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寂寞空庭春欲晚 > 第二十三章 情知此后

第二十三章 情知此后

推薦閱讀: 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南苑地方逼仄,自是比不得宮內。駐蹕關防是首要,好在豐臺大營近在咫尺,隨扈而來的御營親兵駐下,外圍抽調豐臺大營的禁旅八旗,頗爾盆領內大臣,上任不久即遇上這樣差事,未免諸事有些抓忙,納蘭原是經常隨扈,知道中間的關防,從旁幫襯一二,倒也處處安插的妥當。

    這日天氣陰沉,過了午時下起雪珠子,如椒鹽如細粉,零零星星撒落著。頗爾盆親自帶人巡查了關防,回到直房里,一雙鹿皮油靴早沁濕了,套在腳上濕冷透骨。侍候他的戈什哈忙上來替他脫了靴子,又移過炭盆來。道:“大人,直房里沒腳爐,您將就著烤烤。”頗爾盆本覺得那棉布襪子濕透了貼在肉上,伸著腳讓炭火烘著,暖和著漸漸緩過勁來。忽見棉布簾子一挑,有人進來,正是南宮正殿的御前侍衛統領,身上穿著濕淋淋的油衣斗篷,臉上凍得白一塊紅一塊,神色倉惶急促,打了個千兒,只吃力的道:“官大人,出事了。”

    頗爾盆心下一沉,忙問:“怎么了?”那統領望了一眼他身后的戈什哈。頗爾盆道:“不妨事,這是我的心腹。”那統領依舊沉吟,頗爾盆只得揮一揮手,命那戈什哈退下去了,那統領方開口,聲調里隱著一絲慌亂,道:“官大人,皇上不見了。”

    頗爾盆只覺如五雷轟頂,心里悚惶無比,脫口斥道:“胡扯!皇上怎么會不見了?”這南苑行宮里,雖比不得禁中,但仍是里三層外三層,蹕防是滴水不漏,密如鐵桶。而皇帝御駕,等閑身邊太監宮女總有數十人,就算在宮中來去,也有十數人跟著侍候,哪里能有“不見了”這一說?

    只聽那統領道:“皇上要賞雪,出了正殿,往海子邊走了一走,又叫預備馬,李公公原說要傳御前侍衛來侍候,皇上只說不用,又不讓人跟著,騎了馬沿著海子往上去了,快一個時辰了卻不見回來,李公公這會子已經急得要瘋了。”

    頗爾盆又驚又急,道:“那還不派人去找?”那統領道:“南宮的侍衛已經全派出去了,這會子還沒消息,標下覺得不妥,所以趕過來回稟大人。”頗爾盆知他是怕擔當,可這責任著實重大,別說自己,只怕連總責蹕防的御前大臣、領侍衛內大臣也難以擔當。只道:“快快叫鑾儀衛、上虞備用處的人都去找!”自己亦急急忙忙往外走,忽聽那戈什哈追出來直叫喚:“大人!大人!靴子!”這才覺得腳下冰涼,原來是光襪子踏在青磚地上,憂心如焚的接過靴子籠上腳,囑咐那戈什哈:“快去稟報索大人!就說行在有緊要的事,請他速速前來。”

    皇帝近侍的太監執著儀仗皆侯在海子邊上,那北風正緊,風從冰面上吹來,夾著雪霰子刷刷的打在臉上,嗆得人眼里直流淚。一撥一撥的侍衛正派出去,頗爾盆此時方自鎮定下來,安慰神情焦灼的李德全:“李總管,這里是行宮,四面宮墻圍著,外面有前鋒營、護軍營、火器營的駐蹕,里面有隨扈的御前侍衛,外人進不來,咱們總能找著皇上。”話雖這樣說,但心里揣揣不安,似乎更像是在安慰自己。又說:“苑里地方大,四面林子里雖有人巡查,但怎么好叫皇上一個人騎馬走開?”話里到底忍不住有絲埋怨。

    李德全苦笑了一聲,隔了半晌,方才低聲道:“官大人,萬歲爺不是一個人――可也跟一個人差不多。”頗爾盆叫他弄糊涂了,問:“那是有人跟著?”李德全點點頭,只不作聲,頗爾盆越發的糊涂,正想問個明白,忽聽遠處隱隱傳來鸞鈴聲,一騎蹄聲答答,信韁歸來。飄飄灑灑的雪霰子里,只見那匹白馬極是高大神駿,正是皇帝的坐騎。漸漸近了,看得清馬上的人裹著紫貂大氅,風吹翻起明黃綾里子,頗爾盆遠遠見著那御衣方許用的明黃色,先自松了口氣,抹了一把臉上的雪水,這才瞧真切馬上竟是二人共乘。當先的人裹著皇帝的大氅,銀狐風兜掩去了大半張臉,瞧那身形嬌小,竟似是個女子。皇帝只穿了絳色箭袖,腕上翻起明黃的馬蹄袖,極是精神。眾人忙著行禮,皇帝含笑道:“馬跑得發了興,就兜遠了些,是怕你們著慌,打南邊犄角上回來――瞧這陣仗,大約朕又讓你們興師動眾了,都起來吧。”

    早有人上來拉住轡頭,皇帝翻身下馬,回身伸出雙臂,那馬上的女子體態輕盈,幾乎是叫他輕輕一攜,便娉娉婷婷立在了地上。頗爾盆方隨眾謝恩站起來,料必此人是后宮妃嬪,本來理應回避,但這樣迎頭遇上,措手不及,不敢抬頭,忙又打了個千,道:“奴才給主子請安。”那女子卻倉促將身子一側,并不受禮,反倒退了一步。皇帝也并不理會,一抬頭瞧見納蘭遠遠立著,臉色蒼白的像是屋宇上的積雪,竟沒有一絲血色。皇帝便又笑了一笑,示意他近前來,道:“今兒是朕的不是,你們也不必嚇成這樣,這是在行苑里頭,難道朕還能走丟了不成?”

    納蘭道:“臣等護駕不周,請皇上治罪。”皇帝見他穿著侍衛的青色油衣,依著規矩垂手侍立,那聲音竟然在微微發抖,也不知是天氣寒冷,還是適才擔心過慮,這會子松下心來格外后怕?皇帝心中正是歡喜,也未去多想,只笑道:“朕已經知道不該了,你們還不肯輕饒么?”太監已經通報上來:“萬歲爺,索大人遞牌子覲見。”

    皇帝微微皺一皺眉,立刻又展顏一笑:“這回朕可真有得受了。索額圖必又要諫勸,什么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騎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納蘭恍恍惚惚聽在耳中,自幼背得極熟《史記》的句子,此時皇帝說出來,一字一字卻恍若夏日的焦雷,一聲一聲霹靂般在耳邊炸開,卻根本不知道那些字連起來是何意思了,風挾著雪霰子往臉上拍著,只是麻木的刺痛。

    皇帝就在南宮正殿里傳見索額圖,索額圖行了見駕的大禮,果然未說到三句,便道:“皇上萬乘之尊,身系社稷安危。袁盎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騎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皇帝見自己所猜全中,禁不住微微一笑。他心情甚好,著實敷衍了這位重臣幾句,因他正是當值大臣,又詢問了京中消息,京里各衙門早就封了印不辦差,年下散坦,倒也沒有什么要緊事。

    等索額圖跪安退下,皇帝便起身回西暖閣,琳瑯本坐在炕前小杌子上執著珠線打絡子,神色卻有些怔仲不寧,連皇帝進來也沒留意。猛然間見那明黃翻袖斜剌里拂在絡子上,皇帝的聲音很愉悅:“這個是打來作什么的?”卻將她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叫了聲:“萬歲爺。”皇帝握了她的手,問:“手怎么這樣涼?是不是才剛受了風寒?”她輕輕搖了搖頭,低聲道:“琳瑯在后悔――”語氣稍稍凝滯,旋即黯然:“不該叫萬歲爺帶了我去騎馬,惹得大臣們都擔心。”

    皇帝唔了一聲,道:“是朕要帶你去,不怨你。適才索額圖剛剛引過史書,你又來了――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輦,得無近似之乎?王太后云‘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朕再加一句:現有衛氏琳瑯。”她的笑容卻是轉瞬即逝,低聲道:“萬歲爺可要折琳瑯的福,況且成帝如何及得皇上萬一?”

    皇帝不由笑道:“雖是奉承,但著實叫人聽了心里舒坦。我只是奇怪,你到底藏了多少本事,連經史子集你竟都讀過,起先還欺君罔上,叫我以為你不識字。”琳瑯臉上微微一紅,垂下頭去說:“不敢欺瞞萬歲爺,只是女子無才便是德,且太宗皇帝祖訓,宮人不讓識字。”皇帝靜默了片刻,忽然輕輕嘆了口氣:“六宮主位,不識字的也多。有時回來乏透了,想講句笑話兒,她們也未必能懂。”

    琳瑯見他目光溫和,一雙眸子里瞳仁清亮,黑得幾乎能瞧見自己的倒影,直要望到人心里去似的。心里如絆著雙絲網,何止千結萬結,糾葛亂理,竟不敢再與他對視。掉轉臉去,心里怦怦直跳。皇帝握著她的手,卻慢慢的攥得緊了,距得近了,皇帝衣袖間有幽幽的龍誕香氣,叫她微微眩暈,仿佛透不過氣來。距得太近,仰望只見他清峻的臉龐輪廓,眉宇間卻有錯綜復雜,她所不懂,更不愿去思量。

    因依*著,皇帝的聲音似是從胸口深處發出的:“第一次見著你,你站在水里唱歌,那晚的月色那樣好,照著河岸四面的新葦葉子――就像是做夢一樣。我極小的時候,嬤嬤唱悠車歌哄我睡覺,唱著唱著睡著了,所以總覺得那歌是在夢里才聽過。”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唇角微微發顫,他卻將她又攬得更緊些:“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假若你替我生個孩子,每日唱悠車歌哄他睡覺,他一定是世上最有福氣的孩子。”

    琳瑯心中思潮翻滾,聽他低低娓娓道來,那眼淚在眼中滾來滾去,直欲奪眶而出。將臉埋在他胸前衣襟上,那襟上本用金線繡著盤龍紋,模糊的淚光里瞧去,御用的明黃色,猙獰的龍首,玄色的龍睛,都成了朦朧冰冷的淚光。唯聽見他胸口的心跳,怦怦的穩然入耳。一時千言萬語,心中不知是哀是樂,是苦是甜,是惱是恨,是驚是痛。心底最深處卻翻轉出最不可抑的無盡悲辛。柔腸百轉,思緒千迥,恨不得身如齏粉,也勝似如今的煎熬。

    皇帝亦不說話,亦久久不動彈,臉龐貼著她的鬢發。過了許久,方道:“你那日沒有唱完,今日從頭唱一遍吧。”

    她哽咽難語,努力調均了氣息,皇帝身上的龍涎香,夾著紫貂特有微微的皮革膻氣,身后熏籠里焚著的百合香,混淆著叫人漸漸沉溺。自己掌心指甲掐出深深的印子,隱隱作痛,慢慢的松開來,又過了良久,方輕輕開口唱:“悠悠扎,巴布扎,狼來啦,虎來啦,馬虎跳墻過來啦。

    悠悠扎,巴布扎,小阿哥,快睡吧,阿瑪出征伐馬啦,

    大花翎子,二花翎子,掙下功勞是你爺倆的。

    小阿哥,快睡吧,掙下功勞是你爺倆的。

    悠悠扎,巴布扎,小夜嗬,小夜嗬,錫嗬孟春莫得多嗬。

    悠悠扎,巴布扎,小阿哥,睡覺啦。

    悠悠扎,巴布扎,小阿哥,睡覺啦……”

    她聲音清朗柔美,低低回旋殿中,窗外的北風如吼,紛紛揚揚的雪花飛舞,雪卻是下得越來越緊,直如無重數的雪簾幕帷,將天地盡籠其中。{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