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離天大圣 > 103 終戰(七)

103 終戰(七)

推薦閱讀: 獒唐茅山鬼術師星際之佛系女配恐怖郵差陰婚匪女逆襲:夫君慢點撩不滅神皇陰陽詭店墨少的代孕婚妻絕世冥神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妖狐的天賦控金之能,再加上頂尖御氣之法銳金劍訣、極品法器千鈞山,簡直就是絕配。全本小說網,HTTPS://щww.taiuu.com

    籠罩一方天際的金光,鎮壓萬物,其內銳金之氣攢射,更是兇殘。

    此時這位涼國大法師所展示的威能,已是絲毫不亞于涼國國主蘇定法!

    即使是陰羅宗宗主李妙元,在這金光壓制下,也是行動受限,漸漸落于下方。

    金龍咆哮聲不斷,栩栩如生的身軀在金光中翻騰、嘶吼,圍著李妙元所化黑光不停撕咬。

    千鈞山看似不大,重量卻駭人聽聞,往下一壓,宛如天山傾斜,其勢驚人。

    但就是在這等劣勢越發明顯的時刻,李妙元的面色依舊未有絲毫變化。

    甚至,一雙眸子反而越發堪然。

    這也讓處于上風的妖狐心有警惕,始終不敢全力以赴,一鼓作氣拿下對手。

    “轟……”

    遠處,有驚天雷霆轟鳴。

    隨即,一個強悍的氣息瞬間消寂,也讓場中兩人的動作猛然一緩。

    “這不可能!”

    大法師所化的妖狐身軀一顫,一雙金黃的眼眸瘋狂閃爍,無數復雜情緒接連閃現。

    最終,皆化為一片悲涼。

    “蘇國主死了!”

    李妙元嘴角微翹,緩聲道:“那位孫恒,果真不愧為蔣離之后的武道第一人。當今天下,論單打獨斗,怕是無人是其對手!”

    “他是死了……”

    蘇定法的死,似乎是刺激到了金光中的妖狐,只見它身軀微張,渾身的妖氣再無收斂,盡數涌入千鈞山之中。

    金黃的眼眸直視李妙元,低吼聲震動虛空。

    “但,你以為你能活?”

    “賤人,去死!”

    “轟……”

    虛空亂顫,無數金光在場中浮現,如紛亂的金針,在四下里無序飆射。

    極致的速度,讓此地化作一個混亂的漩渦,絞殺著內里的一切生靈!

    “前輩。”

    而在金光之中,李妙元竟依舊不疾不徐。

    她張開陰羅網,略微擋了一下攢射的金光,任由自己的法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破損,繼續道:“你可知我為何會看好仙盟一方嗎?”

    她手捏劍指,讓陰羅法劍虛浮身前,淡然開口:“因為他們有九火龍鼎!”

    “九火龍鼎與我手中的陰羅法劍一般,并非此界產物,也非法器。”

    在她身前,陰羅法劍的劍身漸漸變的深邃,如一道吞噬一切的黑暗,在虛空不停扭曲,再不見法劍本體。

    “而是法寶!”

    “錚……”

    低沉、悠長的劍鳴,在天際回蕩,音波所過之處,萬物之音盡消。

    一道漆黑的劍幕,在金光中展開,帶著股吞噬一切的鋒芒,掃過前方的妖狐。

    實力處于此界頂尖的涼國大法師,面對這漆黑的劍幕,仿若失去了靈智一般,雙目呆滯,不閃不避,任由它輕輕劃過自己的身軀。

    “刺啦……”

    仿若有一聲輕響,兩截生機盡消的妖狐殘尸,就已自半空中跌落下去。

    劍幕一折,余勢不減,循著內里的那股殺意,朝著遠處的金猿斬去。

    很明顯,孫恒的察覺,讓李妙元感覺到威脅,此即卻要趁機把他滅殺當場!

    劍幕襲來,宛如來自九幽深淵的吶喊在耳邊回蕩。

    孫恒身軀一僵,肉身、神魂甚至包括體內的真氣,竟也悄然變的虛弱起來。

    面對來襲的劍幕,他竟也來不及做出反應!

    但他畢竟不是涼國的大法師,剛剛晉升,堪比道基后期的實力,也出乎李妙元的意外。

    尤其是孫恒的肉身,已是被他鍛煉至遠超他人想象的地步。但凡有些許的不適,都會自發的發起反抗。

    此時就是如此!

    劍幕所指,孫恒的表情盡是掙扎、扭曲,肉身也瘋狂抖動,幾欲脫開這股頹廢虛弱之意。

    直至某一刻,他體內數點濃郁生機猛然綻放。

    九星點命術!

    彭!

    身軀一漲,龐大的肉身之力終于在劍幕臨身的那一剎那,恢復自由。

    孫恒的肉身,幾乎就是他的一切。

    肉身恢復,神魂也不再受外物影響。

    “嗡……”

    身軀一顫,三百余道劍氣已經自他體內攢射而出,出現在來襲的劍幕之前。

    真武七劫劍氣!

    而這一次,無堅不摧的劍氣卻似乎失去了作用,在這漆黑劍幕之前,只是斬出些許漣漪,就被那黑暗吞噬,徹底消失不見。

    但有了這剎那之間的阻攔,已經足夠。

    “呼……”

    伴隨著孫恒的呼吸,颶風在他身周徘徊。

    天刀一收,金猿渾身上下那堪稱此界第一的力道,盡數收斂于無。

    收刀,出刀!

    簡簡單單的刀勢,卻在此即帶出了驚天動地之威。

    “嗡……”

    虛空晃動。

    孫恒的身軀在這片劍幕之前,毫不起眼,黝黑的天刀,更是容易被人無視。

    但此即長刀揮出,天際仿若也在此時發生了傾斜。

    一股恐怖的威壓,自那刀尖涌現,推動著虛空,震蕩著大氣,斬至那劍幕之上!

    “轟……”

    恐怖的風吼,震蕩著天地。

    穿天而起的颶風,眨眼之間就已覆蓋了十里之地。

    抖動的空氣,更是瘋狂撕扯著那來襲的劍幕。

    天刀那細小的刀尖,竟彷如定滯了一方天際!

    …………

    “妖女,受死!”

    與此同時,九頭炎火神龍也自大地深處穿出,直沖云頂山山巔。

    孫恒能夠察覺不對,展露出法寶威能的九火龍鼎,自然也能!

    前不久深入地底的十余道基,此即只剩下了四位。

    而且每一人都氣息虛弱,十成之力怕是已經發揮不出一半來。

    太子周玄滿身是傷,身上莽龍袍更是七零八碎,但卻已顧不得修整。

    張靜虛一只手臂消失不見,面色慘白如死尸,也與此即拼命催動法力,御使炎龍朝上狂沖。

    在他們身后還有兩人,同樣情況不怎么好,但此時他們卻只想著把云頂山上那主陣之人滅殺當場!

    魔門的人,竟然以此地廝殺的濃郁血氣為祭,發動他們的陣法!

    她們從一開始,就未曾想過讓仙盟打開仙門!

    她們想的是,連通上界的陰羅宗本宗!

    張虛靜甚至能肯定,那妖丹也肯定是李妙元故意落入天妖蘇生的手中的!

    而且她還有意讓妖丹在京城附近被奪,就是為了讓仙盟的人畏懼天妖之力,促成此戰。

    而此戰廝殺的血氣,卻會成為她們打開上界通道的契機!

    而自妖丹落入天妖的手中,此戰已經無法避免!

    越想,心中越怒,幾人心頭的殺機也就越盛!

    魔門,該死!

    “唰……”

    六道流光,自云頂山之中穿出,攔在炎龍之前。

    其中有魔門修士三位,涼國法師兩人,還有一位朝廷登仙司的道基修士!

    他們六人聯手,共同御使著一張陰羅網,當頭一罩,就已把九火炎龍罩在其中。

    “吼……”

    炎龍咆哮,烈焰狂吐。

    但那陰羅網仿若專門克制火焰,雖瘋狂抖動,卻就是不破,竟是把四人攔在半空。

    “五蘊滅法!”

    “先天一氣大擒拿手!”

    “三昧真火!”

    即使朝廷之中出現了叛徒,而且還是熟人。

    此時仙盟、朝廷的幾人卻也沒有心情多說一句,炎龍之后,各種神通齊齊施展,朝上涌去,直接就朝著攔截之人悍下殺手!

    張靜虛五指張開,五蘊滅法各有一道靈光閃動,竟是內蘊五件極品法器!

    法器分屬五行,彼此相生相克,神通與法器齊施,當空一掃,就已把一位道基修士斬殺當場!

    周玄雙手帶著玄絲手套,此時兩手一錯,就有道道雷霆在他掌中匯聚,片刻間匯成一干雷霆長槍,舉手一擲,已經破開重重攔截,轟向那山巔所在。

    “轟……”

    雷霆繞著云頂山蔓延,一層血紅的光罩,也浮現當場,把云頂山盡數包裹。

    眼見此景,場中眾人面色就是一沉。

    回首看去,大涼的人和仙盟朝廷正彼此糾纏廝殺,早已殺出真火,一時半刻也難有支援。

    “無量天尊!”

    張靜虛身后,一位道裝男子眼眸一垂,陡然輕嘆一聲,做了一個稽首,身軀一晃沒入到九火龍鼎之中。

    “轟……”

    恐怖的烈焰,穿天而起,瞬間焚化了攔在前方的陰羅網,隨即更是把逃離不及的三位道基也卷在其中。

    “走!”

    并未理會另外兩個逃走的道基,張靜虛低喝一聲,已經推著九頭火龍沖至云頂山山巔。

    “吟……”

    龍吟之聲,自天際響起,九道粗大的火柱匯在一起,猛然撞向那血光護罩。

    法寶之威,在此即盡顯。

    引動千里之地、無量血氣的陣法防御,竟只是堅持了幾個剎那,就被轟碎。

    但此時,火龍也氣息一弱,威能驟減。

    “殺!”

    一聲低喝,數種神通、法器,已經自三人之手,朝山巔涌去。

    而在那山巔之上,如今只剩下朱子瑜一人!

    但面對眾人的一應攻勢,朱子瑜的面色竟是絲毫未變。

    “呼啦啦……”

    但見她身后,那早已血紅一片的湖泊陡然翻卷而起。

    血水匯聚,化作一只擎天巨掌,蕩開無邊云氣,朝著朱子瑜面前悍然壓去。

    身處陣法核心,她可以操控的力道堪稱驚人。

    而朱子瑜掌中的玉簪,更是能讓她施展出超出自己本身十倍的控水之能!

    此掌一壓,不論是法術神通,還是各種靈氣,竟是被它齊齊碾滅,更是推著三人退回來時的方向。

    “凝!”

    隨著朱子瑜柔唇輕啟,那血色巨手隨之一握,猛然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冰球,再次滾入那大地深處

    她很清楚,這并不能阻攔對方多久。

    但對朱子瑜來說,只要再堅持少許時間,陣法就已不可逆轉!

    “錚……”

    而在此時,一道鋒銳刀光,已是橫跨天際,爆斬而來。

    朱子瑜轉首,與刀光之后的那雙眸子對視,心頭不禁一沉。

    師尊竟然也沒能攔住他!

    那師尊……

    心頭一嘆,朱子瑜掌中玉簪輕輕一轉,已經帶起一股柔弱水流,朝著那刀光迎去。

    同時緩聲開口:“孫大哥,你若退出此戰,仙盟的應承,子瑜同樣可以答應。”

    “血契!”

    孫恒斬碎水流,刀光突進,悶聲開口。

    朱子瑜張了張嘴,就見下方地底那火龍咆哮之聲已經傳來,而孫恒身上的殺意也是絲毫不減。

    “既如此,那就做過一場吧!”

    眼眸一垂,朱子瑜漠然開口:“大道之爭,子瑜是寧死也不會退的。”

    仙山開啟,對她們來說,就是道途斷絕。

    所以這次陰羅宗雖是行險,卻也必須要走上一走!

    掌中,玉簪輕輕旋轉,無邊寒意,瞬間籠罩四方。

    原本肌膚白嫩的朱子瑜,更是如同覆蓋了一層冰晶,光彩越發奪目。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