一股在死亡至極凝聚出來的殺氣爆發出來!

    “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姜真武雙眼冰冷地盯著張斌,又是一字一頓地說道!

    張斌看著似乎要吃人的姜真武,呵呵冷笑著,道:“怎么,你還想打人?我聽說過你似乎練過一點武術,可是那又如何?一介武夫而已,我手底下就有幾個練武的打手,我給他們錢,讓他們做什么就做什么,別以為有點拳腳功夫就自以為了不起!!”

    旁邊的民警急忙開口說道:“姜真武同學,你想清楚了,如果你現在敢動手,那性質就很惡劣了!”

    “呵呵,我惡劣?我再惡劣,能比你們惡劣?”

    姜真武冷笑道。

    兩個民警和校長,以及馬老師一下子都面色有些難堪,他們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幾乎可以說是在扼殺一個少年!

    張斌卻是有恃無恐地說道:“那又如何?姜真武,這就是社會現實,我提前讓你知道,這社會就是這樣,你只有這兩個選擇,要么給我弟弟當眾下跪道歉,讓他滿意。要么,你就去蹲監獄吧,你已經過了十八歲,可以判刑了!”

    “我都不選,我選我的拳頭!”

    姜真武大喝一聲,直接一步跨出。

    砰……

    辦公室的整個地板都是瞬間震蕩了一下,張斌面前的茶幾都是發出嗡鳴!

    下一刻,姜真武就沖到了張斌的面前,一拳砸向張斌的面門。{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