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女生言情 > 殤璃 > 第6章 箭傷

第6章 箭傷

推薦閱讀: 大宋燕王我是污妖王蜜婚情深:戰少的心尖寵隋朝詭案錄庶女驚華:一品毒醫乾坤隕帝絕世鎮封光之隱曜仙路之殤末日蟑螂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藍藍的天空下,綠草叢里各色的野花晃迷了美璃的眼,她蹲下身,用指尖輕輕撫摸一株藍色小花細弱的花瓣。若是原來,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摘下,現在……她舍不得。

    快速跑來的幾個白色小影嚇了她一跳,定神一看,原來是母兔帶著幾只小兔被鼓聲號角嚇得狼狽逃竄,它們躲入矮樹叢里,白白的毛色依舊那么顯眼,也許它們跑累了,也許它們覺得自己安全了,就縮在那兒不再逃開。

    馬蹄聲來的很急,美璃大驚,她甚至聽見從箭筒里拔箭出來的聲音。兔子們也感受到了危險,一哄而散四處逃竄。一只小兔被樹枝絆住了,母兔跑了幾步,竟然停了下來,終于返回守在小兔身邊,似乎想幫它一起脫險。

    美璃的鼻子一酸,眼淚直直地落了下來。在她苦不堪言的時候……多希望也有這樣一個能擋在她身前的人,多希望自己的父母還能在!

    她覺得自己也許是瘋了,也許是母兔的舉動觸發了她心底最強烈的渴盼,她竟然不顧危險沖過去想幫小兔撥開樹藤。

    “想死?!”厲喝和低嘯的羽箭一同到來。

    美璃只覺得胳膊劇痛,但一大一小兩團白影已經飛快地沒入樹叢,她松了口氣。還好,那箭射偏了,只是箭翎掃到了她的胳膊,疼一疼就過去了。

    靖軒已經一臉怒色地從馬上下來,緊攥著自己的弓,她還是一點兒沒變!想法設法讓他操心,想法設法引起他的注意,這種苦肉計更是一用再用!

    “沒用的!”他對跪坐在地,低垂著頭的美璃冷笑,“就算故意讓我把你傷成殘廢也沒用,我不會有半點兒內疚,是你自己找死!”她知不知道,要不是他最后關頭偏了偏方向,她的這條胳膊就要報廢了!

    她垂著頭,手臂上的那陣讓她眼前發黑的劇痛終于稍稍減弱,他說的每一個字她都聽清楚了,他說的對,她知道的。

    她點了點頭,禮貌地示意聽懂了他的告誡,這次的確是她太魯莽了。以前她用的苦肉計太多,解釋無益,隨他認為吧。以前他用刻薄地口氣問她到底有沒有自知之明,她現在有。

    他看了會兒她的反應,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靖軒哥,靖軒哥!”一個少年滿面焦急地飛馬跑來。

    靖軒冷著臉翻身上馬,“死人了么?這么嚷嚷!”

    “你快去看看吧,素瑩從馬上摔下來了,正哭著找你!”

    靖軒雙腿一夾馬腹,煩躁地掉轉馬頭,“沒一個省心的!”用弓重重敲了下馬背,飛快地和那少年縱馬而去。

    美璃看著一路被他們踩得狼藉的花朵,有些心疼。

    四下無人,她輕輕拉起自己的袖管,被箭翎掃到的地方腫起一道血瘀,皮沒破,鼓成一條暗紅的血泡。她搖晃著站起身,沒關系,只要挑破血泡,把血放出來就好了。

    走回營地,她向太監詢問了安排給自己的營帳,因為緊鄰著老祖宗的帳殿,她營帳的地勢很好……只是,也挨著素瑩的帳篷。那座與她相似的營帳外栓著好幾匹駿馬,門簾挑開著,里面傳來素瑩低低的哭聲,男人輕聲的安慰。雖然聽不清說的是什么,那聲音……美璃咬了下嘴唇,自知之明她是有,但曾經她無比渴望著他這樣低聲的安慰,她不由停住腳步,默默地傾聽,他半哄半勸的語氣……也不過如此。

    她聽在耳內,該疼的還是疼,并不是她曾以為的那樣——可以撫慰一切傷痛。

    永赫領著太醫從帳篷里出來,頭上一層薄汗,他抬手用袖子隨便抹了一下,這位素瑩姑娘可真夠能折騰人的,靖軒哥將來娶了她也有苦頭吃,只腿上蹭破點兒皮,眼淚掉了能有半缸。嚇得老祖宗要他把太醫都找來了。

    他無心一轉眼,看見美璃站在斜對面的帳篷口發呆,臉色青蒼,發現他的注視,還向他微微笑了笑,她連嘴唇都是白的!

    “你沒事吧?!”他走近細看,她的氣色太差了。“太醫在這兒,順便給你看看。”

    順便?她笑著搖了搖頭,“不用麻煩了,我沒事的。”她轉身掀簾子,耳后的傷口鮮紅一道十分刺目。

    “等等!”他想喊住她,她卻頭也不回地進了帳篷。

    “怎么了?”靖軒從素瑩的帳篷里出來,看永赫正皺著眉,手還抬著沒來得及放下。

    “那個美璃格格受傷了,我想讓太醫也給她看看。”他想不明白她為什么要拒絕。

    “受傷?”靖軒皺眉,是箭傷嗎?他向太醫一點下巴,“去看看。”

    太醫躬身應命,在美璃的帳篷外高聲說:“美璃格格,讓老臣進來為您處理下傷口吧。”

    美璃正在剛剛點起的蠟燭上燒銀簪,只要劃開血泡就好了,何必大驚小怪,讓人笑話她小題大做。“不必了,請回吧。”她撩起袖子,血泡就在火燙疤痕下面,兩樣加起來,丑陋得可以。

    門簾被刷地撩開,她一驚,手一抖,簪子劃開一道長口,血泡頓時破了,血流下來染污了她的裙子。她趕快拉好袖子,衣料立刻被傷口黏連在血肉上,一陣刺痛。

    靖軒和永赫已經帶著太醫全都進來了,第一個進來的靖軒當然看清了她的動作。他沒立刻說話,因為這次她演得太逼真了,他真的無法分辨她的用心。血已經從絲緞的衣料里透了出來,就算是苦肉計,她也真是落足了本錢。

    “去看!”他瞥著她死白的臉,冷聲吩咐太醫。

    太醫弓著身提著藥箱走過去,一時不知道該治療什么。

    “耳后,她右耳后被弓弦刮傷了。”永赫熱心地說。

    “不!左臂!”靖軒抿了下嘴。

    “左臂?”永赫一臉莫名其妙。

    太醫猶豫了一下,還是拉起美璃的左手,他看見了血跡,倒吸一口涼氣,格外加了小心地去掀她的袖子。

    美璃縮了下手,倒不是因為疼,那塊疤……那么難堪的痕跡她不想給任何人看見。

    太醫以為她是不好意思,尷尬地看向對面的靖軒,請示他的意思。

    “看!”他簡短地命令。

    美璃咬了下嘴唇,他討厭她,不喜歡她……從她沒有這塊疤就開始了,她又何須介意?向太醫扯出一絲笑容,她輕輕點了點頭。

    太醫撩開她的袖子時,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倒吸了一口氣。

    血肉模糊的傷口上方,她原本瑩白如玉的小臂上有一塊茶碗大的疤痕,皮肉扭曲,青筋都似乎暴露在外,疤痕里還有些黑黑的顏色。美璃哆嗦了一下,畢竟她最不愿意被人看見的丑陋直白地暴露在他們面前,隨即她坦然地垂下眼,丑吧?其實美和丑,對她……沒有影響。

    太醫處理好傷口,小心地為她包扎著,“格格,那傷……是火燙的吧?”

    “嗯。”美璃云淡風輕地應了聲。

    “太醫院哪位給您處理的啊?”太醫不無抱怨,“木炭灰都沒替您收拾干凈!年輕輕的姑娘家……”感覺自己失言多話,老太醫閉住嘴巴。

    美璃笑了下,“我自己收拾的,不怪別人。”

    看著太醫包好傷口,還細心地替她拉整袖子,她也隨著太醫一同起身,向靖軒和永赫都福了福身,“謝謝兩位了。”

    靖軒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沒說話。

    永赫卻有些不好意思,尷尬地笑了聲,“舉手之勞,舉手之勞。”

    美璃從荷包里拿出一兩銀子,客氣地塞給老太醫,這規矩她已經太明白了,在冷宮里如果不打賞前來問診的太醫,和領太醫進來的下人,下回病了想叫太醫來就難上加難,甚至只能換來幾個白眼。

    因為有慣例,老太醫也不甚推辭,道了聲謝就坦然收下,退了出去。

    美璃有些奇怪地看了眼還站在帳篷里的靖軒和永赫,笑了笑,也沒說什么。

    永赫明白了她的意思,“那我們也告辭了,你好好休息吧。”

    他剛想掀簾子,靖軒動作卻比他快,先一步走了出去。{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