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殤璃 > 第26章 名分

第26章 名分

推薦閱讀: 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排成一長隊的太監把一箱箱的結婚用品抬進美璃小小的院落,虹鈴忙得滿頭大汗,能用得上的地方都堆滿了,太監還在源源不斷地抬進來。很多小宮女擠在院門口看熱鬧,一改往日的嘲諷表情,都羨慕地贊嘆著,故意放大私語的聲音,討好似的讓美璃的下人們聽清,“慶王爺對格格可真好啊!”

    美璃倚著高高的枕頭半躺在榻上,默默無語地翻動手上的書頁,對門外的一切都置若罔聞。永赫送她的雜談和笑話書現在已積攢了厚厚一摞,陪伴了無數個她不敢入睡的夜晚。

    “格格,承毅貝勒來了。”虹鈴用手絹擦著汗跑進來,一臉驚疑,一萬個沒想到承毅貝勒會來看自家格格,他就連給老祖宗請安,也只在春節拜年的時候才會來一次。

    美璃也有些意外,坐直的身子,愣了一會兒才起身迎接,承毅已經從外面緩步走進來了。

    彼此無言地互看了一眼,承毅輕皺了下眉頭,眼睛淡淡地向呆杵在那兒的虹鈴掃了一眼,虹鈴背脊一涼,立刻心領神會地福身退下。承毅貝勒和慶王爺一樣,越是面無表情越是讓人害怕。退出門口的時候,虹鈴還自動自發地掩上門,總覺得承毅貝勒肯來見格格,一定會有很重要的事。

    “承毅哥,坐。”美璃親自為他斟了杯茶,他一定是快馬加鞭從圍場趕回來的,顏色素淡的長袍上浮了薄薄的灰塵。

    承毅在椅子里坐下,卻沒喝茶,他沒有多說什么,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小的錦包遞給美璃,“拿去。”

    美璃出于禮貌地接過,不想讓他失望才假裝好奇地打開,錦帕包的是塊發黃的羊皮,上面畫著密密麻麻的圖形,有人物也有八卦,紛繁雜亂,好像是江湖騙子故作神秘的符咒。她無心探究,只是好奇承毅為什么會送她這么塊東西。

    “這是‘八部八陣’圖。”承毅簡短地解說著,“皇上派我找了很久,關系前明巨大寶藏。我兩年前找到后……一直留在身邊,就是怕皇上降罪下來,我等不到去準噶爾的那天。”他清冷一笑。

    美璃拿著羊皮的手劇烈一抖,差點拿不住,她聽懂他話里的意思,這“八部八陣”圖對皇上甚至大清非常重要,重要到承毅可以用它保命。

    “皇上明天回鑾,你拿這個給他,縱然不能做王妃,也足以成為平妻。”

    “承毅哥……”美璃忍住眼淚,她的心里似苦又甜,這世間還有人肯為她這樣著想,這恩惠她銘感肺腑,卻不能領受。輕輕捧過他的手,把羊皮送還在他手里,“我不能要,你留下吧。”

    這是他用以保命的寶物,她不能收下。

    “拿去吧。”承毅悠長一笑,又把羊皮塞回她的手里。“如今……我已經不需要了。他……不會殺我了。”

    她還想拒絕,被他沉沉地看了一眼,承毅搖了搖頭打斷她的話,“我就要先行領兵到邊界駐扎候命,想來……身為兄長也沒為你做過什么。你拿去給皇上,他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恢復你和碩格格的封號,雖然你不是大福晉,但品階卻比她高,以后至少不會受辱于她。”

    知道她心灰意冷,承毅難得多說了一些,也許此刻她已無心盤算未來,但……日子總還是會繼續,他苦笑,這不曾為任何人任何事停止流逝的日子,簡直殘忍。

    命運對她一再責難,他能幫她的也只有這么多。

    “美璃,就算是為了我一片苦心,你也要按我說的做。”他嘆了口氣,美璃的未來……其實靠這份寶藏圖于事無補,他能做的……真的只有這么多。

    美璃沉默許久,終于點了點頭。

    夜晚,躺在被里緊握著羊皮寶圖,她竟然對未來的歲月充滿恐懼,麻木的心緒被承毅哥的那番話打破了,她……只是側福晉,小老婆,冷宮里,這樣的人她看得多了。風光過的、沒風光過的,在被她們的男人丟棄后,都是一樣的結局。她們的眼睛,是她剛進冷宮時最害怕的,一雙雙都是死氣沉沉,鬼氣森森,她們每天就在做一件事,等死。

    只有體會過黑暗的人……才會怕黑。

    終于,她揣著寶圖走在去往皇上正殿的路上,至少她要為自己試一下,至少她不要辜負承毅哥對她的恩情……她,害怕。

    也許她去的太早,負責打掃的宮女太監剛剛收工,宮宇間一片寂靜,連鳥兒的鳴唱在她聽來都如聲聲哀嘆。

    走過靖軒住所外,她不自覺地加快腳步,但是……幾步后她停下了,孤身行路,她的腳步又輕,此處的宮墻僅僅是為了間隔道路格外單薄,她清楚地聽見了素瑩的聲音。

    “……靖軒,你就不能娶了我以后再讓她進門嗎?”素瑩幾乎卑微地哀求。

    “……”靖軒沒有回答。

    “求求你。”素瑩哭泣著,撒嬌又乞憐,美璃似乎都看到她柔美的臉梨花帶雨的神情,任誰都會憐惜她。

    “這對你有什么影響?她只是個側福晉。”靖軒似乎有些心疼,淡淡地說了一句。

    她只是個側福晉。

    美璃僵直地站在與他們一墻之隔的宮道上,她想逃開不聽,人卻像被重錘釘在原地。

    “她……也是格格。”素瑩哽咽,“她還深得老祖宗的喜愛。更重要的是……”她哭出聲,委屈難過地摟緊他的腰身,他喜歡美璃!為了得到她竟然大費周章,甚至訓斥了她阿瑪!她靠在他懷里,嚶嚀哭泣,“靖軒,我好怕!和別的女人分享你……我不敢抱怨,我就是怕……就是怕……將來會一無所有。”

    “一無所有?”靖軒也摟緊了在他懷中輕顫的她,“你會成為我的正妻,皇上需要你成為我的正妻,你有了我,怎么還會一無所有?”

    “靖軒,我擁有了你嗎?”素瑩傻傻地追問。

    “嗯。我承諾給你的,不會少一樣。”他笑笑。

    “靖軒……”素瑩低泣著嘆息,“未來的歲月,我很怕。”

    美璃抬起眼,看天空中緩慢飄過的云,只有這樣酸痛的眼才不至于流出眼淚。

    素瑩……也可憐,她和她一樣害怕。

    她聽見靖軒對札穆朗說的那些話,知道素瑩和靖軒的婚姻皇上另有深意。她扶著墻轉回身,一眼看不到漫漫宮墻間的道路哪兒是盡頭。她又何必為難皇上呢?

    命運已經鐵了心要傷害她,她又何必做無謂的掙扎……即使她成了平妻,即使她又能恢復和碩格格的封號,那又如何?她還只是個側福晉!

    她還只是靖軒的側福晉!

    她令皇上、老祖宗,甚至承毅哥都為難,承毅哥畢竟是私藏了這份寶藏圖兩年,而且是明知皇上心意還執意為她拂逆圣意,皇上真的還能一再原諒他?

    她何必再做愚頑掙扎?徒勞。{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