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找虐

第八百六十五章 找虐

推薦閱讀: 太古造化訣盛唐紈绔鳳鸞九霄農家小福女修煉我靠玩游戲女戰神的黑包群武道神王重鑄巫師最后一個劍圣山海橫流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我是會耍流氓的人么?我這人,是最正經的,而且是最純潔的,想當初我在那個建材市場的時候,對你做過什么沒有?你真讓我傷心!”趙鐵柱神色黯然的說道,仿佛十分委屈一般,用手拍了拍大腿。

    “這,鐵柱哥,你不流氓,只是,你別拍我的大腿啊。”陳靈珊糾結的說道。

    “咦?是你的大腿啊!我說感覺怎么這么奇怪呢,真是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趙鐵柱尷尬的說道。

    “嗯!”陳靈珊點了點頭,看著趙鐵柱。

    “這,你看著我干嘛?我臉上長花了么?”趙鐵柱害羞的問道。

    “鐵柱哥,你手,還放在我大腿上呢。”陳靈珊紅著臉說道。

    “哎呀,還真是,你看我這手,老是選錯對象。”趙鐵柱尷尬的笑了笑,將放在陳靈珊那富有彈性且線條感十足的大腿上的手給拿了起來,“我這真不是故意的。咱們坐這么近,我還以為是我的大腿呢。”

    “知道。”陳靈珊小聲說道,“我知道鐵柱哥也只是喜歡揩油而已。”

    “這…”趙鐵柱突然有點為難,說自己只喜歡揩油?那顯然是對不起自己良心的,說自己不止喜歡揩油?那顯然就對不起眾多妹子的心了!這真是讓人糾結呢。

    就在趙鐵柱糾結的又想要拍大腿的時候,已經去吐完了的陳紹回到了包廂里,陳紹的臉色有點紅潤,眼角更是帶著一點水光,看來是吐的流淚了。

    “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陳紹看著眾人,歉意的笑道。

    “哎呀,很正常啦,我以前不怎么能喝的時候,也經常喝的吐。”趙鐵柱看似好心的說道。

    陳紹的臉一黑,趙鐵柱這是間接說自己不能喝酒呢!

    陳紹的臉色一下子就又恢復了正常,隨即卻是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般,走到了李靈兒的旁邊,徑直又坐了下去。

    “來來來,再來喝一瓶。”坐下去后,陳紹就開著酒要約趙鐵柱干瓶。

    “喲?吐完了就得瑟了么?”趙鐵柱心里一動,說道,“那好,咱們不要一瓶瓶來,一次3瓶,可以不?”

    “這,一次3瓶,太猛了!”陳紹雖然都已經把胃給清空了,但是一次三瓶啤酒,那也是相當嚇人的,再加上啤酒里的二氧化碳,一個不小心,就又得吐。

    “那不然我們玩個游戲吧。”趙鐵柱笑道,“來玩7.8.9的游戲。”

    “什么是7.8.9?”陳紹問道。

    “就是給你兩個骰子,然后你就擲骰子,兩個骰子的總點數是7的話,你可以加酒,加多少都隨你,然后輪到我擲骰子,我要是擲到7的話,我可以再加酒,擲到8的話,我喝掉所有酒的一半,如果是9的話,那我就得全喝!!如果是1.2.3.4.5這些,則沒什么用,跳過就是。”

    “這會不會玩的太大了。”陳紹有點慫了。要是這趙鐵柱一下子加了5.6瓶,自己擲到8還好,要是擲到9,那就完蛋了。

    “唉,也是,這確實太大了,你玩不了,你不怎么能喝。”趙鐵柱無奈的說道。

    “鐵柱哥,咱們來玩吧。”陳靈珊也適時的開口了。

    “嗯嗯,好,那我就和女生玩。”趙鐵柱看似隨意的說道。

    陳紹一聽,尼瑪你這是說我連女生都不如么?陳紹這人最經不得人家激,當機就是怒由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一拍桌子,說道,“來,玩就玩。”

    “好。”趙鐵柱根部就沒有再猶豫,直接拿了2顆骰子出來。

    這擲骰子,趙鐵柱可是十分在行的,以趙鐵柱的力量控制,基本上想要多少點,就能有多少點,再加上趙鐵柱現在的強大第六感,可以說,陳紹跟趙鐵柱玩這個,那真的是死就一個字,不用說兩次了。

    趙鐵柱自己開始擲,直接就是7,趙鐵柱只加了3瓶,輪到陳紹,陳紹也是7.再加了三瓶,趙鐵柱擲了個6,跳過,陳紹再是7,再加3瓶,趙鐵柱笑了笑,說道,“這個,可是9瓶了啊,會不會太大了?”

    “怕什么,咱們的機會是一半一半的。”陳紹說道。他對自己也很有信息,自己擲骰子,雖然不能想要多少就要多少,但是大致的竅門還是會的,基本上能保證自己不擲出8和9.

    兩人就這么一直加,加到了15瓶!這其中趙鐵柱只加了3瓶,其他13瓶都是陳紹加的,再輪到陳紹了,只見陳紹自信的將骰子給扔了出去,只是,趙鐵柱卻在這個時候,打了個噴嚏。

    阿楸。

    趙鐵柱摸了摸鼻子,說道,“也不知道是誰在想我呢。”

    陳紹的臉色,卻是一變。

    趙鐵柱那一個噴嚏,直接就噴出了氣,而那氣,卻是對著骰子而去的,這也讓本來不會是8.9的骰子,一下子變得不確定了起來。

    一個骰子先停了下來,是3,而另外一個骰子,在轉了幾下后,也停了下來,赫然是一個6!!

    “哎呀,這個,9點,全喝,不好意思,陳紹同學。”趙鐵柱羞澀的說道,“十五瓶,扣掉我加的那3瓶吧,你喝一扎,就可以了。”

    陳紹有點欲哭無淚了,尼瑪你沒事打什么噴嚏啊!!

    “這個,鐵柱,12瓶會不會太多了?”陳靈珊有點于心不忍的說道,“這誰喝的下啊!”

    “那也是啊!”趙鐵柱點頭道,“不然你就喝一半吧。”

    陳紹這下可不敢跟剛才那樣死要面子了,既然只喝一半,那就是6瓶,自己估計還是可以的,當下直接開了幾瓶,一連干掉2瓶后,陳紹就覺得有點撐了,干掉第四瓶的時候,陳紹就覺得剛才那股撐到喉嚨的感覺,又來了。

    “休息一會兒。”陳紹說道。

    “嗯嗯,不急不急,我再跟你們講個笑話吧。”趙鐵柱笑了笑,說道,“還是粉條的故事。”

    “嘔!!”

    趙鐵柱還沒開始講,陳紹就覺得一股吐意襲來,腦海中又出現了那碗被人吐了又吃吃了又吐的粉條,一下子就控制不住,吐了出來,一如剛才那般,整個人一邊吐一邊往包廂外跑。

    “唉,真是的,明明不能喝,還非得找虐。”趙鐵柱無奈的嘆了口氣。{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牛牛游戏基米