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盛唐崛起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傀儡把戲(下)4/5(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四章 傀儡把戲(下)4/5(求月票)

推薦閱讀: 太古造化訣盛唐紈绔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是”

    班頭連忙接過過所,一擺手,幾個民壯就跟了過來。

    這過所,可不是簡簡單單的身份證明。

    過所里會登記持有人所攜帶的危險物品,比如刀槍弓弩之類,并且有詳細的數目。

    “你們,有多少人”

    “回先生的話,我們一共是五十七個人。”

    “都是閩州人嗎“

    “全都是本地的鄉親。”

    青袍男子有一句沒一句的詢問,目光從車隊里買一個人的臉上掃過。

    就在這時,那班頭上前,輕聲道:“府尊,過所里共登記了五十六個人,可實際五十七人。”

    “嗯”

    青袍男子的目光,落在了計老實的身上。

    計老實連忙解釋道:“先生,是這樣子桃花這傻丫頭懷了身子,兩個月前在過雁門關的時候生下一女。我們又不可能再返回云州為她重開過所,所以人就多了一個。”

    “生了個孩子”

    青袍男子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計老實連忙扭頭喊道:“桃花,你這個沒面皮的,還不把孩子抱過來給先生看看”

    一個婦人從人群中走出,懷抱一個女嬰上前。

    青袍男子走過去,看了兩眼,然后就點了點頭。

    “陸班頭,其他都沒有錯吧。”

    “回稟府尊,其他一切正常。”

    青袍男子沒有再去詢問計老實,只看了一眼天色,便擺了擺手,示意關卡放行。

    車馬,隆隆啟動,往城里走來。

    楊守文和吉達連忙把馬牽到路旁,給車隊讓出了一條路。

    傀儡戲嗎

    楊守文好奇的看了一眼那幾輛封得嚴嚴實實的車子。傀儡戲,早在列子湯問中就有過提及,而且歷朝歷代的文字記錄中,也時常會有傀儡戲的字樣出現。

    只是楊守文還沒有看過這年月的傀儡戲。不免有些好奇。

    而這時候,那青袍男子從他身前路過,突然停下腳步,看了一眼停在楊守文肩上的大玉。

    “這。好像是海東青”

    “正是。”

    “你是從營州來的嗎”

    “哦,我等是從幽州來,往滎陽投親。”

    青袍男子那種冷峻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他指了指大玉,輕聲道:“這可是神鳥。價值千金,極難抓捕。你這只海東青,好像還是玉爪俊,海東青之中的極品。我以前有一只三年龍,品相也是極好,可惜后來跑了好好調教,它這么老實,看樣子是已經臣服與你,這是你的福氣。”

    青袍男子似乎很懂得海東青,說起來也是頭頭是道。

    楊守文笑道:“這是自然。它可是我的兄弟。”

    “哈哈哈”青袍男子頓時大笑,又指了指楊守文,不無羨慕道:“好好照顧著,可別虧待了你的兄弟。”

    他故意在兄弟二字上加重了語氣,但是并無嘲諷之意。

    楊守文拱了拱手,那青袍男子便帶著人離開。

    陸班頭走上前道:“天大的機緣,你卻不曉得把握你可知道剛才那人是誰嗎”

    “誰”

    “就是夏官侍郎,咱們趙州的父母官。”

    他是敬暉

    楊守文一怔,朝青袍男子的背影看去,卻見他已經漸行漸遠。

    陸班頭道:“府尊就任之后。我就沒見他笑過。今日他和你笑了這么多次,顯然是喜歡這只鳥。你剛才若聰明的話,把這只鳥獻給他,少不得有你的榮華富貴。”

    楊守文知道。這不會是敬暉之意,想來是陸班頭自作主張。

    他笑著搖搖頭,“榮華富貴與我如浮云,我要想榮華富貴,唾手可得,何需用它來換。”

    說完。他牽著馬離去。

    那陸班頭呆愣愣站在原地,看著楊守文兩人背影消失在城里,突然吐了一口唾沫。

    “瘋子”

    他一擺手,一個民壯便湊過來。

    “給我盯著那小子,住什么地方,幾號房,都給我弄清楚了。”

    民壯連忙點頭,一溜煙就跑了。

    陸班頭冷哼道:“送上門的前程,你看不上,不如就便宜我吧。”

    這平棘,也就是后世的趙縣,是河北道南北樞紐所在。

    整個縣城共分為十個坊市,四條大道,兩條橫街,人口達三萬余人,算是屬于上縣。

    比之昌平,平棘大了一倍有余。

    城里面也非常熱鬧,更有觀音院和趙州橋兩處名勝。

    初春時節,平棘的夜色極美。

    敬暉上任以后,為了加強平棘的建設,甚至下令推遲了夜禁的時間。這也從某種程度上,增強了趙州的繁華。夜禁的時間推遲了,商鋪和酒樓自然能多一些營業的時間。而百姓也不需要擔心被抓捕,只要在戌時之前回到家中就沒有問題。

    “敬暉,挺厲害嘛。”

    楊守文牽著馬,在大道上行走。

    阿布思吉達也點點頭,比劃了一個手勢:天不早了,咱們還是先找個客棧落腳吧。

    也是,就算是推遲了夜禁的時間,若是太晚了,怕客棧會沒有房間。

    楊守文和阿布思吉達也不再猶豫,連忙沿著長街行走,很快來到一個名叫安濟坊的坊市里。這安濟坊毗鄰洨水,也就是后世的洨河。坊市面積很大,出坊門,就可以看到橫跨在洨河之上的一座大橋。那座橋,也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趙州橋。

    安濟坊是平棘最大的坊市,也是最繁華的坊市。

    一進坊門,就見整個坊市都張燈結彩,熱鬧非凡。在洨水畔,有一座酒樓,非常醒目,名為觀橋閣。向看守坊門的武侯打聽,這觀橋閣也是整個平棘最大的客棧。

    楊守文就選中了這家客棧,與吉達直奔觀橋閣而來。

    不過,觀橋閣的生意確實不錯。

    兩人抵達客棧的時候,客棧的獨立客房已經滿了,根本騰不出房間。整個客棧,只剩下一樓的大通鋪和二樓的客房。楊守文和吉達商量了一下,就定了兩個房間。

    “把馬照顧好,要用上等的精料。”

    “客官放心,咱這觀橋閣別的不說,絕對安全。”

    “既然安全,那就最好。”

    兩人把馬匹交給伙計帶去馬廄,便登上了二樓。

    大堂里,此刻是人來人往,無比喧囂。

    “有沒有回到老軍客棧的感覺”

    楊守文推開房門,笑著對吉達說道。

    兩人的房間是挨著的,所以也很方便。吉達給了楊守文一個白眼,蓬的就關上了門。

    這個大哥,現在脾氣可是越來越大。

    楊守文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也隨后走進了房間sjgsf0916{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