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殤璃 > 第44章 流年

第44章 流年

推薦閱讀: 天宇異界錄畫滿田園三國之刺客帝國三國之統帥天下致命游戲等您來戰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嬌妻我家總裁他有病仵作驚華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遠遠的就聽見院子里的笑聲,她的笑聲——靖軒停住腳步,凝神細聽,眼睛無意識地落在滿是積雪的樹籬上。

    “額娘,額娘……”允恪的笑聲也是歡悅的,口齒已經非常清晰但仍帶著四歲孩子特有的奶氣。

    他緩慢地抬起手,抓了些樹籬上的雪,很冷,他握緊,雪化為寒水從他的指縫拳間流下。

    四年……

    滿耳是她和孩子嬉鬧的笑聲,他聽著,嘴角也不由地浮起淡淡的微笑。這匆忙的,毫無痕跡的四年,他幸福嗎?她幸福嗎?

    他走到院門口,丫鬟們都笑著看美璃帶著允恪在滾雪球堆雪人,美璃時不時團一個小小的雪球哈哈大笑著往允恪肥肥的小屁股上打。允恪也不服氣,團了雪球向媽媽亂丟,惹得美璃左右躲閃。

    “阿瑪!”允恪瞥見門口的他,燦開笑容踩著雪向他跑來,四歲半的他,格外依賴父親,只要一見到阿瑪就纏著不放。

    靖軒習慣地抱起他,為他拍去身上的雪痕,眼睛卻眷戀地回味著美璃臉上已經散去的俏皮笑容。

    “王爺,您回來了?”她向他微笑,笑容柔和文靜,卻好像一副專為他準備的賢妻的表象。

    “嗯。”他點了點頭,抱著允恪,伸手拉著她因為玩雪而冰涼的手一同進屋。

    她順從地被他拉著,眼睛卻看向已經嫁人的月墨,吩咐她把院中的雪掃了去。

    每每是這樣無心的瞬間,最深地刺傷他的內心。

    失望,臨近無奈的失望。

    她是個好妻子,對他噓寒問暖,小心服侍,對素瑩也恭敬有禮,對允玨疼愛有加。這四年,她從不讓他操心,可是他知道,四年,四十年……他再也走不回她的心里,她的心,全都撲向她的兒子。

    她終于是他的妻子,她的心已經順服了,但……卻不再是他想得到的美璃。

    她已經為他充了個手爐,溫柔小心地放在他的手里,她向他微笑:“餓了么?今天有你愛吃的點心。”

    他點頭而笑,原來他也不是幸運的人,上天給了他一些,必然也要奪走一些。他,也認了。

    飯后,怕允恪纏得他發煩,美璃帶著他玩七巧板,靖軒坐在書案后的暖椅里,手中拿著白天沒有忙完的文書,默默看一母一子坐在炕上游戲的神情。

    她已經二十二歲,與允恪玩游戲時的生動表情,讓他那么熟悉,那么留戀。雖然這發自真心的笑容并不是為他展露,只要還能看見,他已經滿足。

    每當這種時候,他就會有些不甘心地感激允恪,是允恪死死拉住他深愛的那個女人,沒讓她徹底地消失在這世上。

    看了一會兒,他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備水。”

    丫鬟應聲而去,美璃也心知肚明地親了親允恪的小臉,親自把他送到門外,眼巴巴地看著他被乳母領回房間。但她回來的時候,臉上依舊帶著溫和的微笑。

    他看著她的笑容,心里會瞬間空落落的,然后,習慣。

    溫熱的水滿滿地漫到他的脖項,他覺得呼吸有些壓力,心口悶悶的。嘩啦,嘩啦……輕微的水聲,是身后的她在為他擦背。

    “美璃。”他又忍不住叫了她一聲,其實他并不知道自己要說什么,漸漸的,他越來越不知道要和她說什么了。風平浪靜的過了四年的歲月,他們彼此熟悉,心底的陌生感卻無聲無息地在積累。

    “嗯?”她的手那么溫柔,是的,她和他已經太熟悉了,同浴,同眠……天經地義。

    他搖了搖頭,表示沒事。

    “素瑩快生了吧?”她擦著他光潔結實的脊背,口氣云淡風輕得讓他簡直無奈。

    “嗯!”他不怎么耐煩地哼了一聲。

    夫妻,他真是太深刻的了解了這個詞的意思,他和素瑩是夫妻,和美璃也是。戀人需要愛情,夫妻……不需要!

    “你想要個女兒吧?”她問,其實她很想要個女兒,非常想,但她不忍心再生個孩子來分享允恪的母愛。她愛允恪已經入了癡。而且,她也不想再生一個注定身份尷尬的孩子了,她負擔不起那么多歉疚。

    “隨便。”他站起身,她也連忙從水里站起來,擰干毛巾為他擦拭。他跨出浴桶,上炕蓋被躺下。每次聽她這樣坦然地說起素瑩,允玨,包括素瑩即將要生的孩子,他都忍不住煩躁。

    她擦干了自己,穿上內衣卻沒立刻上炕,桌上放著一碗已經溫熱的湯藥,她認真地喝下。

    他看著她,這藥她已經喝了四年,并不避諱他,他也沒阻止。雖然每次想到她不愿意生一個他的孩子,他會一陣懊恨心痛,他冷酷地笑了笑,他不缺孩子,他也不要她再生一個分走她的心,允恪已經得到的太多,再生一個……留給他的,就更少了。

    他沒有吹熄床頭的燈,她情動時的表情,沉迷欲望的迷蒙眼神,他都愛得上了癮,是他讓她這般歡愉,他可以這般的滿足她,取悅她,互相得到的時刻,他的心是踏實的,是熾熱的。

    她已經不再被夢魘困擾,睡在他的臂彎里時常露出甜美的笑,無法入眠的他明明知道,她……夢見的并不是他。

    誰在乎?流年變成什么樣,流年里的他們變成什么樣,誰在乎?

    懷中是溫熱柔軟的她,他閉上眼,只這刻的安心和滿足,就夠他過一輩子的!

    門被輕輕地敲響,允恪小小聲的,故作可憐地喊:“阿瑪,額娘。”

    他懷中的她驚醒地一顫,允恪的一切都讓她無比敏感。他暗暗嘆氣,把枕畔的內衣拿過穿好,美璃也醒了過來,一邊答應著允恪的呼喚,一邊慌張穿衣。

    收拾整齊,靖軒才下炕開了門,允恪一下子跳進來抱住他的腿,“阿瑪,我害怕,我要和你們一起睡。”

    美璃垂下眼,看著房間角落沒被照亮的一處黑暗,沒說話。

    靖軒皺眉,抱起腿上的小娃娃,“穿這么少就來了?你奶娘呢?”

    雖然她沒說,他又如何不知道她的意思。

    “奶娘睡著了,她不如額娘香。”允恪往他的懷里鉆了鉆,狡黠地眨了眨眼,明顯是討好的謊言,“也沒阿瑪香的。”

    靖軒抱他進被窩,死摟著他,頗有報復他說謊的嫌疑,“我香是吧?睡我這邊。”

    “嗯……嗯……”允恪撇著嘴,“其實額娘更香一點兒。”

    “要么和我睡,要么回去和你奶娘睡!”他強橫地壓著想爬走的允恪。

    美璃忍不住笑了笑。

    “好吧。”允恪失敗地甕聲答應,被壞心的阿瑪制在懷中,扭了一會兒終于睡著。

    美璃為父子倆拉好被子,緊貼著靖軒的背躺下……是的,就靠這份溫暖,她也可以過一生。{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