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殤璃 > 第48章 愿望

第48章 愿望

推薦閱讀: 我有億萬神話基因屠魔工業貞觀女相快穿NPC之男神總被我攻略重生醫妻超大牌我有系統不可能這么菜夫人說的都對他們都有金手指香港1968史上最難攻略的女BOSS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一縷縷慵懶的熏香白煙從暖爐里妖嬈升起,美璃含笑聽老祖宗和其他福晉閑話家常。初春午后暖暖的內室,讓人的心情也是悠閑而安靜的。

    福晉們說了會兒話就相繼告退了,美璃沒有走。老祖宗以為她今天的沉默是因為允恪的事,外人不在,她柔聲安慰。

    美璃突然起身跪下,倒把孝莊嚇了一跳,“老祖宗,以后……請您一定多照顧我的孩子。”

    孝莊連連點頭,叫玉安拉她起身,“美璃,不用那么難過,允恪的人生還長,總有機會給他的。”

    美璃微微一笑,是的,她就是他的機會。

    謝過老祖宗多年的照顧和厚待,因為前面說起允恪倒也不顯得怎么突兀,孝莊有些傷感,因為她明白,安慰僅止于安慰,允恪人生雖長,真的有機會給他嗎?

    告辭出來,天色已經微黑,從小在慈寧宮里打混,她對這所宮殿的秘密了如指掌。繞過正樓,院子角落有幾間不起眼的廂房,看上去像是倉庫,卻有個年紀不大的宮女在看守。

    她壞壞一笑,又有了年少頑皮的感覺,正了下臉色,她走過去告訴那個因為新來所以有點兒呆呆的姑娘,玉安姑姑在找她,托她順便傳個話。

    小宮女輕易上當,快步奔前殿而去。

    美璃掩著嘴巴笑了笑,推門進入最靠院墻的那一間。充滿慈悲仁愛的慈寧宮,仍舊有一間專門收藏毒藥的倉房,或許這才是權力最本原的面貌。

    小時候她好奇地來查探過,對這些毒藥又敬又畏,這么多年過去,架子上的一些藥不見了,一些她沒見過的補充進來。她輕車熟路地拿起最里層柜子里的精巧小瓶,這毒據說會死得不那么痛苦,死相也不會那么恐怖,是非常珍貴的毒藥。

    她活著已經太苦太痛,死……就輕松些吧。

    晚飯是和允恪一起吃的,有允恪愛吃的酥炸鯽魚,她耐心地為他挑著刺,允恪嘰嘰呱呱地和她說起今天和泰劭一起玩的游戲。

    美璃笑著傾聽,允恪長大了,有了朋友,她欣慰又高興。

    “允恪,額娘前兩天做了一身新衣服,穿給你看看好不好?”

    允恪連連點頭,“額娘是天下最美的,穿什么都好看。”

    美璃呵呵笑出聲來,點了點他的小鼻子,“等將來你有了心愛的姑娘,就不會覺得額娘是最美的了。”

    允恪雙手托腮坐在八仙桌邊看她打扮,她穿上新做的寶藍色百蝶穿花褂子,讓月眉梳好頭戴上她最喜歡的那套頭飾。

    “額娘,你真太漂亮了。”允恪瞪大眼贊嘆著說,小大人的口氣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逗笑了。

    美璃向他招了招手,“過來。”他撒嬌地偎入她的懷抱。

    “允恪,你是個大孩子了,以后……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害怕,不要難過,我的允恪是個了不起的人,什么困難都能克服。”

    允恪聽得半懂不懂,只是笑著點頭。

    “孩子,記住額娘的話,永遠不要對失去的念念不忘,要珍惜你現在擁有的,記住了嗎,孩子?”

    允恪皺了皺眉,顯然在暗暗背誦額娘告訴他的話,雖然他并不明白意思,但額娘要他記住,他就記住。

    “去吧。”她招呼月眉月墨,“好好照顧允恪,要像對自己孩子一樣。”

    月墨月眉也覺得她這句話有些奇怪,但看她心情不錯的樣子也沒多做猜疑,拉著允恪出去了。

    房間里只剩她一個人,她轉回身看鏡子中的自己,就要離去,她還是覺得看見的這個婦人陌生。

    燈火明亮,橙黃的光十分溫暖。

    她站起身環視這間屋子,突然也感覺陌生。

    目光停留在書案的筆墨上,她笑了笑,就算永別,似乎她還是不知道該對他說什么。好好照顧允恪?她已經對他說了太多太多遍。她為允恪而死,他還不能好好完成她最后的心愿,那她……就白愛他了。

    她平躺在床上,都說人走的時候希望自己的親人都在身邊,她卻是個例外。

    她不想讓允恪看見她的死亡,也不想讓靖軒看見。

    雖然她留給他們的還是這樣一個遺憾的結局。

    珍惜,她對允恪說的,也是她想對靖軒說的。

    她真心希望他能在她離去后好好生活,好好珍惜目前他所擁有的。素瑩是個好妻子,是個好女人,只要她不來危害允恪,她希望靖軒和她白頭偕老。并非假作善心的許愿,她,舒穆祿美璃,其實一直想給慶親王一個幸福的人生,只是……沒做到。

    星夜兼程地回到京城,開始是因為接到皇上的急召,走了一半才得知美璃的死訊。

    他嗤笑,他不信!

    他不是告訴她讓她等一等嗎!他不是承諾實現她的愿望嗎?她……答應了呀!

    因為他派快馬傳命不許收斂下葬,趕回王府屬于她和他的房間時,一切還保持著她離開時的原樣。

    為了保存尸體,屋里沒有點任何暖爐炭盆,房間的門大開著,凜冽的風一陣一陣地掠進來,所有的簾幔都在瘋狂地擺動,卻毫無生氣。

    她就含笑躺在和他有過那么多愛欲纏綿的床榻上,沒有一絲離別的悲哀。

    他走過去,想拉起她的手握住,這才發現她冰冷而僵硬,他能感受到她的寒冷,她卻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溫暖。

    他看著她,就連死,她都沒有留給他只字片語!

    因為被追封為王妃,美璃的葬禮隆重而繁復,直到春末才正式完畢。

    被改立為世子的允恪沒有哭,父子倆在美璃死后都沒對彼此說過一句話。

    美璃葬在屬于靖軒的陵墓的左側,從他成年就開始修建的陵墓收葬了她以后并未封死,靖軒望著被春天嫩綠植物披覆的山丘……總有一日他也會來。

    素瑩的臉色一直青蒼,皇上并未對她阿瑪食言,她的確還是“獨享”著王妃的尊榮。只是,在那個女人走后,她失去了除了所謂尊榮外的所有,包括那個男人。

    “素瑩……”他望著山陵淡淡而笑,平靜地呼喚她的名字,“活的時候,慶王妃的榮耀我都給你,死了,就讓美璃獨占我一次好么?”

    她瞪大眼倉惶后退了兩步。

    他就在她驚恐地注視下一指遠處的山丘,“在那里,我為你單獨修一座陵墓。”

    安寧殿的蒲公英又開滿荒涼的院子,毛絮卻被刮散得彌漫了整片狹小的天空。

    “挖!”靖軒冷漠地站在殿門口,“挖地三尺也要給我挖出來!”

    今生,他沒實現過她一個愿望,他怕,以后再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會生他的氣。她說過,她沒實現的愿望都埋在地下,怎么他也要完成一個。

    “王爺,這里有!”

    “王爺,這里也有!”

    他疾步走過去看,樹下被挖開的淺坑里有三塊石頭,她有些幼稚的筆體寫著:“靖軒”“來看”“美璃”。

    他咬緊牙,嘴唇哆嗦,這個……他還是無法完成,如果可以,如果歲月可以倒流,他愿意來看她一千遍一萬遍。

    屋檐下的淺坑里還是三塊石頭,他深吸了口氣才敢去看,千萬,千萬……讓他能夠實現。

    “靖軒”“接走”“美璃”。

    他把石頭死攥在手中仰天無聲悲泣,怎么辦,美璃,怎么辦?又是一個他無法做到的愿望!就是因為他沒有實現這些愿望,所以,她把他獨自留下!

    康熙三十年,清朝對準噶爾第二次戰爭開始。

    “王爺,窮寇莫追!”副將禾乞達拉馬攔在靖軒馬前。

    天色陰沉,狂風卷著稀疏的雪花,冷得讓人渾身發僵。敗退的準噶爾殘部一路狼狽鉆入攔在前面的連綿雪山。

    “追!”靖軒原本俊美的臉染滿戰斗中濺上的血漬,因為寒冷,膚色是死白的淡青,那雙冷寂的眼睛顯得更加冥黑。“務必趕盡殺絕!”

    馬蹄在陡峭的雪山坡上直打滑,人也只好下馬步行,靖軒帶的兵士不多,百十來人士氣卻還高漲,徒步把敵軍逼入死地,靖軒命令放箭。

    敵軍頭領見萬無勝算,干脆招呼敗軍用尸體為盾反撲近戰,靖軒甩開護衛,拼殺在前。

    敵軍頭領原本就豁出命去殺得紅了眼,見靖軒身陷前陣,欺身殺來死盯不放。

    在靖軒的刀砍下他頭顱的瞬間,他的彎刀也劃開靖軒的鎧甲,深透肺腑。

    “王爺!”護衛慘叫著接住靖軒倒下的身軀。

    雪花落在他蒼白的俊顏上并沒融化,他仰望著烏黑的厚重云層,他深信,烏云之后必定有他向往已久的天堂。

    “禾乞達。”血流得很快,他說話都有些喘,“把我懷中的錦袋拿出來。”

    禾乞達為難,王爺傷在胸口,取袋必定痛徹心肺加速死亡。

    “快!”靖軒發急。

    禾乞達顫抖著雙手從他破裂的鎧甲里拿出還帶著他體溫的小袋子,他悶哼了一聲,卻笑了,“打開!”

    雪地上攤放著三塊石頭,石頭上的字已經不甚清晰。靖軒滿是鮮血的手挨個撫摸,拿到眼前細看,極為鄭重地重新排放好順序。

    禾乞達哭著看,那三塊石頭是:“美璃”“接走”“靖軒”。

    “取雪,給我擦臉。”

    靖軒的呼吸已經微弱了,但他依舊笑著,拋下功名利祿他似乎并不遺憾。禾乞達趕緊用手把雪捂化,慌亂地為他擦去臉上凝固的可怕血痕。

    他輕輕笑出聲,喃喃自語:“一定要擦干凈,不然,嚇著她,她就更不會原諒我了……”

    不知道是因為閉上眼,還是死亡迫近,他陷入純粹的黑暗,他有些惶急,他不怕死,卻怕她不來接他,“美璃!美璃!”他大聲呼喊。

    突然周圍好亮,他不得不瞇起眼,光暈中,笑容如明月春水的她向他伸出手:“靖軒哥哥……”

    “美璃!”他趕緊伸手抓住,這次,他再也不要松開。

    (全文完){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