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推薦閱讀: 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末日蟑螂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因著天氣暖和,殿前的海棠開了,如丹如霞,似火如荼,花枝斜出橫逸,在微風中輕輕搖曳,映在那素白的窗紗上,花影一剪便如描畫繡本。

    李德全輕輕咳嗽一聲,道:“萬歲爺既然有這樣的旨意,主子明兒就回宮去吧。主子身子才好,回去靜靜養著也好。”

    琳瑯本瞧著窗紗上的海棠花影,緩緩問:“萬歲爺還說了什么?”

    李德全道:“萬歲爺并沒有說旁的。”想了一想,又說:“按理說咱們當奴才的,不應該多嘴,可是那次萬歲爺去瞧主子……”又輕輕咳嗽了一聲,不知該如何措詞。琳瑯略一揚臉,錦秋曲膝行了個禮,便退下去了。

    她微微生了憂色,說:“李諳達,上次皇上去瞧我,我正吃了藥睡著,十分失儀。醒來皇上已經走了,我問過錦秋,她說是萬歲爺不讓叫醒的。不知是不是我夢中無狀,御前失儀。”

    李德全本擔心她失子傷痛之下,說出什么話來與皇帝決裂,以至鬧成如今局面,聽她這樣講,不禁微松了口氣,道:“主子好好想想,奴才的話,也只能說這么多了。”琳瑯道:“諳達一直照顧有加,我心里都明白,可這次的事,我實實摸不著首尾。”

    李德全是何等的人物,只是這中間牽涉甚廣,微一猶豫,琳瑯已經從炕上站起來,望著他緩緩道:“這一路來的事端,諳達都看在眼里,諳達一直都是全心全意替皇上打算,皇上巴巴兒打發諳達過來叫我回去,必有深意。琳瑯本不該問,可是實實的不明白,所以還求諳達指點。”

    李德全聽她娓娓道來,極是誠懇,心中卻也明白,皇帝今日如此惱她,實實卻最是看重她,這日后的事,自己可真估摸不準。便說:“萬歲爺的性子,主子還有什么不明白?奴才是再卑賤不過的人,萬歲爺的心思,奴才萬萬不敢揣摩。”頓了頓道:“自打那天萬歲爺去瞧過主子,一直沒說什么。今兒倒有樁事,不知有沒有干系――萬歲爺突然問起納蘭大人的如意。”

    琳瑯聽到提及容若,心中卻是一跳,心思紛亂,知道皇帝向來不在器皿珠玉上留神,心中默默思忖,只不知是何因由,百思不得其解。待李德全走后,怔怔的出了半晌神,便叫過錦秋來問:“那日端主子打發人送來的紫玉如意,還說了什么?”

    錦秋倒不妨她巴巴兒想起來問這個,答:“端主子只說給主子安枕,并沒說什么。”

    琳瑯想了想,又問:“那日萬歲爺來瞧我,說了些什么?”

    錦秋當日便回過她一遍,今日見她又問,只得又從頭講了一遍:“那日萬歲爺進來,瞧見主子睡著,奴才本想叫醒主子,萬歲爺說不用,奴才就退出去了。過了不大會子,萬歲爺也出來了,并沒說什么。”

    琳瑯問:“皇上來時,如意是放在枕邊嗎?”

    錦秋心中糊涂,說:“是一直擱在主子枕邊。”

    她的心里漸漸生出寒意來,微微打了個寒噤,錦秋見她唇角漸漸浮起笑意,那笑里卻有一縷凄然的悲涼,心中微覺害怕,輕聲問:“主子,您這是怎么啦?”

    琳瑯輕輕搖一搖頭,道:“我沒事,就是這會子倒覺得寒浸浸的,冷起來了。”錦秋忙道:“雖是大太陽的晴天,可是有風從那隔扇邊轉出來,主子才剛大好起來,添件衣裳吧。”取了夾衣來給她穿上,她想了一想,說:“我去正殿請旨。”

    錦秋見她這樣說,只得跟著她出來,一路往南宮正殿去,方走至廡房跟前,正巧遙遙見著一騎煙塵,不由立住了腳,只以為是要緊的奏折。近了才見著是數匹良駿,奔至垂華門外皆勒住了,唯當先的一匹棗紅馬奔得發興,希聿聿一聲長嘶,這才看清馬上乘者,大紅洋縐紗斗篷一翻,掀開那風兜來,竟是位極俊俏的年輕女子。小太監忙上前拉住了馬,齊刷刷的打了個千:“給宜主子請安。”

    那宜嬪下得馬來,一面走,一面解著頸中系著的嵌金云絲雙絳,只說:“都起來吧。”解下了斗篷,隨手便向后一擲,自有宮女一曲膝接住,退了開去。

    琳瑯順著檐下走著,口中問錦秋:“那是不是宜主子?”錦秋笑著答:“可不就是她,除了她,后宮里還有誰會騎馬?萬歲爺曾經說過,唯有宜主子是真正的滿州格格。前些年在西苑,萬歲爺還親自教宜主子騎射呢。”說到這里,才自察失言,偷覷琳瑯臉色,并無異樣,只暗暗失悔。已經來至正殿之前,小太監通傳進去,正在此時,卻聽步聲雜沓,數人簇擁而來,當先一人正是適才見著的宜嬪,原來已經換過衣裳,竟是一身水紅妝緞窄衽箭袖,雖是女子,極是英氣爽朗。見著琳瑯,略一頷首,卻命人:“去回皇上,就說太后打發我來給皇上請安。”

    小太監答應著去了,宜嬪本立在下風處,卻突然聞到一陣幽幽香氣,非蘭非麝,更不是尋常脂粉氣,不禁轉過臉來,只見琳瑯目光凝視著殿前一樹碧桃花,那花開得正盛,艷華濃彩,紅霞燦爛,襯得廊廡之下皆隱隱一片彤色,她那一張臉龐直如白玉一般,并無半分血色,卻是楚楚動人,令身后的桃花亦黯然失色。

    卻是李德全親自迎出來了,向宜嬪打了個千,道:“萬歲爺叫主子進去。”宜嬪答應了一聲,早有人高高挑起那簾子來,宜嬪本已經走到門口,忍不住又回過頭去,只見琳瑯立在原處,人卻是紋絲未動,那目光依舊一瞬不瞬望在那桃花上,其時風過,正吹得落英繽紛,亂紅如雨,數點落花飄落在她衣袂間,更有落在她烏亮如云的發髻之上,微微顫動,終于墜下。

    宜嬪進了殿中,李德全倒沒有跟進去,回過頭來見琳瑯緩緩拂去衣上的花瓣,又一陣風過,那更多的紅瓣紛揚落下,她便垂下手不再拂拭了,任由那花雨落了一身。李德全欲語又止,最后只說:“主子還是回宮去吧。”

    琳瑯點一點頭,走出數步,忽然又止住腳步,取下腰際所佩的玉佩,道:“李諳達,煩你將這個交給皇上。”李德全只得雙手捧了,見是一方如意龍紋漢玉佩,玉色晶瑩,觸手溫潤,玉上以金絲嵌著四行細篆銘文,乃是“情深不壽,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底下結著明黃雙穗,便知是御賜之物,這樣一個燙手山芋拿在手里,真是進退兩難。只得陪笑道:“主子,日子還長著呢,等過幾日萬歲爺大好了,您自個兒見了駕,再交給萬歲爺就是了。”

    琳瑯見他不肯接,微微一笑,說:“也好。”接回那玉拿在手中,對錦秋道:“咱們回去吧。”

    宜嬪進得殿中,殿中本極是敞亮,新換了雪亮剔透的窗紗,透映出檐下碧桃花影,風吹拂動,夾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幽香。她腳上是麂皮小靴,落足本極輕,只見皇帝靠在大迎枕上,手中拿著折子,目光卻越過那折子,直瞧著面前不遠處的炕幾上,她見那炕幾上亦堆著的是數日積下的奏折。逆料皇帝又是在為政事焦心,便輕輕巧巧請了個安,微笑喚了一聲:“皇上。”

    皇帝似是乍然回過神來,欠起身來,臉上恍惚是笑意:“你來了。”稍稍一頓,卻又問她:“你怎么來了?”宜嬪道:“太后打發我來的。”見皇帝臉色安詳,氣色倒漸漸回復尋常樣子,皇帝卻咳嗽起來,她忙上前替他輕輕捶著背。他的手卻是冰冷的,按在她的手背上,她心里不知為何有些擔心起來,又叫了一聲:“皇上。”皇帝倒像是十分疲倦,說:“朕還有幾本折子看,你在這里靜靜陪著朕――叫他們拿香進來換上,這香不好,氣味熏得嗆人。”

    地下大鼎里本焚著上用龍涎香,宜嬪便親自去揀了蘇合香來焚上。此香本是寧人心神之用,見皇帝凝神看著折子,偶爾仍咳嗽兩聲,那風吹過,檐外的桃花本落了一地,風卷起落紅一點,貼在了窗紗之上,旋即便輕輕又落了下去,再不見了。

    宜嬪想起皇帝昔日曾經教過自己的一句詩:“一片花飛減卻春,風飄萬點正愁人。”那時是在西苑,正是桃花開時,她在燦爛如云霞的桃花林中馳馬,皇帝含笑遠遠瞧著,等她微喘吁吁翻身下馬,他便念給她聽這句詩,她只是璨然一笑:“臣妾不懂。”皇帝笑道:“朕知道你不懂,朕亦不期望你懂,懂了就必生煩惱。”

    可是今日她在檐下,瞧著那后宮中議論紛蕓的女子,竟然無端端就想到了這一句。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覺得悶悶不好受,她本坐在小杌子上,仰起臉來,卻見皇帝似是無意間轉過臉去,望著檐下那碧桃花,不過瞬息又低頭瞧著折子,殿中只有那蘇合香縈縈的細煙,四散開去。

    納蘭容若《于中好詠史》

    馬上吟成促渡江,分明閑氣屬閨房。生憎久閉金鋪暗,花冷回心玉一床。

    添哽咽,足凄涼。誰教生得滿身香。只今西海年年月,猶為蕭家照斷腸。{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