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異世邪君 > 第五十章 我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第五十章 我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推薦閱讀: 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末日蟑螂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宋老三身子一震,渾身藍光一閃,終究又沉寂下去,嘶啞著嗓音道:“閣下慧眼如炬,老朽佩服。不過老朽只是風燭殘年,于此地也只是勉強混一口飯吃,了卻殘生罷了。至于酒保或者天玄,早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黑袍人淡淡的道:“若是只把釀酒這一件事做好,倒也是真的不錯。至于別的,還是不要想的好。”

    宋老三身子一頓,并不回身,低聲道:“多謝指點。”

    君莫邪微微一笑,道:“老宋,把你這酒也給我來兩壇;今天,本少爺也破例一次,糟踐糟踐糧食。”宋老三答應一聲,便去了。心中卻是在暗暗吃驚于這怪異少年的大膽,以那黑袍人的修為,只怕轉轉念頭就能讓君莫邪死好幾次,這小子居然還是這么肆無忌憚。

    “你,不喝我的酒?”這下,反而輪到那黑袍人有些詫異。

    “我從不占別人便宜,若是喝了你的酒,豈非欠了你的人情,世間諸般債務,惟有人情債是最難還的。”君莫邪瀟灑一笑:“何況,自己花銀子買來的,喝著不是更舒服。”

    “有道理。”黑袍人說了一句,就不再說話,端起酒碗,一飲而盡。抹了抹嘴,道:“酒,果然釀的不錯,比馬奶酒好喝多的多。只是這牛肉,火候未免有些過了,不過倒也可以入口。”

    這時,君莫邪要的酒也送了上來;君莫邪也不客氣,拍開泥封直接開喝。喝的速度,絕不比黑袍人慢多少。

    兩人雖然同在一桌,卻是誰也不理誰,只顧悶著頭吃喝,各自使勁。

    黑袍人喝的很慢,而且速度始終保持一致,不疾不徐,甚至就連他喝酒的動作,吃牛肉的動作,都是不緊不慢,自然灑脫,渾然天成。

    他雖然坐在這里喝酒,但整個人卻依舊似乎是處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讀力于外界的大天地之外,甚至連身邊的任何人、事都排斥在外。

    喝了七八碗酒之后,黑袍人突然意外地發現了一件事情,這個發現,讓他對面前這個少年的印象突然提升了數十個層次!

    他發現,自己固然是在一個人孤獨的飲酒,但對面的少年的神情動作,卻比自己更加的寂寥。自己是因為寂寞而飲酒,自得其樂;而對面這個少年,喝的卻似乎不是酒,他直接品味的,品得就是寂寞,就是孤獨!

    仿佛在這少年面前的酒碗里,一碗碗裝著的,全是孤獨,全是寂寥。

    自己的層次,也只還是停留在排遣孤獨的境界之中,而這少年,卻已經是直接在享受寂寞!能夠忍受寂寞,就已經是豁達之極,要享受寂寞,又需要什么樣的層次?

    需要什么樣層次且放在一邊,但后者似乎是高過前者的?!

    這個神秘的少年是誰?!

    這兩個同樣孤寂的人雖然在同一張桌子上,亦擁有幾近相同的神韻,但卻在相互排斥。君莫邪固然不能夠融入黑袍人的世界,但黑袍人想要進入君莫邪的氛圍,竟然也是千難萬難!

    良久良久,黑袍人赫然發現,自己在注意著這少年,不自覺的被他吸引,而這少年卻完全沒有注意自己!

    似乎自己根本不在他眼中。

    黑袍人的玄氣修為顯然已經到達了極高明的超然境界,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面前這少年體內的玄氣修為少到了近乎可憐的地步,以他的年紀而論,這樣的修為,只能算是極一般的水準,甚至可說垃圾!只怕自己隨便吹一口氣就能夠把他吹死!

    可是這樣的一個少年,是如何能夠修煉出如此的心境?

    修為易得,只要是較大世家的子弟,只要從小刻苦修煉本族的上乘玄氣心法,再多得高人指點,少走彎路,小小年紀便有相當的修為縱然難得,卻也不足為奇!

    然心境難求,高級武者每一個更深層次的提高,都需要有相對的心境于以契合,這卻非是所謂的高人指點、又或者是閉門苦修可以修得的!

    更何況,他還是如此的年輕,不,這少年便說是年少只怕也是不為過的!

    “少年,你很特別。”黑袍人緩緩的說出了一句話。

    “那你是不是以為,我現在有坐在這里的資格?”君莫邪頭也不抬,繼續裝逼。

    “以你的年紀而論,只得四品玄氣,經脈還受了重創,大異常人;于玄者只可算得是極為普通的程度;不過,就憑你能在我面前喝酒,還能夠保持本心如井不波看來,與你同席,倒也不算是辱及老夫。”

    黑袍人罕見的露出一個笑臉。“而且,似乎你比我還要孤獨,以一個少年人的心姓,如何能有這般孤寂呢,你真個很有趣!”

    “大家彼此彼此,你也很有趣。”君莫邪冷冷地抬頭看著他:“你的特別之處在于,你明知道我在你面前喝酒,只是為了借助你的孤獨,而享受我原本無從尋覓的寂寞;如果你的孤獨是菜,那么我的寂寞就是酒。可惜,本是很好的菜,此刻卻變了滋味,有些餿了。”

    君莫邪站了起來,隨手甩下一錠銀子:“有趣的人也有無趣的時候,你實在不該率先說話的。這世上,好奇的人實在太多了,為何你定要把自己也加進去。”頭也不回,揚長而去。臨走拋下一句話:“你已經認可了我的資格,可我卻是自己站起來的,哈哈……”

    黑袍人一怔,頓時想起了君莫邪之前的一句話:“……至于配不配,夠不夠資格,在你來說固然有你的標準,對我來說,何嘗不是一樣?若是你已然不夠資格與我同飲,我自然會站起來!”

    黑衣人旋即臉色一變。原來現在是這小子反過來說我不夠資格了?!

    想我鷹搏空縱橫一世,自成名之后,再沒有任何人夠膽在我面前放肆;而如今這個少年卻大剌剌的說我不夠資格,甚至就在我的面前,毫無顧忌的嘲諷完立刻走人。

    這種感覺,真是奇怪之極。

    想起自己剛剛說的話,鷹搏空啞然失笑:的確是自己被對方引起了好奇心,然后率先出言詢問。而對方的意境,也正是在回答自己的問話的那一刻,突然崩潰消失。如果非要說是自己破壞了對方喝酒的興致,倒也能說得過去。

    好小子!就算你不知道我是誰而出言不遜,我卻也記住你了!

    鷹搏空向來孤傲,獨來獨往獨瀟灑,他奉行的,永遠是天空的孤鷹,大草原上的獨狼,此前從來沒有人能夠進入他的眼中;一向都是他鄙視別人,我行我素,而不在乎什么,更加的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但他萬萬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會被人鄙視!

    被一個年齡和自己差著一大截,玄氣修為更是差共天地的一個少年鄙視了……而被鄙視之后,自己居然還無話可說!這才是最郁悶的事情。所以這位草原上的宗師很是心中憤憤。

    三曰之后,老子就要來找你小子的麻煩!看你小子還怎么說我不夠資格!鷹搏空重重地嚼了一口牛肉,突然大笑起來。

    自己上一次發自內心的大笑,是在什么時候?!

    君莫邪走在路上,心中滿是得意。

    君大殺手確實不知道,那個黑衣人是那個,而他到底是誰于君大少也沒有什么意義!

    其實自從那鷹搏空進入酒店之后,君莫邪瞬間就發現了此人的不同尋常。待到他一口叫破了宋老三的修為,君莫邪就更加的認定了這個念頭。以君莫邪現在開天造化功的修為,尚且不能直接看透宋老三,這個人居然隨口就說了出來,那么這個黑袍人最低也是神玄的層次。

    再者,從他的身上,君莫邪感受到了自己往昔非常熟悉的孤寂感覺;兩人對眼之時,君莫邪更發現了,此人眼中的平靜與孤傲。

    所以君莫邪斷定,這個人是被散發出的玄丹的消息引來的一位絕世強者,但這位強者的目的,卻不一定便是玄丹!

    因為君莫邪從他的眼中,完全看不到攫取的**。而一般這樣的人若是有什么目的,通常都會有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勢,君莫邪本身就是這種人,所以他斷定,這個人對玄丹并沒有多少興趣。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這樣的存在卻是必定知道九級巔峰玄丹地使用方法的!

    所以他到底是誰反而是其次,甚至不知道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君大少卻已經將獲得使用九級巔峰玄丹使用方法的目標鎖定到了他的身上!

    所以君莫邪便想方設法的引起他的注意力,但引起他的注意力還是不夠。所以君莫邪從自己坐在他對面的那一刻,就開始了精心設計。從被排斥,到引起注意,然后讓他欣賞,然后讓他好奇,主動說話,最后更鄙視之……奇人必有奇行。所以才要反其道而行之。你不是很傲?老子比你更傲!你不是很享受自己的孤獨?那你能比我孤獨?整個世界就只有老子一個人是地球穿越來的!

    君莫邪突然覺得自己現在的行為很像是前世那些搞仙人跳的女子……先是勾引,然后扭忸怩捏、欲拒還迎,再然后箭在弦上的一瞬大喊救命,再然后有人破門而入抓殲+勒索……咳咳,吐一個先……就目前來看,君莫邪的設計非常的成功。最少直到現在,鷹搏空也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設計了……所以,君莫邪在跨出宋老三的酒店的那一刻,就已經在興致勃勃的策劃著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未完待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